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七十一章 上清之劫
    他也知道拒绝周守贤的后果,你在人家手下讨好处,遇事却不肯出面,这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今后还能不能在人家手下拿到好处另说,这事传出去后,其他势力也不敢聘用他,遇事就退的人,谁会用这种人?

    后果不可谓不严重,等于自毁前程,可他更明白,这事他根本没办法做到,跑去就是送死。他虽然也是金丹修士,但很清楚自己不是白遥的对手,更不用说白遥背后的天玉门,事发后天玉门不可能会放过他,那些门派中人都不愿明着跟天玉门翻脸,他一散修哪来那么大的胆子,活得不耐烦了还差不多。

    拒绝周守贤也许毁了前程,但至少保下了性命,只要还活着,一切就还有可能,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他能说出‘另请高明’的话来,就说明他自知对不住周守贤的给予,不用周守贤赶他走,他自己会走。

    周守贤摆了摆手,好言相劝道:“先听我把话说完,并非让你一个人去,我已提前秘调一万精兵埋伏在了商朝宗的必经之路上配合你们阻击,另有五十名修士听你调用,其中金丹修为的包你在内就有十人。无论是大军人马,还是修士数量都胜过对方,拖住广义郡的人马和白遥等人应该不成问题,应该有足够的机会让你解决掉商朝宗。”

    严夺愣了一下,一万精兵,五十名修士,内有十名金丹修士,就为杀一个商朝宗,阵容不可谓不庞大,稍作掂量,这样动手的话,的确有把握。可他想了想,还是拱手惭愧道:“州牧,恕罪!”

    言下之意还是拒绝了,关键问题还在天玉门,他有家有小的,一个散修惹不起天玉门。

    周守贤微微眯眼,语调徐徐道:“严夺,周某这些年没有亏待过你吧?”

    “州牧厚恩,今后定当图报,决不食言,告辞!”严夺拱了拱手,转身就走。

    周守贤喊道:“不急,有样东西给你看,看过了再走也不迟。”阁楼外闪入两人,站在了他的左右,正是他的贴身随扈法师。

    走到楼梯口的严夺身形一定,慢慢转身,保持着高度警惕,担心对方要杀他灭口。

    谁知周守贤左边一人随手抛了两样东西过来,严夺五指一张,吸附到了掌中,只看了那么一眼,瞬间脸色大变,猛然抬头道:“州牧,你什么意思?”

    接到手的是两块玉佩,别人不认识,他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是他老婆和女儿身上的玉佩。

    周守贤心中冷笑,平常提供资源养着,有事立马扭头就走,哪有这样的好事,当我这里是你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地方?不过表面上还是心平气和道:“放心,尊夫人和令爱好着呢,我南州境内倒也有些风光秀美之地,有人陪她们游山玩水去了,她们心情愉悦欢快,什么都不知道,待到严兄返回,自是一家和和美美团聚的时候,不会让她们受到任何惊吓。”

    这分明是挟持了自己妻女做人质,摆明了在警告他,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严夺可谓满腔愤怒,恨不得扑上去拿了周守贤做人质交换自己妻女,然看看对方身边左右的护卫就知道了,人家早有准备,自己基本上没有得手的可能。

    事情明摆着,自己不答应,别说妻女的性命不保,只怕他自己也别想轻易脱身。

    思虑再三,不得不压下怒火,沉声道:“不知那五十名修士是哪个门派的弟子?”

    周守贤:“和你一样,都是散修。他们暂时还不知道要干什么,为免走漏风声,这种事情也不宜事先太过张扬。”

    都是散修?严夺沉声道:“州牧确认他们知道情况后,敢对天玉门的人动手?”

    周守贤:“召集的人员都是经过衡量的,不会胡乱招人。动手前,你给他们看些东西,他们自然会听你的。”他右边一人又从背后拿了只布袋抛了过来。

    严夺接到手中,打开袋口一看,里面有玉佩、有发簪之类的各种杂物,一瞅便明白了,那些修士和他一样,只怕由不得他们不干。一下捏了这么多修士的软肋在手中,绝非普通人能做到的,他想也能想到,必然是那些门派中人暗中所为,恐怕还不止一两个门派,他心中好恨,那些门派中人自己不敢明着和天玉门撕破脸,怕遭天玉门的报复,却逼他们干这种事!

    “州牧还真是好手段!”严夺冷哼着夸了声。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陛下有旨,做臣子的自当鞠躬尽瘁!”周守贤低眉垂眼地回了声,不管对方的嘲讽,眉眼一抬,正色提醒道:“丑话说在前面,动手的所有人必须全部隐藏身份,此事不管成与败,和朝廷,和我,都没有任何关系。”

    严夺:“州牧的吩咐,焉敢不从!”

    周守贤:“不做停留,立刻出发,到了地方自有人接应你们去伏击的地方。”很显然,现在还不会将全部布置告知。

    话落,他身边一人走到了严夺身边,伸手相请道:“严兄,请!”

    严夺朝周守贤拱了拱手,转身大步而去,眼中仍有难消的怒气……

    咻!啪!

    一支响箭冲出山林,在上空炸响,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