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站住姑娘,捎上在下 > 第92章 这就是不是人
    “好了,别说话了。”那哭声吵的玉缇头疼的厉害,她被扶着靠在身后的石壁上,应该是石壁,可以感觉得出,心中却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冷静。

    仓皇无助,难过痛苦,她也还不过是个刚满十六岁的小姑娘,并不是习惯了坚强,便真的不会再胆小怯弱了。

    可是她也理智地知道,现在这个情况,哭是最无用的,而且她还不是一个人。

    “我的衣服呢?”摸了摸胸口,发现自己除了肚兜,外衣都被扒去了,玉缇又想到刚才迷糊时听到的那些话,是错觉吗?还是....

    “呜呜...玉缇姐姐,你身上有好多伤,不能再穿着湿衣服,月儿拧干了放在外面的树枝上吹。”

    “我们这是在哪?”注意到白月儿的用词,玉缇往身旁一摸,却是空的,眉头下意识皱了起来,“我的剑...”

    话说到一半,想起应该是掉到水里去了,便没再说话,只是抿着唇,脸色不是太好。

    有些难受。

    那把霜雪剑是师父赠予她的,陪了她许多年,一直被她贴身携带着,可如今...若是能活着出去,她一定要想办法把剑找回来。

    想到这里,玉缇缓了缓心神,觉得有些冷了,虽然现在是夏季,可刚过了潭水,还受了伤失了那么多血,此刻又是晚夜,衣衫又脱了大半,便是再强硬的身子骨,也是受不住的。

    而旁边白月儿还在回答她刚才的问话。

    “还好潭水边上有一处山洞,玉缇姐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我从你身上找到很多小瓶子,有些湿了,但有些还没有,可是月儿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便不敢妄动。”

    “嗯,你做得好。”妄动了估计已经躺尸了,只是她现在眼睛瞎着,也不好分辨,好在从记忆中搜寻,还是知道有一瓶蓝色塞口和一瓶白色塞口的是能够补气养血和疗伤的药。

    幸好孟辞并非全部给她准备的毒药,现下想来,那佛心寺的迦无大师果然并非浪得虚名,孟辞就是她的天乙贵人啊。

    吞服了丹药,又让白月儿帮自己上了止血疗伤的药粉,虽然湿了一些,但好在还能用。

    “把我的里衣撕了,帮我包扎一下谢谢。”

    “玉缇姐姐,撕我的吧,我的比较干净。”

    玉缇想到自己那又是被刀剑划口,又是被血液染红,还被水泡过的里衣,本想拒绝,张了张嘴,还是把话都咽了回去。

    确实脏。

    白月儿的包扎手艺不是很好,好几次都碰到了她的伤口,或者一些她比较敏感的地方,不过每回玉缇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她都会先哭出来,哽咽地不停说“对不起”道歉。

    玉缇吸了口凉气,忍住了疼痛,尽量让自己嗓音听起来不那么干涩紧绷,吓到了这娇娇软软的小美人儿。

    “不要紧张,尽力就好,我现在眼睛还看不见,你有没有什么防身的东西?此处山洞靠近水源,怕夜间有猛兽来袭,你把我扶到洞口那边,我虽看不见,却也会点听声辨位,晚上我为你守夜,你安生睡。”

    “玉缇姐姐....”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女明明梦中还哭的像个孩子,醒来后却一心一意地想着保护她,好在玉缇此刻看不见,否则她就会瞧见,她认为柔柔弱弱的美人儿,正眼神晦涩难懂地盯着她。

    像是不明白这世上怎么有如此愚蠢的人。

    明明若非她连累,她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境地,而且这其中也有她故意的成分。

    “行了,别哭了,你身上有没有伤,我行动不便,你自己涂好药,对了,把带血的衣物都用土埋了,野兽对血的气息最为敏感,我现在,实在没有太大的把握护住你我二人。”

    苦笑一声,玉缇一双空茫的眼睛看着前方,却不知听她说话的人悄无声息地便接近到她的身前,探前身子鼻息都几乎快要交错在一起。

    一双最是乖巧可爱的杏眸此刻眼角尾梢微微轻挑,目光冷若冰霜地盯着面前这张苍白到有些透明的小脸瞧啊瞧,像是要透过这张脸看清楚背后是否藏有虚伪。

    良久没有听到回话,玉缇皱了皱眉,担忧地问了一句,“白月儿,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而此刻与她近在咫尺的少女唇角扬起阴森可怖的弧度,视线下垂,用自己的手对着玉缇那看起来就很脆弱的雪白脖颈比划了一下。

    只要稍微用点力,这个人便能不再影响到她任何的算计和情绪。

    眸中的阴鸷越发浓厚,原本是甜如蜜糖的一张脸,此刻眼尾却多了些许差异不相符的艳冶。

    只是就在她要出手时,听不见回答而有些心慌焦急的玉缇试探着想要往前摸索。

    “白月儿,你怎么了?”

    就差那么一点点,几乎是已经快要贴上的距离,白月儿火速往后退,一屁股撑坐在身后的地上,这才没真的亲到。

    但还是有些失了方寸的惊慌失色,心有余悸,脸颊不知为何,也微微泛了红,像是憋怒,又更像是羞愤。

    只是眼中却是水雾雾一片,像是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