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站住姑娘,捎上在下 > 第105章 我是认真的
    “你不会是...”眉头轻皱,褚名熙看着眼前满目含泪的少女,话到一半戛然而止,有些不可置信。

    孟辞却激动地抓住了他的手腕,因为力气大了些惹得褚名熙眉头皱的更深切了些,却极有涵养的没有斥责出声。

    而此刻孟辞也注意到了自己有些孟浪了,主要是眼角的朱砂痣有些刺疼,她一下子就回了神,连忙松手抱歉一笑,“是我无礼了,没有恶意的,更不是想要轻薄公子,真的,你...你别怕。”

    见对方苍白的面容上眼神柔软的就像无辜的兔子,孟辞心中的罪恶感越发让她自责,嗓音不自觉便温和了许多。

    “无妨,你不要紧张。”

    清浅一笑,长长的睫羽覆盖下眼睑的阴影有些不知名的落寞,褚名熙低着头,唇角轻抿着,看起来温顺又儒雅。

    其实褚名熙是非常不喜欢女子这么近身的,可是不知为何从第一次见到孟辞起,他的内心便有涟漪泛动,经久难消,反而越发波澜。

    他向来是不相信所谓一见钟情的,却不想也有见色起意的一天。

    视线在有她的地方总是不由自主便落了过去,听到旁人议论她的瞬间立马注意到,只是光靠背影也能知道是她,一颦一笑一言一行,短短不过数日,她甚至都不认识他,他却像着了魔一样关注她。

    只是他身体向来虚弱,家族曾重金想要让桃源谷的神医为自己治病,却不想神医逝世,桃源谷已闭谷,而其他医者对他的病只能说是好好调养,兴许能够活的过弱冠之年。

    已是久病残败之躯,又怎敢耽搁人家姑娘,远远瞧着便很好的,远远瞧着....他本是这么想的。

    可万万没料到她竟是曾经搭救过的小姑娘。

    缘分有时候就是那么奇妙,如果当年他不下水救人,也许此刻他也能像其他公子一样骑马射箭。

    不过他也从未后悔过。

    谁的人生不是人生,此刻更是有些私心的庆幸,救的是他喜欢的女子,真好。

    可也只能如此了,他这个样子,配不上那么明艳珠玉的她。

    “姑娘应该是认错人了,我极少出府,更不会水,再者常年都卧于病榻,所以...”

    “所以一定是你,绝对是你,褚名熙,你以为我是没有任何调查跟证据便来冒犯你的吗?”

    出言打断,孟辞蹲下身,与对方闪烁的眸光有一刹那的接触,四目相对,她的语气郑重而认真。

    “你不承认也是你,只要我认定是你,那便就是你,不管你如何否认,我都不会相信,知道我为什么来千秋书院吗?”

    步步走近,将对方逼坐在椅子上,孟辞双手按住椅子两旁,禁锢的姿势给了对方无限的压力。

    “为...为何?”心中有个答案呼之欲出,却不敢置信地拼命压下去,心跳几乎屏息到了嗓子眼,褚名熙忐忑惊慌地往后靠,却又有些不自觉的期待。

    眼中的光芒慢慢的凝聚变多,自己却不知道。

    “因为你啊,我知道你会来,所以千里之行,只为郎君。”

    撩拨的话凑在对方耳畔温声软语地说出来,伴随着温热的呼吸,肉眼可见的红晕从褚名熙的耳尖逐步扩散到耳根,最后整张脸都有些不知所措地红了起来。

    眼角的朱砂痣越发刺疼,孟辞这次却不管不顾,她心动了便会行动,才不管别的什么男人。

    都是浮云,只有眼前这个才是真切。

    再说了,正所谓救命之恩就当以身相许嘛,以前只看画像不知他本人如此诱人,而今见了,做为外貌资深协会的她,自然要牢牢抓住这只看似清冷实则半点经不起撩拨的单纯小兔子。

    反差萌,多可爱。

    “男,男女有别,姑姑,姑娘,你...”脸被逼的凑向一边,奈何孟辞却像是故意挑逗他一样,距离越来越近,褚名熙向来沉稳淡然的脸上满是失措羞涩。

    “咕咕咕,你是小鸡崽吗,嗯?”近在咫尺的距离,孟辞看着眼前长的淡雅如雾中水仙花的男人此刻像极了被恶霸逼入绝境的小可怜,双手紧紧地抓着椅子扶手,露出来的大片脖颈白的晃眼,很适合咬上一口。

    非常可爱的反应,而且是羞涩不是羞愤,所以....

    鼻尖凑在对方脖颈处像小狗一样闻了闻,身下之人浑身都有些轻微的颤栗起来,那段雪白的脖颈更是慢慢红的跟被晨露打湿的凌霄花一样。

    孟辞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只觉得喉咙有些异样的干燥和痒意,连带着说出口的话都染上了几分暗哑与旖旎。

    “褚名熙,你是不是喜欢我啊?”那件披风上的味道,跟他身上的味道是一样的,孟辞满脸破案了的样子瞧着他。

    对方却瞳孔猛然紧缩,伸手将她推开,嘴硬地拔高了些声调,都有些破音。

    “你太失礼了!”

    因为没有防备,孟辞的注意力集中在了褚名熙鬓角一缕碎发上,想伸手帮他挽到耳后,谁料却被那么一推,摔的还挺疼。

    手掌被擦伤,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