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昨天那小姑娘还记得吧?你要抢人家的肉。”

    “要我去道歉?”李振指着自己,他又没做错事,为什么要道歉。

    “是,去道歉。”

    “爷爷,我又没错。”

    “你多大了还好意思抢人家小姑娘的肉。”

    “不是,爷,我可是李振。”他,李振,那么特别的一个人!

    铁拐李掀了掀眼皮:“哦,对,你是李振,但李振做错了事也要道歉。”

    “我不去。”

    “不去是吧?”

    “不去!”

    “好,你不去!”铁拐李说着就要进厨房。

    李振一脸惊恐:“爷,爷,你,你要干什么?”

    “好久没动斧子了,活活筋骨。”

    李振吓得都要哭了:“爷,我还是你亲孙子么?”

    铁拐李没理他,径直进了厨房,李振赶紧吼道:“爷,道歉,我去道歉!”

    铁拐李从厨房里拎出一把斧头,很是随意的仍在地上,吓得李振一个哆嗦:“早答应不就没事了么。”

    李振抹着眼泪花子,他觉得自己可怜极了。

    明明他是爷爷最爱的孙子,可为什么爷爷总是拿斧子威胁他,呜呜,他好可怜。

    铁拐李可不管孙子哭的眼泪兮兮,既然孙子答应了,那首先到人家得准备礼物,何况他是要收人家孩子当徒弟,这么一扒拉,能送出去的也就一瓶麦乳精,一瓶罐头,还有几斤糕点,得,都是昨天那个客人带来的。

    像那些烟啊酒啊都不合适。

    礼太重了人家可能不收。

    就这种吃食刚好。

    收拾好东西,铁拐李见孙子还在院子里哭有些不耐道:“你再哭小心我一把斧子扔过去。”

    李振哭的打了个嗝,不敢哭了。

    “真是的,男子汉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

    李振指责:“我现在不是你最爱的乖孙子了!”想到昨天爷爷对他春风般的温暖,李振真是越想越委屈。

    “嗯,对,你现在不是我最爱的了。”铁拐李想了下,很认真的点头,他现在最爱的是他未来徒弟。

    只要一想到自家的祖籍在未来后继有人,他真是特别的有干劲,甚至连瘸腿都感觉不瘸了,就,特别精神!

    李振不敢置信的看着爷爷:“爷爷,你看着我,你看着我再说一遍。”

    “嗯,乖孙砸,你现在已经不是我最爱的了。”

    “爷爷,你过分!”本来止住的哭声越来越大,最后竟然是嚎啕大哭。

    铁拐李:……

    他这孙子不能要了。

    “你到底走不走!不走以后一分钱都没有!”

    “走……”李振委委屈屈的跟上,一边走一边抹眼泪。

    啧,铁拐李更心烦了。

    孙子就这点不好,有时候脾气跟个娇小姐似的,还改不了。

    这到底哪里是孙子,他有时候怀疑这就是个孙女!

    大门一关,两人一出,原本哭哭啼啼的李振立马掩住面。

    铁拐李斜了一眼:“怎么?不哭了?”

    李振没理他。

    铁拐李也懒得理,后面的路就这么安静下来。

    有看到爷孙俩的也跟着打招呼,李振特别臭屁的仰着头,一副大爷的样子。

    铁拐李注意到了,心里撇嘴:呵,小子!谁还不知道谁啊!

    从铁拐李回家到再次赶到小林村,这一来一回用的时间不少,他到的时候小桃花还等在那里。

    “爷爷好!”

    周围小朋友跟着问好。

    铁拐李笑呵呵道:“怎么不回家?”

    “要等爷爷。”

    “哎呀,真乖。”铁拐李一时间心都化了,怎么会有这么贴心的闺女。说完,拽住一边扭扭捏捏的孙子:“小桃花啊,来,这就是那个坏哥哥,坏哥哥说要亲自来给你道歉的。”

    众人看向李振。

    李振哼了一声,但是被铁拐李暗地里揪了下,他老实了,不甘不愿的道歉:“对不起,我昨天做错了。”

    小桃花瞅着大哥哥,觉得已经可以原谅了:“没关系的,我原谅你了。”

    “嗯。”李振高冷高贵高不可攀。

    “臭小子!”被铁拐李一巴掌拍了头。

    李振委屈。

    铁拐李才不管他,有未来徒弟谁还管矫情的孙子:“走吧,小桃花,可以带爷爷回你家么?爷爷有事找你家人商量。”

    “好的。”小桃花等在这里就是为了这个,自然是点头点头再点头。

    这么乖的孩子哟,铁拐李越看越满意。

    不错,不错,合该是他们李家的传人。嗯,也合该是他铁拐李的传人。

    小桃花带铁拐李到家的时候尹青还没回来,家里就只有王秋和林老头林老太。

    三个人见小桃花带着人回来惊讶了一下。

    “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