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九五章 封老哥,老封,封大爷
    如果自己非要多想的话,敢戏耍人家女儿?人家这次顺带着也把你一起给收拾了!

    自己盯的只是自己这一块块人的得失,人家皇帝盯的是连同他们这一小份人也在内的一大群人,怪不得想来想去都不认为皇帝有理由对付自己,人家皇帝压根没局限在对付他上,而是要同时对付连同他在内的许许多多人。

    这眼界真正是高下立判!

    “这个昊云图有点意思呵!”牛有道皮笑肉不笑一声,被人以无视的方式涮了一把,涮的你没脾气。

    令狐秋白他一眼,“谁叫你招惹人家女儿,觉得人家女儿好耍,这回踢到石头了吧?”

    牛有道两手一摊,“关我什么事,那十万匹战马的出境文牒我已经转让出去了,转让契约在我手上,我不会有什么事。”心里在琢磨,估计封恩泰想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吧。

    他昨天就觉得这好处不对头,封恩泰还死活要让他拿下来,这下好了吧。

    令狐秋反问:“你在说天玉门?呵呵,你想多了,外面传的谣言和天玉门没任何关系,只说出境文牒是在你牛有道的手上,天玉门只字未提!”

    “什么意思?”牛有道猛然反问。

    令狐秋:“我怎么知道是什么意思?”

    牛有道有点懵,“昨天裴娘子他们明明亲眼见证了的,那东西是给天玉门的。”

    令狐秋:“你去问裴娘子啊,你问我,我问谁去?我说这事,你赶快处理好吧,你若不处理好,老弟,你别怪我嫌弃你,我得赶紧跑人了,吃不消啊,会死人的,你喜欢找死,我还想多活几年。”

    “嘿,有意思了,这皇帝还真是要顺带帮他女儿给我点颜色看呐!”牛有道乐了。

    他也知道令狐秋话里的意思,并不是说要扔下他不管,而是让他拿出和天玉门的交割文书以证清白,证明东西在天玉门身上,让想找事的人找天玉门去。

    就在这时,公孙布和三派的人几乎前后脚来到,禀报外面的传言,他们还不知道昨晚的事,过来问是真是假。

    “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牛有道摆了摆手,指了指令狐秋,表示令狐秋已经告诉了他。

    一只胳膊的乌少欢面露急色,他是留仙宗派来负责留仙宗在这边弟子的,问:“昨晚究竟是怎么回事?”

    牛有道:“就是传言的那回事。”

    他没说出和封恩泰的交割,一旦让三派知道自己要争取的利益已经到手了,三派怕是会立刻走人,三派不会为天玉门去承担这么大的风险,目的达到了也不会再继续呆在齐国这里冒险。

    令狐秋斜了牛有道一眼,自然是看出了牛有道有意隐瞒。

    “你们放心,不会有事……”牛有道一番规劝,把他们给打发走了。

    冷眼旁观,目送了一群人离去后,令狐秋道:“老弟,你不会是想把这事揽在身上吧?我可是提醒你了,这事你扛不起的。”

    牛有道没回他,左右看了看,“封恩泰呢?三派都知道了,他天玉门不会不知道吧?”

    令狐秋冷笑,“你如果今天把东西给他,打死他也不会接,他现在怕是在为昨天为天玉门拍板的事而懊悔吧,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事他是没办法对天玉门交差的。”

    “走!去看看。”牛有道话出口,人也要走。

    “道爷!”黑牡丹忽然喊了声,“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牛有道有些意外,瞟了眼令狐秋,这是有话不便当令狐秋的面说么?

    令狐秋也瞥了眼黑牡丹,微笑道:“没事,你们说,我先过老封那边看看。”

    牛有道跟这黑牡丹进了屋内,问:“什么事不能当令狐秋的面说?”

    黑牡丹:“道爷,还记得令狐秋刚才的话吗?他说他不想找死。”

    牛有道:“你想说什么?都这个节骨眼了,跟我还有必要拐弯抹角吗?”

    黑牡丹:“道爷,你不是一直担心令狐秋有所图么,这正是一个名正言顺甩开他的机会。你不如就佯装揽下这事,他消受不起知难而退正合适。”

    牛有道笑了,“这点你不如猴子,我知你心意,但你却不知我心意。”

    黑牡丹愕然,“道爷不想让他走?”

    牛有道嘿嘿一声,“上了我船的,岂由得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这条船可没那么好下!”

    黑牡丹:“他在道爷身边,也未见道爷让他帮什么忙,道爷留他的用意可否明示?不然他近身在我们身边,我拿捏不好和他相处的分寸。”

    “有些事情不需要太明白。”牛有道伸手在她下巴上挑逗了一把,被对方略带薄嗔地一把拨开了,遂笑道:“看小娘子如此妩媚的份上,好,我今天给你上一课,教你怎么用人。用人不能太过善恶分明,也不便受自己喜好的感情因素所左右,用人不疑,疑人也要用,关键要看有没有用处!”

    “拿你来说,我对你就是用人不疑!而对他,就算知道可疑,用之也无妨,把握好度便可。你也知道,他对我有所图,他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