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你再这样我罢工了啊。”王银花威胁。

    奈何,系统根本不鸟她:“惩罚倒计时,三,二,一,惩罚开始!”

    王银花没想到她都回来了竟然一而再的被系统惩罚,当电流传遍整个身体,王银花恨得不行,可更多的是来自身体的疼痛,一声惊天地的痛苦声传遍整片地域:“啊!”

    “咋,咋啦!”小桃花被吓得差点没跳起来,眼珠子都瞪圆了。

    铁拐李赶紧抱着徒弟安抚:“没事没事,小桃花不怕,师傅在这,乖啊,不怕。”

    虽然嘴里安慰着小桃花,心里却把制造声音的骂了个遍,什么鬼东西,叫那么凄惨,不知道的以为杀人了呢!

    但没办法,听声音就在他们大门外,铁拐李臭着脸让孙子去看看。

    李振脸色也很臭,任谁被这么一吓心情都不会好,何况还吓到了小桃花。

    李振出去的时候外面已经围了一圈人,见他出来赶紧道:“李振啊,你看看这人你认不认识?”

    “咋回事啊?”

    “就这人,刚才那叫声就是这人发出来的。”

    李振这才看过去,一个七八岁的女娃娃,瘦不拉几的,身上的衣服松松垮垮:“不认识,这谁啊?”

    “不知道啊,我老早就看到这小孩在你家门口转悠,我还以为是你们家亲戚。”

    “我们家哪里有亲戚。”李振不高兴,他们家现在就剩下他们爷孙,哦,还有小桃花,哪有什么亲戚。

    “啊,这不是搞错了么,不过这小孩到底怎么回事?李振,要不让你爷爷出来看看,好歹是大夫,不能真弄出什么事吧?”

    李振不耐烦:“又不是我们家弄的,关我们屁事!”

    “不是,这人就在眼前,顺手的事……”

    李振垂着眼:“呵呵!”

    这态度,赶紧有眼色的开口道:“行了,你不知道铁拐李看不顺眼的不出手啊,有这时间我们都能把这孩子抬到卫生所了。”

    “那有认识这孩子的么?”

    “谁认识啊,我不认识。”

    “我也不认识。”

    “都没人认识抬过去了谁付医药费!”

    这话一出,好家伙,所有人都退后一步。

    “这,我家里还有事,先回去了。”

    “我也是,家里事正忙着,先走了。”

    “我也……”

    一时间,周围走了个精光。

    李振:……

    低头看了眼倒地的女娃:……

    “发生啥事了摸清楚没有。”哄好小桃花,铁拐李抱着小桃花走了出来,见孙子在那低头看着什么也跟着看过去:“这哪家的女娃娃?”观面色还行,没啥危险。

    “不知道。”李振郁闷道:“谁知道出了什么事,说是这人一早在我们家门口,尖叫声就她叫的!”

    小桃花瞅了一眼:“师傅我知道,这个是小王村的王银花。”

    “哦?小桃花认识?”铁拐李和李振都看向小桃花。

    小桃花点头:“认识,但她好像是坏人。”

    坏人?

    一听这个称呼李振和铁拐李顿时就离远了。

    小桃花说是坏人那肯定是坏人,别管这坏人是大人还是孩子!

    不过,一个孩子躺在那总不是办法,最主要的是躺在他们家门口,要是在别处也就算了。

    铁拐李看了眼孙子:“孙子啊,你去公安找个人把这孩子带走。”

    李振想了下,点头。

    铁拐李和小桃花凑过去。

    “小桃花,你哪认识的这个坏人?”

    小桃花摇头:“我和她不熟,但是小伙伴们都不喜欢她,后来她还害小桃花,被送到了农场。”虽然家里大人没有具体和她说过王银花的事,但周围人都在讨论,小桃花也听了几耳朵,自然知道王银花,何况她过目不忘,还见过。

    “就是她?!”铁拐李可算想起来王银花这个名字了,当初这小娃可够毒,刨了坟陷害自家徒弟,这还关心什么啊:“走走,咱们回家,别管她!”

    “可以么?”

    “可以!小桃花,师傅跟你说啊,这有时候必要的同情可以有,但对坏人,这种必要就不需要了,对坏人就要秋风扫落叶!冷漠无情残酷!”

    “嗯,小桃花记住了。”

    “记住就好,记住就好。”铁拐李抱着小桃花,啪嗒把门关了,顺便插上。

    他可不能给地上那坏人冲到他们家的机会,不然到时候伤到徒弟怎么办!

    四周寂静,只有躺在地上的王银花时不时抽搐一下,再抽搐一下。

    李振的速度很快,不过十分钟就拉来了公安:“公安同志,就是这个女娃,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倒在我们家门口!你们赶紧给搬走,不然我们出入都害怕!”

    公安同志:……

    就很无语。

    有人上前检查了下:“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