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岁的小桃花白白嫩嫩的,露出的胳膊藕节一样胖乎乎的,经过这么几个月的喂养,小桃花肉眼可见的圆润起来,走到哪都是周围人的夸奖,喜的小桃花对自己如今的模样非常的骄傲,走起路来都是挺着小胸膛,雄赳赳气扬扬。

    这样自信的小桃花越加让众人喜爱,比那观音菩萨坐下的童女还要可爱!

    “哇,我抓到鱼啦!”

    “哇,小桃花好厉害!”

    “超级厉害,我都没抓到。”

    “对,小桃花厉害。”

    小桃花眯着眼笑:“你们也很厉害呀。”

    “没有没有,我们没有小桃花厉害。”

    小桃花被夸的咯咯咯的笑,好开心呀。

    远处的牛车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见到玩的开心的小娃,赶车的人笑着道:“哟,都玩着呢。”

    “牛伯伯好。”小朋友们异口同声。

    “好好,都好。”林牛笑呵呵的抽了口烟。

    小桃花疑惑的看着牛伯伯牛车上的人,都是不认识的。

    注意到小桃花的眼神,牛伯伯笑道:“这车上啊,来的都是分配下来的知青。”

    “知青是什么?”小桃花满脸疑惑。

    “知青就是来给我们干活的。”牛伯伯可不懂什么大道理,反正上面说了,知青分配下来就是加入他们的生产队,给他们干活。

    “哦。”小桃花表示理解了。

    “我走了啊,你们小心着点。”

    “牛伯伯再见!”

    和小桃花她们分开,牛伯伯脸上的笑容消失,斜着眼看着牛车上的五个人。

    不是牛伯伯心情不好,而是分配下来的五个人看着就不像是能干活的。

    这五个人三男二女,一个个瘦不拉几的,牛伯伯一眼看到的时候还以为搞错了,找上面确定,最后还真就这几个。

    可没办法啊,大队长让他过去接人,他总不能不把人接回来啊,而且这还是上面分配的。

    说实话,林牛是不满意的。

    可不满意他也不能做什么。

    其实不止林牛不满意,车上坐着的几个知青也不满意。他们可是积极响应号召下乡的,结果这群乡亲们倒好,直接一个牛车过来接人,接人的还不是大队长,就一个赶车的,他们能高兴?

    可他们也没办法啊,要是不坐牛车,难道让他们走着来?

    他们都不认识路,而且还带着行李,大包小包的,哪走得动。

    原先畅想的农村生机勃勃、到农村之后大干特干的火热激情就跟泼了盆冷水,透心凉。

    想象和现实好像差的有点远。

    就这,他们还得面对这赶车人的冷脸。

    要不是脾气好,他们早闹起来了。

    现在这脸色也不好看。

    至于刚才林牛对一群小朋友和颜悦色,呵,一群乡下孩子,至于么。

    虽然小桃花是好看了点,也不像是乡下孩子,但他们又不会高看,说到底还是泥腿子。

    对这群知识青年来说,他们能来这里是这群乡下人的荣耀,他们本来就高高在上的。

    当然,这话他们没敢说。

    上面是说支援农村建设,而且他们也是自愿下乡的,真要说了这话,他们就是思想有问题,是要被送到农场改造的。

    农场是个什么地方他们可是清楚,去了还不一定有命活到最后。

    想着这里好歹是别人的地盘,几人在牛车停下来之后强扯着笑意和林牛道谢:“真是谢谢林牛同志了。”

    “嗯。”林牛不咸不淡的回道:“这里是你们以后住的地方,村里人为了你们特意腾出来的,具体怎么住你们看着办。至于粮食,上面有说暂时先借给你们,等到秋收的时候再从你们工分里扣。对了,你们是插队的,有些事情掂量着,别弄得大家都不好看。”

    “不是,你这话太难听了,我们是积极响应号召!”

    “哦。”

    “你这什么态度!”

    “我就这个态度,你们要是看不惯可以不看。”没兴趣和他们废话,林牛赶着车调转方向,他还要放牛,今天他这老家伙还没吃饱呢。

    对知青尊重?那不可能!

    他们又不是那种贫穷落后对知识青年少见的生产队,见的多了就不值钱了。

    五个知青站在门口面面相觑,憋着气憋着憋着就泄了。

    “那我们就先分房?”有人提议。

    “可以。”没人有意见,至于接下来,那都是知青自己内部的事。

    林牛把车赶回去,又找人看着他的牛,这才到大队部报告接人的事情。

    林广义正在看文件,闻言也没抬头:“这群人怎么样?”

    “瘦不拉几的,没几两肉。”

    林广义抬起头,眉头皱起:“这么说都是一群麻烦的。”

    “那送回去?”林牛提议。

    “你觉得可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