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悦懿骇笑:“你叫我吃人?!”

    松鼠君连连摆手:“不是不是, 就像吃我一样,你只要把他的内丹吃了就行了~!”

    人参宝宝也跟着掺合:“吃他吧吃他~,我才不过是支300岁的小宝宝~, 都不够塞牙缝,还是吃他好!天人的寿命都长得不得了, 就算是最低的那层天——四天王天, 居住在那里的天人也能活500年!”

    松鼠君看到居然有人敢抢它修仙界百科全书的称呼, 胜负欲陡地就冒出来了!它剜了人参宝宝一眼, 抢着说:“但是四天王天的天人, 他们的一天等于人界50年。也就是说,他们的寿命等于人寿912万5千岁!”

    然后它睁大星星眼:“主人,你吃了他, 你就起码能活912万5千岁了哦~!”

    简悦懿头痛地道:“我当初吃你的内丹,情况是不一样的。你当时不是要把我和春莉的气运互换吗?她那么倒霉, 把她的霉运换到我身上, 我不是死定了?我那是在自救好吗?顾韵林又没害过我, 现在还要送我□□的料子,我干嘛要把他吃了?”

    想到“吃”一个男人, 听起来暧昧得紧, 简悦懿又改了口:“我是说,我干嘛要吃他的内丹。”

    “因为他的内丹好吃啊!”松鼠君说得特别理所当然。

    “因为他的内丹美味啊!”人参宝宝也在同一时刻,说出了差不多的话。

    它俩难得统一一次意见, 差点就想握爪了!可一想到对方刚刚的所作所为, 两个小家伙马上又互相对瞪了一眼, 同时冷哼了一声。

    简悦懿问:“你们作为妖精是有内丹没错,但你们又没修成仙过,怎么知道天人也有内丹呢?按照我的理解,天人是已经修到一定境界的神仙,对吧?佛教不是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吗?说不定他的内丹已经从色入空了呢?”

    松鼠君用爪爪托着腮,认真地道:“说得也是。我没当过天人,确实不晓得他是不是有内丹。不过,本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这一条来说,咱们不是可以把他的裤子扒了,然后用我锋利的爪子把他的小腹打开,看看他里面到底有没有内丹吗?”

    人参宝宝拍了拍它的分支根须:“哦哦哦~,要动手术啦,要动手术啦~!”

    简悦懿:……

    她问人参宝宝:“你为什么还不跑?”松鼠君光顾着捡天人了,完全忘了这边还有支参宝在。

    人参宝宝眨巴眨巴眼睛,萌哒哒地道:“我不跑。为什么要跑?我还等着回去泡温水,泡出杯人参精华玉露给你喝呢。”

    松鼠君呵呵哒:“还精华玉露,明明就是你的洗澡水!”它又对简悦懿道,“主人,你千万别看着它长了一脸人宝宝的模样,就被它骗到!”

    它说:“它就是一只狡猾的人参精!它是想骗你跟它结主仆契约,这样,等你把天人吃了成仙的时候,它就也能跟着鸡犬升天了!”

    人参宝宝嘴巴一歪:“好意思说我,你还不是跟我一样半斤八两……”

    两个小家伙互相拆台,闹得不亦乐乎。

    简悦懿五感本来就敏锐,有人在她跟前闹腾,耳朵里简直像有人擂鼓一样。

    她烦得抬高声调:“别吵了!我不会吃他的!”

    转身走人。

    走了两步,突然发现松鼠君没跟上来。回头一看,那两个小家伙正盯着顾韵林流口水……

    简悦懿:……

    想到对方是因为她的气运才会突然睡着,陷入危险的,她决定,还是先把他喊醒再走。

    “顾同学?顾同学?”她大声喊了他两句。

    他没反应。

    “顾同学,快醒一醒,妖怪要来吃你了!”

    松鼠君和人参宝宝同时骇了一跳,委屈巴巴地看着她。

    简悦懿:现在知道怕了?刚刚不是还在商量要怎么吃他吗?

    她也就是给它俩一个教训,不是真想告诉顾韵林,所以那句“妖怪要来吃你了”说得比较小声。

    不过,喊了两回他都没醒,她就打算捋起袖子,直接上手拍醒他了。

    可手才刚刚拍到他的脸,她就愣住了。

    她摸摸自己的脸,再摸摸他的脸。

    天呐……他皮肤居然比她还好?!果然是个妖孽……

    她的皮肤是因修行而变得晶莹剔透的,但再怎么皮肤好,她依然是个凡人。依然有凡人的毛孔,凡人的汗毛,只不过这两样东西都变得非常微小了而已。

    顾韵林的皮肤却刚好相反,轻拍上去的瞬间,她以为自己拍到的是一块上好的和田白玉,而且这块白玉还是有弹性的……以她的眼力,竟无法看到他皮肤上有任何一根汗毛和任何一个毛孔。

    真是不可思议。

    她知道他长得好看。却没想到他好看到如此毫无瑕疵的地步。

    这张脸放在后世,怕是连国际巨星都得给他让道吧。

    可一想到他自带灯光效果,她忍不住就噗地一声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