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六零章 恬不知耻
    途中,针对邵平波的留心观察下,牛有道渐渐琢磨出了一点别的味道。

    除了山林中面对搭了下话,之后这一路上,邵平波压根没正眼瞧他,连注意他的意思都没有,途中休息时,他也没靠近邵平波的机会。

    想想初见邵平波时对方的客气,他渐渐明白了,绝不是因为他们菜做的好吃,而是因为不清楚他们的底细。

    前恭后倨的态度转折点在哪?他稍微一梳理就慢慢厘清了。

    不是因为他承认了是散修,而是对方突然无礼的举动,反客为主直接将那盆肉给消灭了。

    道理很简单,初见时,对方彬彬有礼,说明对方不是个不懂礼数的人,突然那般无礼,太反常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想明白这点,牛有道捏了捏额头,被人不动声色试探了一把,这边没任何反应,被人家给看穿了斤两。

    关键是,他当时也不需要有什么反应,不想惹什么麻烦,谁想对方居然存了拉他来做厨子的心而试探,谁又能想到。

    牛有道有点头疼,碰上了难缠的人。

    一接触邵平波,通过种种细节,他就能感受到,这种人的高傲是在骨子里的。

    从他自报是诸葛寻的人,要去京城交差,邵平波仍然毫不客气地将他弄来当厨子,就知这人压根不把诸葛寻或者说不把韩国朝廷给放在眼里,此人之傲劲可想而知。

    偏偏人家不仅仅是因为家世背景而高傲,从人家前恭后倨时的手段上就能看出,不是不知轻重的人,这是个进退有度,拿捏掌控极有分寸的人,不是那种因家世背景盲目自大的人,人家的高傲来自于自己的底气和掌控力,这种人往往很难缠,因为头脑清晰冷静!

    而这种人往往理智无情,当断则断,属于冷血动物那一类,他曾经跟这种人打过交道,很不好惹。

    试出他们几个的深浅后,立马不屑一顾,没有丝毫情面可讲,由此便可见一斑!

    思路一捋,牛有道倒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一路仔细观察。

    越观察越暗暗心惊,一行修士中,有两位修士,居然能令那两名金丹修士态度恭敬,也就是说另两位也极有可能是金丹修士,并且比那两个地位更高。还有两名修士,言谈交往间,似乎与那两位金丹修士是平等来往,那么这两位也极有可能是金丹修士。

    从其他修士对这六人的态度,以及其他一些细节上,他渐渐确认了,邵平波身边居然有六名金丹修士保护!

    试问当初携带了‘十万鸦将’秘密在身的商朝宗,一路上天玉门才派了几个金丹修士保护?

    由此可见,邵登云对这个儿子极为重视。

    对邵登云的情况,牛有道不太熟悉,只隐约听说好像有三四个子女,难道每个子女身边都有这么多高手保护吗?金丹修士不是白菜,似乎不太可能,难道是因为邵平波要外出办事?

    牛有道的思路立刻又拉到了更广的范围来俯视。

    北州的大概情况出现在了牛有道的脑海中,其实北州的具体情况他也不清楚。

    邵登云,原属于燕国边关镇守大将,后叛离燕国投靠韩国,开关放韩国大军一路攻城掠地,最终将整个北州切割出了燕国版图,似乎是作为投靠的犒赏,邵登云成了北州刺史,坐拥一州之地。

    听说邵登云北借韩国之势令燕国不敢轻举妄动,南借燕国之势又令韩国投鼠忌器。

    牛有道如今细想想,身为一个投靠的敌将,受到韩国内部势力一定程度上的排斥怕是免不了,然而邵登云居然能坐拥一州之地进而拥兵自重,令谁也奈何不得他,这很不简单!

    邵登云原来好像是宁王商建伯麾下的大将,据说是因为朝廷清洗宁王旧部,逼得邵登云反了!

    宁王旧部不少,听说被清洗的也不少,但是敢果断叛国的似乎也只有邵登云这一位!

    莫名的,牛有道感觉邵登云这当断则断的风格怎么有点像是邵平波,结合眼前察觉出的种种,他竟隐隐怀疑,邵登云的果断背叛会不会跟邵平波有关?

    忽又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也许是父子遗传,父子间性格有共通之处,这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北州,原燕国属地,原与韩国划江而治,如今江是韩国的江,地也是韩国的地。

    大江之上,早有几艘大船等候,人马一起上船,船夫升起船帆,船舷两排摇桨律动,划船渡江。

    江面辽阔,船夫足足奋勇划了一刻有余,才抵达了对岸。

    船靠码头,船上抛出缆绳,码头上有人接了栓定的船只,搭上跳板,陆续下船。

    码头早有不少人迎接,邵平波下船后对拱手的众人微微点头,没应付其他人,却独独走到了一个女子的跟前。

    后面下船的牛有道想不看到人群中的那个女子都难,先不说邵平波的特殊对待,实在是那女的很漂亮,犹如鹤立鸡群,太显眼了。

    青螺发髻披纱,一双凤眼明眸,端庄冷艳,瓷白肌肤,婀娜身段,一袭灰色笼纱长裙,气质出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