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十章 此桥在哪?
    他说自己不懂,牛有道也就装作不懂了,否则一个山村野小子能理解这些未免有些扯谈。

    又随便闲聊了一阵,牛有道回了院子。

    院里浪荡一阵,进了‘桃花堂’往蒲团上一坐,随手扯了一旁置纳杂物的一只小箩筐过来,里面有针线、剪刀之类的东西,还有两只铜镜,看着似乎都是日常使用的物品,并无显眼异常的地方,然其中一只铜镜正是他带来的那只。

    东郭浩然如此郑重托付的东西,他这般随意存放,无非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藏的太严实了被人翻出来反而令人生疑。

    铜镜摆弄在手上翻看,这东西该何去何从令他有些纳闷。

    东郭浩然的交代显然非比寻常,人家拿性命之事相托付,他前世出身江湖能在江湖上混出那般资历,心中自然有‘道义’二字,可唐牧死了,东郭浩然又郑重告诫东西只能交给唐牧,不能让第三者知晓,这让他很为难呐。

    他也犹豫要不要将东西交给上清宗,犹豫的原因固然有东郭浩然的交代,也因上清宗对他实在不咋地,至今一直将他给软禁。于是他想将这铜镜好好琢磨一下,看能不能考究出其中奥秘,然后视情况定夺要不要交给上清宗。

    然而至今为止,火烤、水浸、光照、敲打听音等等,他对这铜镜使用过各种办法,都未能参详出任何端倪,这铜镜似乎浑然一体,从敲击声响来判断,里面没有任何机关的迹象。

    他现在有点怀疑这铜镜是不是类似什么信物的东西。

    翻来覆去查看,还是老样子,没看出什么来,牛有道呲了呲牙,顺手又将铜镜扔回了小箩筐内。

    随后又对身体进行一些日常性的锻炼,负重劈叉,扯着绳子悬梁翻转之类的,倒不是要练出什么匹夫之勇来,而是要锻炼身体的柔韧性。根据他的江湖经验,深知多解锁一些肢体的技击和自卫角度一旦需要自保,关键时刻能保命,无论是在小庙村还是在上清宗听到的消息,都证明这个世界处在乱世中,不管将来如何,他尽量做一些未雨绸缪的准备。

    修炼分文武,除了功法和肉体上的修炼,空闲之余翻出了宅子里的笔墨纸砚练习这个世界通用的小篆字体,对着一些书籍照抄。小篆字体对他这种‘资深考古人士’来说,辨认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他毛笔字本也写的不错,但还真没有正儿八经使用过毛笔写小篆字体,笔锋走向不一样,所以需要练习。

    好在他原本的毛笔字功底不错,一开始的变形走样,短短一个来月后已经变得有模有样。

    书案旁摆着炭盆,写完就将自己的墨宝给焚烧。

    他练字所需的东西,上清宗倒是充足供给,这也算是得了宋衍青高兴的好处。

    软禁至今,凭他目前的能力别无选择,倒也把自己的每一天安排的很充实……

    次日,一张崭新的躺椅还散发着木香味,一看就是新造的,摆在了桃花树下。

    陈归硕指着躺椅对牛有道挤眉弄眼道:“小师弟,你要的躺椅来了。”

    牛有道没想到他办事效率如此之高,估计和躺椅弄来是给他陈归硕自己用的有关,拱手笑道:“谢谢陈师兄。”

    这次同来的还有许久不见的宋衍青,心情似乎不错,一见牛有道就眉开眼笑,笑容里的玩味不加掩饰,有恶趣意味,拍着牛有道的肩膀问道:“小师弟,在这里住的怎样?”

    牛有道:“还好还好,比在村里吃的好一万倍,就是圈在这不能出去走动有点闷的慌。”

    宋衍青乐呵呵道:“你才来了多久,先把心静静,心静不下来怎么修炼?放心,以后有你走动的时候。”说罢负手走到了山崖边眺望对面的上清宫,一脸美好畅想神色,时而又露出皱眉思索神态,最终一声轻叹,“可惜不在京城!”

    牛有道凑了过去,好奇道:“宋师兄,京城怎么了?”

    宋衍青茫茫然叹声,“山野之地,比不得京城诗词歌赋的繁华!”

    牛有道顿时满头雾水,诗词歌赋?你一个修行中人为个诗词歌赋长吁短叹的,几个意思?

    陈归硕嘴角翘了翘,可谓暗暗好笑,他和许以天基本上就是宋衍青的跟班,太清楚怎么回事了。宋衍青喜欢唐仪多年,而唐仪喜欢诗词歌赋那种调调,宋衍青为了讨好,京城那边一出什么好的诗词立刻有人会传来给他,他则会献给唐仪鉴赏。这回宋衍青不知哪根筋搭错了,估计是京城那边许久没来好货,一时手痒,自己动手写了首诗,问他和许以天写的怎样,他两人哪能说他写的不好,自然是说好。结果宋衍青屁颠颠给唐仪送去了,具体的过程怎么样他不知道,总之宋衍青回来后脸色不太好看,还把他和许以天给骂了顿出气,想想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所以他分外明白宋衍青的心情,若是在那京城诗词繁华之地,凭宋家的势力,找好手代笔一些好的诗词冒充自己的佳作讨好唐仪不难,在这清修之地有难度,以至于一时手痒在唐仪跟前出了丑。

    回过神来的宋衍青似乎也不想多提这事,转身进了院子,到处溜圈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