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口到家的时候家里人都没吃,发生了那事林广义还没回来,他们一家三口也没回去,中饭当然就吃不了。

    见到他们回来,林老头赶紧道:“没什么事吧?”

    “不清楚。”

    林老头还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说。

    不过很快大队的喇叭就响了,让所有人到稻场集合。

    林家众人赶紧收拾收拾准备过去,除了林广生一家。

    尹青还担心小桃花的肚子,听小桃花说吃饱了才放心了些,看向丈夫。

    “走吧,我们也跟去看看。”身为夫妻,林广生自然清楚妻子的想法,既然妻子想去看看,那就去吧,然后,刚回来没多久的一家三口又出了门。

    路上和他们往一个方向的人很多。

    见到林广生有的没忍住开口道:“这是出了什么事,广生你知道么?”

    “不太清楚。”

    “哎,也不知道开会会说些什么。”

    林广生只是笑。

    大家虽然没从林广生嘴里知道些内幕,但也不抱怨,这些年都习惯了,人家可是副厂长,不是他们这些小人物能够比的。

    至于嫉妒,那也要有同等的资格才行。

    林广生的威望可比大队长的林广义大多了。

    当然,明面上肯定还是林广义的威望更大,林爱胜次之。

    稻场上很快就聚集了生产队的所有人,当然,是当时当天在生产队的,至于那些请假或者各种原因没来的,反正大多数人都到了,剩下的人到时候也有家里人说明。反正开会说的事肯定要传到到所有队民身上。

    就是知青点的三个男同志也来了。

    从李秀和肖菊英那事之后,知青点的人存在感是越发的低,现在猛地看到有人还没反应过来,哦,那是知青点的啊。

    这也难怪,大家都不接触,久而久之可不就彻底忘记了。

    林广义和林爱胜站在大长凳上,面色严肃的看着底下的人。

    林广义手里拿着喇叭:“今天的事大家应该也清楚,上面说了,不能对那些人太好,住也不能住的好,所以我这里就跟你们说一下,你们以后别有事没事往那边看热闹,不然到时候出了事你们自己兜着,我和爱胜不会管!”

    人群里面嗡嗡嗡的。

    “还有,你们自己也警惕着点,别闹出什么不好的事,不然我就把你们赶出去!什么偷鸡摸狗啊,做过这事的也都皮绷紧了,给我逮着没好果子吃!”

    林广义眼神锐利的扫向人群:“更重要的,农忙就给我好好农忙,别到外面凑什么热闹,我们生产队可不兴那种闹腾的,谁要是敢闹腾,行啊,来我面前闹,看我怎么收拾你!”

    “大队长,我们天天可都忙的要死,谁敢闹腾啊!”

    “就是,又不是那街皮二流。”

    “我记得某某家的某某好像成天不着家,也不上工,嘶,人群里好像也没他,他不会回来闹吧?”

    “他敢!他要是敢闹我们这些人打断他的腿!”

    “对,可不能让他闹!”

    林广义说完了把喇叭交给林爱胜:“咳咳,刚才大队长说的话严格了一点,但这也是为了大家着想,我们最主要的工作还是农忙,为了十月份能有粮食吃,我们可不能本末倒置,我们是要坚持吃饱并有能力贡献国家的,成为一个对国家有贡献的人是我们每个人民的意愿,所以,努力种粮食!”

    所有人跟着挥拳:“努力种粮食!”

    人群一时间热血沸腾。

    林广生看着那边的大队书记没忍住笑道:“真会鼓舞人心。”

    尹青也跟着笑:“这也就是爱胜了。”

    小桃花也跟着挥舞着小拳头:“种粮食!种粮食!”

    尹青没忍住揪了揪闺女的脸颊。

    “妈妈,种粮食。”小桃花眨眨眼。

    “是,我们小桃花也种粮食。”

    “嗯,种粮食!”小桃花继续挥手。

    林爱胜把手压了压,声音渐渐低下来:“所以,我们啊,不管外面怎么样,我们这里要有序的进行农忙,每天十个工分是基本,不行的就争取能拿多少工分拿多少,多为国家添砖添瓦,我们可是为了建设更好的明天!”

    “建设更好的明天!”

    “对,建设更好的明天!”

    ……

    “明天更好了,我们的子孙也就更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该吃饭吃饭,该休息休息,等会上工的时候我们可不兴偷懒的!”

    人群哄一下笑了。

    “放心吧书记,不会偷懒。”

    “对,我们可都是厉害的!”

    “走喽,回家吃饭。”

    相比来时的慌乱,回家的时候各个脸上都很轻松。

    林广义拍了拍自家书记的肩膀:“行啊,有两把刷子。”

    林爱胜无奈:“难道都唱红脸不成。”

    林广义摸了摸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