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五十九章 正经事
    此话令宋九明暗暗心惊,上清宗派给商朝宗随扈法师的事另说,自己孙子去劫道的事怎么这么快就泄露了?

    童陌出声道:“水公公,这都是旁支末梢的小事,年轻人争风吃醋能理解,也已经付出了惨痛代价,现在追究这个没意义,还是想想该怎么解决问题吧。”

    此话越发让宋九明心惊肉跳,大司空连自己孙子是因为争风吃醋都知道了,怎么知道的?他意识到了,这边的耳目超乎他的想象,大司空看似在维护自己,实则兼具敲打意味,也可以说是在警告,你以后不妨再多瞒着看看!

    尕淼水本还想责问两句是不是想打草惊蛇之类的,见童陌有心维护,也就不再提这事了。

    “既然那东西已经让凤凌波知道了,上清宗就没有必要再留着观察了,免得回头又和商朝宗同流合污闹出后患,解决一个是一个,处理掉吧!”童陌淡淡补了句。

    “是!”宋九明欠身应下。

    陈归硕在上清宗挑事,本是想给唐素素一点颜色看看,介于以上原因他并未想过要真对上清宗动手,上清宗不明所以的一些担心是多余的。而获悉凤凌波和商朝宗联姻后,宋九明就知道上清宗是真完了,没了利用价值,现在果然如此……

    广义郡郡城,洋溢着喜庆,官府敲锣游街公布了凤若男大婚的日期后,城中商户很自觉的纷纷在门口挂红,有条件的商户甚至张灯结彩,希望能让太守府看到自己的心意,有些办丧事的甚至进行了回避。

    当然,凤凌波也有表示,整个广义郡内今年的税赋减半以示庆贺,惹得叫好声一片。

    按理说,减税这种事需要朝廷同意,但朝廷那边干涉不到,反正凤凌波已经闷声拒绝上缴广义郡的税赋。上面回回催缴,广义郡回回摆困难,也不说不缴,总之朝廷看不到账,两边来来回回拉扯,乐此不疲,谁都不撕破脸。

    商朝宗临时落脚的园子暂时当做了男方家,太守府出钱出力装点,张灯结彩免不了。

    今天就是大喜的日子,管家寿年是最忙碌的一个,里里外外的指派人手操劳,太守府那边差不多了,又带着人到这边园子检查,哪里觉得不合适的立马叫人纠正。凤凌波就这么一个女儿,逼着嫁已经感觉对不住女儿,形式上不会再委屈女儿,下令务必办的风风光光。

    园子里视察了一通后,寿年又与送别的蓝若亭碰面在一起,表示凤若义和凤若节无法赶回来参加妹妹的婚礼,希望这边不要介意,不过两位兄长皆派人送了重礼回来。

    对此,蓝若亭表示理解,凤若义和凤若节本就统兵镇守广义郡东西要地,如今凤凌波和商朝宗联姻,还不知道朝廷那边会不会铤而走险,这边不敢马虎大意,反而要加强戒备,主将哪敢脱身。

    送走寿年,蓝若亭回到内园将寿年说的对商朝宗提了一下。

    商朝宗嗯了声,明显有点心不在焉,离正式前往太守府迎娶还有一个时辰的样子,人生头一回,说紧张也行。关键是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和凤若男见过面,听说凤若男性如烈火,牛有道干的那破事,压力全部转嫁到了他身上,偏偏你还不能怪人家牛有道,人家缺德事干了,你还只有谢的份。

    坑人的缺德事能干到这种境界,商朝宗也算是服了牛有道,彻底改变了他印象中对上清宗弟子的看法。

    这边正在屋檐下忐忑,牛有道手里拄了个‘拐’,领着两个人慢慢溜达进了三人的视线中,一个是袁罡,还有一个是鼻青脸肿的圆方,弱弱跟在最后面。

    商朝宗三人发现这几天熊妖身上天天有新伤,看眼神也能猜到是谁打的,圆方明显在时时刻刻看袁罡的脸色,袁罡偶尔一个眼神瞅去,就能吓得圆方后退两步。几人奇怪了,也不知这熊妖哪得罪了牛有道,搞的每天挨打。

    至于为何说是得罪了牛有道,因为道理很简单,接触了几天哪能不知道袁罡不是多事的人,没牛有道的授意,袁罡哪会这般虐待那熊妖。三人估摸着熊妖对牛有道还不太了解,还不知道幕后真凶是谁,牛有道是个比较有风度的人,表面上看着挺随和的,熊妖似乎更愿意接近牛有道。

    “王爷今天真精神!”牛有道走来乐呵呵发笑。

    能不精神嘛,新郎官的穿戴!商朝宗颇为无奈道:“道爷,你就别再调侃本王了。”

    一起经历了一些事,安心相处了几天,双方来往的态度也都随和了不少。

    “王爷昨晚没休息好吧?”牛有道瞅了瞅他这几天一直难消的黑眼圈,今天明显涂抹了点粉来掩饰。

    商朝宗有点受不了他,这人太缺德了,这几日天天拿这话提醒他一次。

    蓝若亭微笑,“人生大事头一回,王爷的心情能理解。”

    商淑清纱巾下抿嘴偷笑,反正别人也看不到,她目光又忍不住瞅了眼牛有道手中当‘拐’的剑,有点心疼这把剑。

    此剑她当然认识,是她亲自送到上清宗去的,当年东郭先生那般郑重赠予父亲的宝剑,居然落得个这般糟蹋下场,未免也太那个了点。然而东西已经是人家的,人家想怎么用是人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