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就是天才,自己照着字典就能认识全部的字,但还是那句话,想要灵活写还是要多练习,这个是没有捷径的。

    就像小桃花现在学医,虽然很多地方都很好,但还是比不上铁拐李。

    为什么呢,就是经验问题,这个要长年累月的积累。

    不过,小桃花现在还小,才五岁,她的人生还非常长。

    小桃花吭哧吭哧的在地上画,画着画着几个粉笔头都用完了,有些失落的盯着石板:“哥哥,没有粉笔了。”

    “没事,等下次哥哥找人给你拿一盒没用过的!”李振大手一挥,这都是小事,他有钱!

    “哇,哥哥真厉害!”

    “哥哥厉害的还有很多,你以后就知道了。”

    “嗯!”小桃花重重点头。

    李振看向小桃花画出来的人体构造图,别说,真的是一点不差,连穴道都没错。

    要知道这东西他当年可是认了好几年才记清楚,而小桃花才认了多长时间?所以说,天才就是天才。

    要说一开始还有那么点嫉妒,后来他反而躺平了,反正比不上就是比不上,越比越心酸,干脆就承认了自己的平庸,好在,他在学校的成绩数一数二,没关系,他平庸,有人比他更平庸,好歹有些安慰。

    “王成山被抓走了,这事算是解决了,你答应我的事什么时候兑现!”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特娘的,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你干什么,想打人?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打我就敢去公安告你!”

    “你敢去告?肖菊英,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趁我现在没跟你翻脸,赶紧给钱!”

    “我没钱!”

    “没有?那你当初什么意思!让我去招惹那李秀,把人给毁了,现在好了,人都没了,你当什么都没做?你觉得可能么!”

    “你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好,我今天就跟你好好掰扯掰扯。是你带着李秀过去的对吧,也是你看着我和李秀做那事,要不是那李秀性子烈我也不会失手,你都在旁边看着也没想着救人,你觉得你是什么好人?要不是那王成山是个孝顺的,还喜欢你,我还答应照顾他家,你觉得他会认罪?他也是个傻的,你这种女人,看着温温柔柔,最是卑劣!”

    “你闭嘴!”

    “怎么?觉得难听?可这事是你自己做的,难听也得听!你给不给钱,反正名声不名声我不在乎,现在王成山也认罪了,你就算说破天也不会有人觉得是我的问题。肖菊英,你要是真敢说,你也讨不了好!”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你别忘了,你可是外来人,你觉得我要是随便对你怎么样,你会不会嫁给我呢?要是嫁给我,我就算把你打死又怎么样,呵,你觉得呢?”

    “王大力,你卑鄙!”

    “卑鄙不卑鄙无所谓,我只要钱。至于你,我还看不上,你这种毒蛇,我还真没兴趣把你放在身边。”

    “你该死!”

    “打啊,你接着打,反正你要是不给钱这事就没完!”

    “呜呜……”

    “哭,还有脸哭,我也哭给你看好不好?”

    一墙之隔,李振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抱着小桃花就走。

    小桃花:?

    她有点懵,刚才一直盯着石板,也不明白为什么哥哥突然抱她,但没关系,哥哥肯定有理由,所以也就乖乖的被李振抱着。

    李振对这边很熟,记得很清楚这边不远就有个公安局,目标特别的明确,就是报案。

    王成山、李秀、肖菊英这些人他没见过,但他听说过这些名字,特别是近段时间,因为出了命案,这名字传的就更广了,刚才墙后面那段对话明显就是这个命案还有隐情!

    李振报案后直接带着公安去了他们刚才那个巷子,那边转过一个角就能看到另一边巷子,去的时候步伐声都不大,而且人还没走。

    公安也没第一时间行动,反而在那听着墙角。

    “你到底哭好了没有!我没那么多时间和你磨叽,给钱还是大家一起玩完,你选哪个!”

    “我,我真的没有那么多钱。”

    “我不管你从哪弄,反正我就是要钱!”

    “人又不是我杀的。”

    “不是你杀的?难道不是你喊过去的?而且,别忘了,你也算是帮凶,而且还知情不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羡慕人李秀,不然也不会做这种事。看着温温柔柔,暗地里这样,你觉得李秀知道么?她也是个傻的,还把你当好朋友,死了也是活该!蠢死的!”

    “可人是你杀的。”

    “是呀,我杀的又怎么样,你觉得你说出去谁会信?”对方有恃无恐。

    “我们信!”早就等着的公安们直接把两人拦住。

    王大山瞳孔紧缩,怎,怎么回事?哪来的公安!然后下一刻,只觉得前程灰暗,他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