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37章 祸兮福之所倚
    很多人都在思考,世界上究竟有没有神明,因为如果没有神明,为何很多现象无法用科学进行解释。

    神明不知不觉,站在了科学的对立面。

    苏韬信神明,也不信神明。

    他相信这个世界冥冥之中有股神秘的力量,让一切变得平衡,老子将这股力量称作“道”,很多宗教将它叫作神明,但这股神秘的力量,肯定是存在,推动着社会的展,人类的进步,让整个世界变得更加平衡。

    以疾病为例,出现任何疑难杂症,必然有相应的诊治办法。即使那些暂时没有被攻破的世界性医学难题,总会因为那股神秘的力量没有完全被勘破解密,人们还没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苏韬相信这股神秘的力量存在,所以他敢于挑战未知的医学难题。神明有可能就叫做科学,但科学有可能只是神明的一部分。在很多玄幻小说里,网络写手脑洞大开,将之称作“位界法则”。

    苏韬努力地研究着关于医学的“位界法则”。

    无论治疗植物人、白血病,还是破解降头术的药毒,苏韬之前并没有经验,但他有勇气站在病人的面前,用自己的办法,去尝试挑战,这是常人很难做到的。

    这是英雄和凡人的区别。

    苏韬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他的医术或许很高,但还没有达到包治百病的境界,因为这个世界上疑难杂症,千奇百怪,即使华佗、扁鹊,他们也无法做到,对任何病症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给朴重勋和崔宝珠解降头术的药毒,苏韬之前各种委婉拒绝,并不是他故意摆架子,而是他并没有把握。

    降头术是一种传承数千年的巫术,汇聚了历代降头师的智慧与心血,作为一个门外汉,你若是轻而易举地就能解降,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当遇到难题的时候,凡人和天才是有区别的。凡人会选择畏难放弃,天才会选择迎难而上。

    苏韬再次进入了那种微妙的状态之中,那次在治疗植物人时才进入的神奇状态,他仿佛对这个世界的规则更加了解了一些,玄之又玄地摸到了方法。

    这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

    他感觉到银针跟自己如同一个整体,按照自己体会的那种妙处,如臂使指,灵感不断地涌动。

    在外面的人眼中,他们虽然不明白苏韬在做什么,针灸每个穴位的用处在何处,但他们能感觉到苏韬在一步步地接近成功。

    施针,入穴,原本应该乏味的事情,却充满了魔幻的感觉。

    终于,苏韬将银针放入针盒,然后用毛巾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

    数秒之后,朴重勋和崔宝珠同时睁开了双眼,两人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嘴角露出微笑,仿佛之前的昏睡,并不是噩梦,而是甜美的梦境。

    “欧巴,我们怎么会躺在这里。我感觉做了一段很长的梦。”崔宝珠柔声问道。

    “我也不清楚,我也做了个梦,是美梦,梦里有你。”朴重勋温柔地回应。

    床与床之间,相距没有多久,两人双手紧紧相握,满是幸福的味道。

    站在外面的申彩依目睹一切,脸上露出喜忧参半的复杂之色。高兴的是,自己的儿子终于醒来了;烦恼的是,自己的儿子和那个女人明显关系非同一般。

    苏韬站在旁边,望着这对情侣,暗叹了一声,他刚才给两人治病的过程,仿佛亲眼目睹两人的情感经历,以及两人的梦境。这是一对互相深爱的男女,也因为如此,爱情降头术才会如此深入骨髓。

    两人中毒之后,沦陷在那虚幻的世界里,不愿意醒来面对现实,这是外界使用各种办法,也难以让两人醒来的原因。

    灵魂世界,真的是一个奇妙的空间。

    苏韬不懂韩语,也不知两人在说什么,提起了行李箱,走出了手术室,申彩依站在门口,迫不及待地想要进入。

    苏韬拦住申彩依,低声道:“病人刚刚醒来,让两人休息一下吧。”

    金崇鹤在旁边充当翻译,申彩依听完之后,困惑道:“重勋和那个女人,是不是感情很深”

    苏韬暗忖申彩依很敏感,叹气道:“汉语有个词,叫做一梦千年。他俩在中爱情降头术的时候,共同做了一场梦,在这个梦里,两人共同经历了千年的事情,所以你要打断他俩彼此的牵挂,这是不现实的”

    金崇鹤微微一怔,苏韬实在太聪明,虽然言语不通,但仅从申彩依的表情,就看出她对自己儿子与崔宝珠的感情,并不是满意。金崇鹤想了想将原话翻译给申彩依。

    申彩依面沉如水,也感觉苏韬猜出了自己的心思,心想这个年轻人有点可怕,那双眼睛太过澄清,仿佛能读懂人心。

    苏韬想了想,补充道:“请相信我,尊重他俩,不要试图干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苏韬提醒之后,向申彩依和金崇鹤点头致意,然后淡然地离开。

    虽然有种很装逼的感觉,但申彩依和金崇鹤内心升不起讨厌之感,毕竟有实力的人低调装逼,总比趾高气昂地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