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15章 卢喜媛的失策
    卢喜媛吃痛惊呼一声,宽大如同铁板的手掌,用力地扇在她挺翘的肥*臀之上,因为用力过猛,震起阵阵肉浪,她皱眉下意识地想扭过脸,脖颈却被一把给摁住,整张脸被从花洒落下的雨柱冲刷,红润的嘴唇忍不住张开,将水误吞入腹中,她终于觉得不对劲,想要挣扎,却感觉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

    “吗的,还从来没见过你这么骚的娘们,可惜啊,就是一辆公交车,谁上了谁倒霉!”夏禹只觉得手上又湿又滑,眼中肆无忌惮地欣赏着卢喜媛的身体,嘴角带着一丝坏坏的笑容。

    “你是谁?”卢喜媛终于意识到身后的男人并不是苏韬,吓得头皮发麻,她仔细一想,这男人为何会有自己的手机号码,唯一的可能那就是苏韬将名片转交给别人。念及此处,卢喜媛又气又怕。

    苏韬看上去比较文雅,并非那种肆意妄为的歹徒,但现在身后这个男人身上流露出一股粗野的味道,在他眼中自己就是一直孱弱的小白兔,轻举妄动之下,就被咬断喉咙。

    夏禹叹了口气,淡淡一笑,道:“我是谁不重要,现在对于你而言,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必须配合我,告诉你所知晓的事情。”

    卢喜媛眼中闪过复杂之色,冷笑道:“别做梦了!你现在是违法,信不信我等下就报警,你可得考虑后果!”

    夏禹低声笑骂:“嘴巴还挺横,拽得二五八万一样,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会老实的!”

    夏禹发现卢喜媛挺冷静,毕竟经常混迹各种圈子,打交道的人多了,阅历比较丰富,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顺着卢喜媛的脖颈,往后慢慢一拉,卢喜媛只觉得又辣又疼的感觉从后背传来,让她只觉得心惊肉跳。

    后背这一块,并非大动脉,割开个口子,放点血,很吓人,但很容易止血,夏禹这么做,也是有技巧地让卢喜媛有敬畏之心。

    卢喜媛面朝下,发现地上有红色的血水,吓得花容失色,双股情不自禁地开始打颤,夏禹从后面望去,能清晰地看到她原本并拢的蓬门缓缓打开,露出花蕾与花苞,冷笑一声,从旁边取过浴巾,扔给了卢喜媛,命令道:“披上吧,我们出去说话!”

    卢喜媛虽说是个公关女王,但从来没见过亡命之徒,在这种女人心中,性命至关重要,至于财色随便劫,主要能留自己活口就可以了。让卢喜媛很意外的是,夏禹虽然有些小动作,但看上去并没有真正要劫色,她胡乱裹上了白色的浴巾,整人露出上下两段,低着头顺从地跟着夏禹走入房间。

    夏禹对人的心态有很深的解读,卢喜媛这种女人,只要你拿住了她第一下,让她害怕你,那么就会对你唯命是从!

    夏禹做私人侦探出身,所以对监测设备非常敏感,他用匕首在墙壁上啪啪啪地拍打几下,突然往下墙体中一插,匕首就陷入其中,他用匕首轻轻地兜转,一个隐藏的针孔摄像头就被挖了出来,夏禹放在手上玩弄一番,叹气道:“设备很新啊,我在黑市中找了很久,因为价格太高,即使二手的,也没有舍得入手,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竟然碰见了,运气不错,就笑纳了。”

    卢喜媛惊得脸色发白,今晚约苏韬来酒店,这是事先设好的一个局,墙壁上有监控设备,会记录下一切。只要苏韬跟卢喜媛发生关系,那么等同于给乔德浩留下了把柄,也间接地让两人变成一根绳索上的蚂蚱。

    不过计划已经失败,可以用功亏一篑来形容,苏韬不仅没有出现,还派了个擅长跟踪偷拍的高手过来,卢喜媛慢慢平复心情,她知道夏禹不至于要自己的性命,深吸了口气,道:“我想知道,你究竟想要什么!你不像是亡命之徒,受到苏韬的指派,肯定是带着目的而来。我们不妨商量下,给彼此一条退路!”

    夏禹上下打量着卢喜媛,这女人此刻没有化妆,比起平常少了几分雅致,但身材火辣劲爆,他将那把匕首插在桌面上,淡淡道:“我想知道,徐建国与乔德浩究竟有什么交易,在郊区的那栋别墅里,藏着什么秘密!”

    卢喜媛脸色微微一怔,淡淡道:“我建议你不要轻易去碰这个秘密,好奇心害死猫,你难道不知道吗?这样吧,只要你今天放过我,我给你一百万。跟着苏韬办事,你能有多少钱?”

    夏禹很意外,没想到卢喜媛竟然策反他,他叹了口气,道:“看来我说话的方式太温柔了啊!”

    言毕,他站起身,朝卢喜媛走过去,一只手捂着她的嘴巴,防止她大声叫嚷,另一只手从随身携带的工具包里掏出军用捆绳,三两下就把卢喜媛绑成了粽子,丢在了床上。

    军绳捆得很专业,缠绕住她的四肢,深深地陷入她白嫩的肌肤之中,她稍作挣扎,便显示出明显的血痕。

    夏禹深吸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红色的瓷瓶,压低声音道:“我的确不是亡命之徒,但不代表我不会杀人。杀人有很多种方式,最巧妙的就是让别人误解为,是死者是自杀而亡!药瓶里是一种兴奋剂,人服用之后会特别亢奋,过量的话会直接导致心脏骤停,按照你平常的生活作风,只要我稍微布置一下现场,恐怕很多人会误以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