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76章 悲伤的狂舞者
    “给我上啊!”徐慧芳还是不信邪,继续朝保安怒吼着。

    “算了吧,老婆!”卞佑天知道继续扛下去,只会让自己处于更加尴尬和危险的境地,“让他们走吧。”

    徐慧芳摇了摇头,怒道:“你怎么这么窝囊,现在被人家打到家门口,还这么心平气和!”

    卞佑天一脸无奈,低声道:“你想让我怎么办?那些保安都拦不住他,难道你还想我过去,送上去给他打一顿?”

    徐慧芳一瞬间委屈无比,面对苏韬,她此刻也是无计可施,自己请了这么多人过来,原本就是想见证自己如何羞辱殷乐,没想到自己聘请的十几个保安,竟然拿不下对面带来的一个男伴。

    更关键的是,作为一个男人,卞佑天此刻只想着把那个瘟神一样的男人赶紧送走。

    除此之外,最为惊讶的,要算得上殷乐。

    事情一波三折,苏韬在短短的时间内,让她改变了印象,原本以为这就是个道貌岸然,仗着有个家传药房的二世主,唯一的有点就是年轻,长得还挺不错,此刻苏韬的形象顿时伟岸起来,刚才展露的身手,让人特别感觉有安全感。

    苏韬左右四顾,发现不远处有一瓶红酒,他缓步走了过去,提着红酒瓶然后走向徐慧芳和卞佑天。

    舞会现场此刻瞬间安静,谁都在好奇,苏韬接下来会做什么。

    卞佑天此刻紧张无比,早已丢失了一向的稳重与儒雅,他知道苏韬的目标是自己,想要往后退,脚上却没有半点力气。苏韬走到卞佑天的身边,轻轻地拽住了他的衣领,往前一拖,卞佑天整个人重心往前倾斜,斜跪在地上。

    苏韬将红酒瓶底儿朝天,嫣红的汁液形成水柱倒在卞佑天的头上,原本梳理得整齐的头发,此刻耷拉下来,黏在自己脑门上。

    苏韬声音清亮的说道:“今天之所以来赴约,是想要警告你,以后再也不要骚扰我女朋友,如果还继续缠着他,下次就不是喂你红酒这么简单了。还有提醒你老婆,殷乐是个好姑娘,单纯质朴幼稚,她之前是被你给蛊惑、怂恿。作为一个男人,要有家庭责任感,不要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还有作为妻子,要注意打理好自己,男人都是视觉动物,女人若是放任自己,总有一天男人会被其他女人给拐走了。”

    苏韬对徐慧芳能够理解,女人遇到第三者插足,会进行反击,这是理所当然之事,只是卞佑天实在贱得可以,脚踏两只船,遇事就变成孬种。

    一瓶红酒也倒完最后一滴,苏韬将玻璃瓶朝地上一砸,玻璃碎片四溅,然后拍了拍手,转身拉着殷乐离开了现场。

    自始至终,都没有人敢于上前,拦住苏韬与殷乐。

    重新回到蒙迪欧内,殷乐扶着方向盘,突然疯了一般的笑了起来。

    苏韬叹了口气,等她笑了足有五分钟,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道:“想哭的话,就哭吧。你这么笑,挺瘆人。”

    殷乐勾掉了泪花,没好气道:“我为什么要哭啊?今天对我而言,是个彻底的解脱,必须高兴,还得庆祝一下。”

    苏韬摇了摇头,道:“我建议你今天好好回家睡一觉,等到明天朝阳升起的时候,会发现一切都没有改变,刚才发生的事情,一点也不重要,地球照样自转,你还是傲娇的你。”

    殷乐侧过脸望着苏韬,轻叹了一声,道:“我看上去有那么爱卞佑天吗?”

    苏韬点了点头,道:“如果你不爱他的话,为何明知这是一个局,还贸然前来呢?”

    殷乐顿了顿,压低声音道:“你分析得很正确。我知道今天过来,肯定要面对徐慧芳,我就是要看看,在他老婆和我的面前,他究竟会怎么做!”

    “事实很残酷,但也能理解,那是他的老婆,而你不过是他的情人而已。”苏韬顺口补刀道。

    殷乐怔了怔,苦笑道:“你这人挺残忍,刚才说的话,严重地伤害了我。”

    “你需要听真话,否则还没有认识到现实。一味地给卞佑天找理由和借口。”苏韬一针见血地说道。

    殷乐长叹了口气,道:“你想听听我和他的故事吗?”

    苏韬耸了耸肩,淡淡道:“其实不太感兴趣,不过今晚你租了我,我有义务当你的听众!”

    殷乐发动车子,随着轿车缓缓驶出,开始讲述卞佑天如何一步一步地接近自己。

    在市电视台,卞佑天属于那种年轻能干的领导,在他的运作下,每年电视台的广告收入节节攀升,在某次与广告商的饭局上,卞佑天认识了殷乐,从那以后,卞佑天就开始对殷乐发动了攻势,尽管知道卞佑天有家庭,但在卞佑天无微不至地照顾之下,殷乐慢慢开始动摇。

    随后,徐慧芳知道了一切,多次恐吓威胁殷乐,殷乐也曾想过要离卞佑天远一点,但卞佑天总是用温情的手段,让殷乐心软,并声称会与徐慧芳离婚。

    等殷乐把故事全部说完,苏韬苦笑道:“这就是你为何总是排斥相亲的原因吧?”

    殷乐无奈地笑了笑,道:“以前我姐夫总是给我安排相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