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57章 我给师父治伤
    尽管知道为了救朴重勋,破解了泰国龙婆的降头术,会惹来报复,但没想到对方的手段如此诡异。那个身材纤细的女杀手,自始至终没有看清楚她的脸,因为她带着颇有泰国色彩的孔剧面具。

    孔剧面具分四类:人面具、神仙面具、魔鬼与夜叉和猴子面具、各种动物面具。女杀手戴的是精心制作的夜叉面具,色彩鲜浓,充满凌厉的杀意。

    苏韬和江清寒进了三味堂,苏韬首先来到樊梨花母女的那间屋子,门敞开着,打开屋内的灯,母女俩躺在床上,苏韬连忙走过去,试了试脉搏,长嘘一口气,母女俩还活着,只是被特殊的迷药给弄晕了。

    如果她俩出事,苏韬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让那个女杀手付出代价。

    “要不要去医院”江清寒望了苏韬一眼,担心地说道,“你看上去伤势挺重的。”

    专门定制的袍子变得千疮百孔,里面的鸭绒都冒出来,白色的绒毛上沾着血水,苏韬的样子颇为狼狈,

    苏韬摇了摇头道:“如果去医院的话,或许可以给你先清理下伤口,但打狂犬疫苗,那得等到明天白天。别忘记我是大夫。”

    江清寒反应很快地说道:“我可是听过一句话,医者不自医。”

    苏韬伸出食指,指了指江清寒,沉声道:“你来治我,不就行了”

    “我”江清寒有点紧张,“我手上没有分寸的。”

    苏韬没好气地说道:“涂点药膏而已,要什么分寸啊把药膏揉匀了,那就没问题了。”

    樊梨花母女俩陷入了深度睡眠,等醒来之后,不会对身体有太多的影响。

    苏韬和江清寒来到了前面的问诊室,苏韬从行医箱里挑出了个中号的瓷瓶,倒出了几颗药丸,然后放入碗里,用温水化开。

    空气中很快弥漫着一股奇特的药香味,并不是传统意义的中药味,而是一种接近于花香的气味,让人很容易安神。

    “这是百花丸!对于治疗狂犬病,有预防的效果。”苏韬解开了外套,露出里面的衬衣。

    江清寒内心抽搐了一下,苏韬身上的伤势比想象中还要严重,野猫的牙齿很锋利,穿透了外面的衣服,直接割破了肌肤,鲜血已经渗透出皮肤,将衣服和皮肤黏在了一起。

    苏韬打开屋内的空调,忍痛解开了衣服,将后背露给江清寒,低声道:“前面的伤口就不用你操心了,帮我把后面的伤口处理下吧,先用消毒的棉签清洗伤口,然后涂上百花丸。”

    江清寒是个刑警,尸体没少见,但一个成熟男人的身体裸露在眼前,心中还是荡起了层层的涟漪。

    苏韬的身材很好,虽然肌肉不是特别大,但给人一种极为健康的感觉。

    江清寒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始给苏韬清溪伤口,苏韬一开始觉得有点痛,但很快就习惯了。

    让江清寒给自己涂药,苏韬想想,心情有点激动。

    “你后背有老伤”江清寒望着细密的伤痕,困惑地问道。

    “是啊,小时候吃过不少苦头,学不好医术,就会被吊起来用鞭子抽。”苏韬没有任何情绪的回答。

    “你又在说笑!”江清寒仔细地检查每个伤口,没好气地啐道。

    “这事儿,我真没开玩笑。有人告诉我,如果错了个药方,或者错了一个治病救人的步骤,那就是人命关天。为了让我记住,所以每当我有失误,就会遭到惩罚。”谁都有不堪回首的往事,苏韬显然不愿意想起学医时候的故事,言辞开始躲闪。

    江清寒对苏韬也有了新的认识,自己这个徒弟身上坚韧的品质,那并非天生而来,而是经过后天的磨练和努力。

    终于涂抹好了背部,江清寒想了想,笑道:“算了,救人救到底,前面的伤口,我也给你处理了吧。”

    苏韬挠了挠头,“怪不好意思的。”

    江清寒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暗忖真是个得了便宜卖乖的欠揍家伙,重重地吐了口气,耐下性子给苏韬清理正面的伤口。

    两人面对面而坐,苏韬感觉江清寒每一次吐气喷在自己的脸上,都有一种麻痒难耐的感觉。他努力地让自己冷静,不停地暗示自己,坐在自己对面的,可是自己的师父,是自己必须要尊重的长辈,千万不要有非分之想。

    至于江清寒也觉得有点怪怪的,苏韬比自己小了十岁,此刻内心真没有将他看成自己的徒弟,或许更适合当成一个小弟弟来对待。

    终于涂完了正面,江清寒下意识擦了擦额头的汗珠,不知为何,感觉有团火在内心燃烧,身上发烫。

    “轮到你脱衣服了。”苏韬套上了衬衣说道。

    “我那就不用了,等下我还是去医院吧”江清寒瞪大了眼睛,果断拒绝苏韬。

    苏韬深深地叹气,困惑道:“难道你不信任的我的医术”

    “不是不信任,而是觉得不合适。”江清寒暗想现在是深更半夜,和一个男人坐在小房间里,宽衣解带,这如果传出去的话,那岂不是要被人唾弃

    “师父,你是不是想得太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