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七一章 安太平
    他身后立刻跳下七八人,冲了上去。

    “啊!”那赔罪青年一声惨叫,已被人一脚踹翻在地,另两人也当场被打翻。

    一群人围住三人,那叫一个拳打脚踢狂殴,打的三人哭爹喊娘,真正是往死里打。

    站在不远处看热闹的百姓有人暗暗叫喊,有人不忍直视。

    护住那婢子的袁罡也没吭声喊停,要不是此来有要事在身,轮不到别人动手,他已经先把这三位给废了。

    至于呼延威则是绷着一张脸,看着下面人殴打。

    后面策马上前一人,到了呼延威身边,低声道:“三公子,意思一下就行了,说‘误会’者我见过,是监察左使的外甥。”

    呼延威眉头一皱,监察左使是大司徒下属御史中丞的左右副手之一,大权没什么,却有监察弹劾百官之责,真要打死了,怕是有些麻烦。当即喝道:“扔湖里喂鱼去!”

    围殴的七八人当即停止了殴打,抬了那三人,哗啦声中水花四溅,就这样直接将三人给扔进了湖里。

    三人水里一阵扑腾,不敢靠岸,游着逃跑了,岸上的马也不要了。

    呼延威跳下了马,走到袁罡身边,问:“安兄,怎么回事?”

    “没什么……”袁罡当即把大概的情况讲了下,他如今在齐国京城公开的名字叫安太平!

    “……”呼延威目瞪口呆,旋即哭笑不得,指了指他后面护着的婢子,“为个青楼女子,至于么?人家花钱寻开心,你拦人家干嘛?”回头看向湖面拼命游走的三人,叹道:“看来这回倒是我不地道!”

    在他的观念中,也不能说是他的,在大家的观念中,青楼女子本就是干这个的,伺候人天经地义,谈什么尊严不是瞎扯么。这种事上拦别人、败人家的兴,他倒是觉得是自己不讲理,是自己对不住那三位,打人家就更没理了。

    袁罡也懒得跟他理论,知道观念上的差距太大,这点上无法沟通。

    呼延威也懒得跟他理论,“得了,安兄你是一根筋的人,跟你说这个没用。”

    袁罡转身对那婢女道:“既然不愿干这行,那就别干了。”

    婢女依然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对袁罡所言一脸茫然。

    袁罡又补了句,“我帮你赎身,帮你赎身要多少钱?”

    之所以说这个,正是因为看这婢子刚才不愿为钱卖肉,既然自爱,他也不忍看她继续呆在火坑里。

    呼延威却不不知情,闻听一愣,狐疑道:“安兄,你看上这姑娘了?”

    船舱内的苏照和秦眠相视一眼。

    那婢子不知该如何回袁罡,呼延威嗨了声道:“安兄,赎身你跟她说有什么用,呃…”看了眼船上打着‘白云间’标示的灯笼,“得找白云间的秦妈妈说才行。”

    他这里话刚落,船头已走出一人打着团扇慢悠悠道:“谁在喊我?”

    众人回头看去,呼延威呵呵一声,“说秦妈妈,秦妈妈就到,安兄,赎身的事找她吧。”拍了拍袁罡的肩膀,指了指船头摇扇的秦眠。

    说罢自己先走了过去,直接登了船,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伸手就去摸秦眠的屁股,可见也是白云间的熟客。

    秦眠笑咯咯一扭身子,团扇一挡,不动声色地避开了,“三少爷,怎么有闲心跑这快活来了?”

    呼延威却是不占到便宜不肯罢休,秦眠碰上这种也没办法,最终还是让他在屁股上捏了一把才推开了他。

    摸了把便宜,呼延威才挑眉道:“我说秦妈妈,你的人遇上了麻烦,你不出面,反而躲着看热闹是几个意思?你要出面了,那几个家伙还能不给你面子不成?”

    秦眠叹道:“花钱的都是大爷,你让我怎么办?”

    “好办!”呼延威指了指走上船的袁罡,“我这兄弟要给那姑娘赎身,你开个价吧!”

    秦眠摇头道:“这是家里的丫鬟,不卖!”

    “你这是不给我面子啊!秦妈妈,你今天要是不把人给我,我可就不走了。”呼延威扔下话转身,大摇大摆向船舱走去,一副今天就赖在了这里的样子。

    而他一走进船舱,身形立马僵住了,袁罡见状也走了进去,结果看到船舱里有一白衣女子正捧着书慢悠悠翻看,神态间很投入的样子,娴静,体态婀娜曼妙,面容娇媚,瓷白肌肤,真正是个美人。

    秦眠进来,唤了声,“东家,来客了。”

    苏照抬头看来,一双剪水明眸在袁罡身上定了定,眼前这男人的身板和气质让人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呼延威顿时干笑拱手道:“原来是苏老板,没想到苏老板在船上,擅自闯入,打扰了苏老板的雅兴,实在是冒昧。”

    “原来是呼延家的三少爷,无妨,无妨。”苏照微笑点头,目光又落在了袁罡身上,“这位面生的很,不知是哪家的大少?”

    呼延威赶紧介绍道:“这是我兄弟,安太平!”

    苏照意味深长地“哦”了声,问:“两位公子登船,可是有什么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