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97章 恶人有恶人磨
    詹迪飞是倪静秋的表弟,也就是她小姑倪步清的儿子。倪步清这几年苦心孤诣地想让詹迪飞改姓,就是想让儿子继承倪家的家业。

    詹迪飞对倪静秋一直没有好感,尤其是出了霍坤的事情,他成为圈子里的笑料,每次聚会朋友都说自己的表姐是个性冷淡,让他感觉特别没面子。

    “表姐,不好意思,我的朋友丢了东西,经过分析,恐怕是你的朋友偷的,现在想找回来!”詹迪飞似笑非笑地在一群人中扫视,最终落在袁翠的身上。

    袁翠顿时懵了,她原本还以为詹迪飞是对自己有好感,才会主动给自己一枚戒指,没想到竟然是一个陷阱。

    站在詹迪飞身边的一个女子指着袁翠道:“就是她,我刚才在更衣间换衣服,没有锁门,没想到冲了个澡,东西就丢了。”言毕,她揉着眼睛,伤心欲绝地痛哭流涕起来。

    袁翠平时牙尖嘴利,但此刻被诬陷,弄得六神无主,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表姐,舅舅让我打理这个会所,我有责任维护每个客人的利益。张倩在更衣室没锁门,那也是因为信任这里客人的素质,出了这种事情,必须得给一个交代吧?”詹迪飞目光锐利地盯着倪静秋看了许久,然后吩咐左右的安保人员,“给我搜!”

    倪静秋知道表弟在故意找自己的茬儿,看了一眼愣住的袁翠,轻声问道:“你自己解释一下吧?”

    袁翠回过神来,连忙将在泳池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然后从包里取出那枚戒指,道:“这是他主动给我的,另外还给我一张名片!”

    “哈哈,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那张名片就是证据!”詹迪飞得意地笑道,“我轻易不给名片,任何一张送出去的名片,都是私家定制,独一无二的。请看一下名片背后的英文字母,你们就能知道了。”

    倪静秋从袁翠的手中接过名片,目光落在最下方一串金色的字母,上面写着“michelle”。

    张倩的英文名字叫做michelle,这间接证明了这张金属名片属于张倩的,同时也佐证,袁翠在窃取戒指的同时,还顺便偷了这张名片。

    袁翠顿时心情跌入谷底,这就是一个陷阱,因为自己太过贪婪,所有才会跳入这个陷阱。

    顾道山和张芬二老,气得满面通红,因为袁翠在亲戚中就有手脚不干净的名声,只要她去谁家做客,第二天必定会少了什么东西。

    袁翠如今偷了别人的戒指,在他俩看来,可能性还是极高的。

    倪静秋复杂地看了一眼袁翠,这事儿还真不好说了,倪家的私人会所虽然设备齐全,但为了对客人保证尊重,和保护隐私,所以馆内没有监控,因为大部分人都是身份地位极高的人,素质也很好,所以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类问题。

    袁翠眼睛一红,委屈地落泪,低声道:“真是他送给我的,不是我的偷的!”

    袁翠以前也陷害过别人,这一次她终于知道被人陷害是什么滋味。

    “东西已经找到了,你想怎么办?”倪静秋冷冷地望着表弟,虽然对袁翠的印象不好,但毕竟是自己带来的客人,暗忖一定要保护好袁翠。

    “偷东西的是贼,那当然是要送到警局了!”詹迪飞得意地笑道。

    “她是我的朋友,能不能算了,毕竟你没有损失。”倪静秋叹了口气,继续说服表弟。

    “我这人很古板和固执的,既然舅舅将会所交给我打理,我必须要禁止这类事情发生,必须要公事公办。”詹迪飞似乎很无奈地说道,“现在算是人赃并获,等下就会有警察过来,带走这个小偷。”

    袁翠哭得稀里哗啦,无助地说道:“我真没偷,我是被冤枉的!”

    苏韬在旁边见袁翠陷入崩溃,暗叹了一口气,虽然自己对这女人没有什么好感,但毕竟是顾茹姗的亲戚,他们也是因为自己的关系,才被倪静秋接到这里,所以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你没必要一口一个小偷这么喊。”苏韬淡淡出声,“事情的真相是什么,也不是你片面能断定的。袁翠,你有没有什么证据,证明他在说谎?”

    “这个!”袁翠摇了摇头,她有些崩溃地说道,“我也不知道!”

    詹迪飞得意地嘲讽道:“明明就是她信口胡编!”

    苏韬之所以选择相信袁翠,那是有原因的,他耐心地解释道:“刚才袁翠说了一个细节,她在泳池里游泳,因为你突然抱住她的双脚发生了溺水,所以你为了补偿她,才会给她那个戒指。

    我是个中医,从她的气色能够推断,她在半小时之前,的确出现过溺水的症状。溺水后可发生急性肺水肿、肺泡表面物质灭活、肺泡塌陷,血流比例失调、急性肺损伤等迹象,虽然她溺水的时间很短,但呼吸顿塞,嗓音嘶哑,眼白泛黄,这是明显溺水后吸入过量水,而出现的症状。”

    詹迪飞不屑地望着苏韬,冷笑道:“你这就是在胡言乱语,别用这些站不住脚的逻辑,来给她解脱。”

    袁翠盯着苏韬看了一眼,显然有些意外,没想到苏韬会主动替自己开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