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脑子有病’是他爷爷说的这种事,李振早就被他爷爷带跑偏了,哪还记得这个。

    李振被铁拐李顺摸了回去,哼哼唧唧半晌有些不好意思道:“爷爷,肉我没买回来。”继而又强调:“本来是能买回来的,但我晚去了一步,被人买走了。我本来是想从那人手里买回来的,我还多给两块钱,可人家不同意。”说到这他还委屈。

    他可是李振!

    那么与众不同的一个人!

    他想要对方手里的肉是给对方面子,结果对方根本不看他的面子,他就觉得委屈,超级委屈!

    “是么?那这人可真不像话。”

    “可不是!要不是我心胸开阔,我早就给她们下倒霉的命令了。”真是所有人都不懂他。

    “我孙子大气!”铁拐李竖起大拇指。

    “哼,我才不和妇女儿童计较。”

    “你是和妇女儿童抢肉?”

    “不是抢,我有给钱!”

    “哦哦,不是抢,有给钱。我家孙子这么厉害,给钱还不要,那家人肯定是不知好歹。”

    “可不就是。但是爷爷,我肉没有买回来。”少年耸拉着头,他是真的丧。

    爷爷好不容易交给他的事情他还没办成,他有小情绪了。

    “没关系,反正今天的客人也不重要,没肉就没肉吧。”

    李振偷偷瞟了眼外面:“但是我看到他拿了很多礼物过来。”礼尚往来,李振同志很懂的。

    铁拐李挥挥手满不在意:“人家是求上门,我们就是给碗白开水都是可以的。”

    “真的?”

    “真的!”铁拐李很确定。

    李振又开心了:“不愧是爷爷。只是爷爷,我什么时候能出师啊?”

    “不是和你说了,等你二十岁,弱冠之年才能出师。”铁拐李算了一下,孙子现在十二岁,二十岁还有八年。现在没事,还小,天真着,等再过八年肯定就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也不用像现在这样哄着,他可真是太聪明了。

    自觉聪明的铁拐李继续忽悠孙子,只把孙子忽悠的更加自信爆棚,觉得这个世界上他就是那个独一无二的,而且有些法术还不能一直施展,会影响他以后的。

    不愧是我,李振得意的想。

    好歹把孙子忽悠,哦,不是,哄好,铁拐李抹了把脸上不存在的汗,可算是松了口气。

    “咋啦,你孙子喊你什么事?”

    “呵呵,没事,就是在外面受了点委屈。”

    “嗨,小朋友都那样。”

    铁拐李点点头。

    “你那医术现在找到传人没有?”来人继续问。

    “没有,都没看上。”

    “你这眼光是挺高的。”

    “难道你有合适的?”

    “你觉得可能么?”

    “为什么没有可能!”这话铁拐李不爱听。

    对方也不爱听,冷哼一声:“当初我尽心尽力的给你找了那么多聪明孩子,结果你倒好,见了一面就把人赶走了,来一批赶一批,你当聪明的小孩子是大白菜啊,就算是大白菜也禁不住你这样霍霍。”

    铁拐李讪讪道:“我这不是要找个最聪明的么。”

    “呵,那你找到了么?”

    “没有。”

    “我就想不明白了,既然找不到你为什么不交给你孙子,不都说医术这东西是家传的么?既然是家传的,传给孙子不是正好。”

    铁拐李没好气道:“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是我孙子压根就没这根线。”一想到自家孙子看到字就头疼的样子他就忍不住心口疼。

    他们李家想当初可是书香门第,奈何……

    “你就不能逼着学?你是谁啊,你可是铁拐李。”

    铁拐李无语:“你觉得我狠得下心?”

    对方想了下铁拐李平时对孙子的溺爱,连神奇能力都能给自家孙子整出来,还多年如一日的哄骗,突然就觉得,貌似还真狠不下心。

    “行了行了,不说这些了,我们也是多年未见,来,我给你好好说说我这些年的经历。”

    铁拐李就津津有味的听起来。

    小桃花那边,只有买肉的时候出了点波澜,其它时候都挺好。

    该买的买,该逛的逛,可算是让小桃花忘记了他爸离开的事。

    等回到生产队,小桃花身边理所当然的围了一群人,尹青看了眼就没多管,她要回屋写报告。

    “小桃花,你今天去镇上好玩么?”林建设捧着个红薯,想要让小桃花吃一口,小桃花没要,他自己高高兴兴的捧着吃。

    “好玩,有好多好多东西。不过我们路上碰到一个大哥哥,是个坏哥哥。”

    “怎么回事?是他欺负你了?别怕,跟我们说,我们给你报仇!”一个个摩拳擦掌的,真恨不得当时就在现场。

    “嗯,欺负我和妈妈了,他要跟我们买肉。”

    “啊?”小孩们有些不懂,但!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