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之后一家人安安稳稳的,谁也没说什么,一直到小桃花洗好睡着。

    尹青夫妻穿上鞋走了出去。

    扣扣……

    敲了两下老二夫妻的门。

    林广义还在燃着煤油灯写公文,听到敲门声没动静,王秋在铺床,听到这声音却是一惊,有那么点心虚,这是一下子想到了下午她问小桃花的事。

    敲门声还在继续,一下一下的,王秋没敢动。

    要说家里也就只有大哥大嫂会敲门,其他人都是直接推门,推不开只会砰砰砰的敲,不会这么文雅。

    “王秋,干什么呢,去开门!”

    “啊,哦,我这不是忙着么。”

    “你忙什么啊,快去开门!”

    知道躲不过,王秋磨磨蹭蹭的走过去。

    门还是开了。

    果然,外面站着大哥大嫂。

    尹青也没让王秋出去,而是夫妻俩直接推开门走了进来。

    房间里一目了然,都没睡呢。

    “大哥大嫂这么晚了有事?”见门开了,林广义也放下笔跟着起身。

    “嗯。”林广生神情淡淡。

    尹青上前一步,目光盯着王秋。

    林广义一下子就看向自家媳妇,没等尹青夫妻开口,上来就骂:“王秋,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事!”

    要不说林广义这人聪明呢。

    尹青夫妻什么都没说,林广义就猜出来是谁惹的事,他大哥大嫂又为什么来,甚至是,先声夺人。

    “我……”王秋没忍住后退了一步,不敢说。

    林广义狠狠瞪了自家媳妇一眼,媳妇那心虚的样子,得,都不用问,确定了:“大哥大嫂,这事不管王秋做什么我肯定是站大哥大嫂的!”

    林广生仍旧是神色平淡:“嗯。”

    “不敢说?”尹青这时候倒是开口了,话里直指王秋。

    “大嫂,我真的没那想法,就是那么一说,其实没啥事的。”王秋一个激灵,她现在才知道害怕。

    “王秋,我是不是警告过你,别打什么歪主意。怎么?好日子过多了,还想插手我们大房的事?”

    “不是不是,大嫂,我真没那想法,是我错了,我猪油蒙了心。我就是,就是觉得有儿子能给你们养老,以后小桃花也有个依靠,都是好事。你们要不同意我也不会继续说的,真的,我真的是为你们着想。”

    “呵,为我们着想?王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到底是为我们还是为你自己,你心里清楚!林广义!”

    “大嫂,我真不知道这婆娘心里想着这种事,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教训她!”

    “你教训不教训和我们有关么?这是最后一次林广义,要是还有下一次,你们就搬出去!反正我们早就分家了,分家的人还住在一起像什么样!”

    “大哥大嫂,王秋她知道错了,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王秋,你快道歉!”

    “大哥大嫂,对不起,我知道错了,对不起!”

    “知道错了就好,我可不想最后闹得兄弟反目,跟个陌生人一样。你说是吧,二弟?”

    “对对,大嫂你说的都对。”林广义说着拽了一下王秋,一个巴掌呼上去:“天天好日子不过就瞎搞事,我看你就是闲得慌,明天开始去挑粪!”

    王秋傻了,她可是大队长的媳妇!挑粪?

    但她不敢反驳。

    “大哥大嫂,这么晚了真是对不住,放心,我一定好好教训这婆娘。”

    “嗯。”尹青淡淡‘嗯’了声就和林广生退了出去。

    这教训婆娘的现场他们还没兴趣看。

    果然,不过一会房间里就传来霹雳吧啦的声音,不用说,王秋被揍了。

    其实尹青最看不惯的就是男人揍女人,但是总有些人犯贱,不揍一顿不知道天高地厚。

    夫妻俩从林广义房间退出去之后倒是没立刻回自己房间,而是坐到了院子里的长板凳上。

    今晚的夜色很好,没有云彩,每一颗星星都足够闪亮。

    “广生,实在不行……”尹青想说把小桃花接到镇上,但是想想又摇摇头。

    这种时候农村比镇上安稳。

    “唉,希望这次之后他们能长长教训。”

    林广生握住媳妇的手:“抱歉,是我的错。”

    尹青没好气道:“哪里是你的错,有些人就是好日子过多了,以为自己多了不起。瞧瞧刚说的,为我们好?我们需要她为我们好?她算老几?”

    不是尹青看不起王秋,实在是这人小聪明一大堆,脑子又不够聪明,又蠢又天真。

    “嗯,老二做大队长就够了,不用升职。”

    尹青看向丈夫。

    林广生挑眉:“上面有个指标,之前公社有人问过我,既然老二这么想待在大队部,那就继续待着吧。”

    尹青笑了:“是这个理。”

    既然是靠他们上去的,那自然也能靠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