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林大爷是过世了对么?”小桃花很聪明,尹青也说的很直白:“对,林大爷过世了。”

    “妈妈,林大爷是不是以后只能活在小桃花的记忆里了?”

    尹青摸了摸闺女的头:“这是正常的生老病死,所有人都逃不脱。”

    “嗯。”小桃花闷闷的,把头埋在妈妈的怀里:“妈妈,林大爷肯定是开心的,因为我看到他笑了。”

    “嗯,林大爷开心。”

    母女俩一直坐在屋里,之后谁也没再说话,小桃花困了,揉了揉眼睛,尹青拍了拍闺女,慢慢的把闺女哄睡了。

    看着闺女熟睡的面容,尹青脸上的神情越来越郑重,她绝对不会让外人发现闺女的不同!

    林广生中间回来过一趟,尹青也把这事和他说了,和尹青的态度一样,对于闺女的异样,他们只会隐藏。当然,现在最重要的是林大爷的后事。

    因为林大爷英雄的关系,不止小林村的村民来了,就是镇上县里都有人过来。

    这是送别英雄的时刻。

    三天后

    小桃花被尹青抱着,前面一群人扛着棺材往山上。

    所有人都沉默着,空气中有着一种庄重的气氛。

    小桃花看看队伍的前方,又看看周围高大的树木,这是她重生以来第一次上山,和她记忆中的山林一点也不一样。

    这里冷清、安静、萧条。

    所有人都是严肃的,等林大爷的棺木下了土,不知从哪传来哭声,哭声越来越大,整个山林都是送别的哭声。

    小桃花揉了揉眼睛,眼睛红红的,趴在妈妈的肩膀上:“妈妈,林大爷见不到了。”

    “嗯,见不到了。”尹青叹了口气,她的眼睛也是红的,嗓音沙哑。

    要说这小林村谁让尹青夫妻尊重,那非林大爷莫属。

    可以说,不止小林村,就是镇山、县里,甚至市里也一样。

    一代英雄的过世,代表的是未亡人的心痛。

    从山上下来,所有人才慢慢平复了情绪,逝者已逝,生者继续。

    生活总是这样,走的走来的来,所有人都逃不过。

    丧事是镇上来人办的,小林村的人出了力,这是最后一天,林大爷家里热热闹闹的。

    走出悲伤,迎接新的开始,这一刻,即使伤痛,但大家的脸上都开始慢慢挂上了笑容。

    被这气氛影响,小桃花也慢慢展开了笑容。

    因为小桃花的出名,每个见到她的人都笑的和善,有些甚至对着小桃花道:“愿不愿意给我家做福娃啊?”

    每次到这个时候小桃花都会趴在妈妈的怀里,然后尹青会笑着拒绝。

    大家也就那么一说,人家父母不同意他们也不可能强制着。

    不过这一天小桃花是真的受欢迎,走到哪被夸到哪,夸的小桃花都不好意思了,最后跟着小伙伴们离着大人远远的。

    “小桃花,你好受欢迎啊。”有小朋友把小桃花围起来羡慕道。

    “那可不,小桃花可是小福娃,当然受欢迎!”

    “什么是小福娃啊?”

    “我告诉你们啊……”

    然后吸引的是一阵阵小朋友此起彼伏的‘哇哇’声……

    “小桃花太厉害了,连老天爷都站在她那边。”

    “对,所以才是小福娃!”

    “小福娃是我妹妹,我是小福娃的大哥!”林玉青特别会找存在感,也特别骄傲!

    果然,他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羡慕的看着他。

    沐浴在所有小朋友羡慕的目光下,林玉青更加骄傲了:“所以,你们以后不可以欺负我妹妹,要对我妹妹好知不知道?”

    “放心,我们会一直对小桃花好的。”

    “对对,一直都好!”

    林建设又凑了过来:“我会把小桃花当亲妹妹对待的!”

    林玉青脸青了,怎么哪哪都有他!“不要你!”

    “为什么啊。”林建设不愿意了,别人都行,为什么他不行。

    “因为你烦!”林建设震惊了,他指着自己,然后瘪了瘪嘴,一阵惊天动地的嚎哭声突然响起,吓得所有人打了个哆嗦。

    “你,你咋哭了,哭啥啊?”林玉青有些心虚,好像是他说哭的?

    “嗝,我,我不烦,我,我是哥哥,妹妹,嗝……”

    好歹是个八岁的大孩子,哦,已经过完年了,是9岁,那是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要多凄惨有多凄惨,林玉青还能怎么办?作为这个团体的老大,当然是哄啊。

    好说歹说把林建设哄好,周围有人起哄:“这么大了还哭,不是男子汉!”

    “对,羞羞脸!”

    林建设脸红了。

    他也不想哭的,但他委屈。

    转头很认真的和小桃花解释:“妹妹你别怕,哥哥那是忍不住,一般哥哥都忍得住的。”

    小桃花眨巴眨巴眼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