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小朋友去找小桃花玩,小桃花虽然不舍手里的针线,但还是和爸爸妈妈说了一声奔向了哥哥姐姐。

    林广生夫妻也跟着女儿出了屋子。

    见林广义在堂屋坐着,林广生走了过去。

    “大哥。”

    “嗯。”林广生找了个位置坐,让尹青坐了另一个。

    “你们真的决定搬回来了?”

    “怎么?不欢迎?”

    “哪啊,房子是大哥的,大哥什么时候想搬回来就搬回来。”

    林广生看了二弟一眼。

    林广义嘿嘿笑了一下。

    “不过怎么就想搬回来了?”之前还说要搬到镇上,中午回来那会也就是通知了一声,具体的林广义还真不知道。

    “搬回来还需要理由?”

    “大哥,我的错。”二话不说首先认错没毛病。

    “行了,知道你什么心思。”林广生把小桃花在镇上的事给说了。

    林广义听了也是心里一惊,没想到今儿个镇上竟然有拍花子,幸好今儿自家几个孩子要去没让,不然……

    “我知道了。”林广义点头,明白大哥为什么住在生产队了。

    “你的事都忙完了?”这几天林广义可不是一般的忙,也就下午有个时间陪王秋去丈母娘家,其它时间都在忙生产队的事。

    “差不多了,明天上午就能结尾,可以安心过个好年。”

    林广生点头:“那就好。”

    “大哥,你就小桃花一个闺女,要不要再过继一个儿子?”

    林广生盯着自家二弟。

    “我的错,我不该多嘴。”

    “知道就好。”

    “大哥,你们今儿个这事说起来还真是玄,晴天霹雳啊,我侄女怕是要出名了。”

    林广生瞪了他一眼。

    “别,哥你别这么看我,既然这事闹的那么大肯定都知道了,你现在瞪我也没用。”

    林广生对自家这个弟弟一言难尽:“你说到底还是个大队长,能不能有点大队长的样子。”

    “嗨,这在家里又不是外面,而且你不是我大哥嘛。”

    “我真是谢谢你了。”

    “大哥,这是我对你在表示亲近。”

    “滚!”

    “咳,大哥,说实在的,小桃花这名声。其实这几年上面的风声还挺紧,依我看,这两年还是让小桃花不要往镇上去了。”

    “你要把你侄女困在小林村?”

    “我这不是未雨绸缪嘛。”

    “有什么好未雨绸缪的,小桃花还那么小,我看谁敢!”

    “这……”

    “别说有的没的,你要是怕就趁早和我和你大嫂脱离关系,这样什么都碍不着你们。”

    “大哥,我是那样的人么!”

    林广生给他一个眼神,自家二弟是什么样的人他还不清楚?

    林广义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大哥你也说了,小桃花还小,而且这是好事,也许就是小桃花赶上了,肯定不会有什么事的。”

    “呵!”

    “大哥,那个,你把这事忘了?”

    林广生这回懒得理这个弟弟,直接带着媳妇回屋了。

    林广义:……

    大哥这是同意了?

    “小桃花,给你这个雪球,这个大,往外面扔,使劲!哇,好厉害,一下子就扔出去了。”

    “咯咯,咯咯咯……”

    “小桃花,用我的,我的更大。”

    “我的。”

    院子里几个孩子的笑声传了进来,林广义撇了撇嘴,哼,侄女就侄女,不就是一个侄女嘛,他认!

    也就是从这一刻,林广义心里再没任何侥幸,觉得这侄女随时能消失。

    大哥这态度,明显这辈子就这个侄女了。

    他能怎么办?

    当然是接受了。

    作为一个三观受过严格教育的生产队长,林广义觉得自己特别光伟正,他可不是那个自私自利的三弟林广兴。

    说起来,三弟这个年都不准备回家过,要在丈母娘家过了。

    连儿子都不要了。

    还要他们这些人来养。

    真没用。

    爹妈当初怎么就没把老三给扔了。

    冬天的天黑的很快,一家人吃过晚饭洗洗就回了房间睡觉,可以说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早,家家户户都开始热闹起来,贴春联的贴春联,准备年夜饭的准备年夜饭,即使隔的有段距离,大家都能听到快活的过年气息。

    小桃花也是第一次过年,好奇的跟在后面瞧着热闹。

    尹青今天也不闲着,她要把屋里里里外外都扫一遍,还要贴上窗花春联,至于厨房的事,都交给林老头林老太还有王秋。

    作为大嫂,还是有一定特殊地位的,当然这个特殊地位也是尹青爆发后得来的。

    遥想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