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站住姑娘,捎上在下 > 第86章 不作妖
    目光注视着‘阑弦月’因为她的动作而瞳孔紧缩,有些失了方寸地瞥开视线不敢与她对视,面庞上也有些微微透出粉意来,孟辞莞尔笑的越发柔和。

    “是真的好看。”她抓起他的手,放在她眼角的那颗痣上,情话说起来甜如罐蜜,“与我正相配。”

    “你!惯会这样哄我,若是真信了,才是上了你的当!”撇到一旁的脸,视线回看了一下,见孟辞一双眸子笑意盈盈地瞧着他,立马又转了过去,不敢与她对视。

    耳郭却是红透的快要滴出血来的样子。

    看着这样的他,孟辞眸色深了深,却也只是刹那,很快,便恢复那轻佻的模样,“吧唧”一口亲在‘阑弦月’那素白养眼的中指上。

    这是戴婚戒的位置,曾几何时,阑弦月想要与她缔结道侣之契,孟辞为了拖延时间,便说要一对世上最独一无二举世无双的婚戒。

    他不知婚戒的含义,她便与半编半真地与他讲来,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在做手艺人。

    只是没等他戒指做好,孟辞便已经收集好了能量,在系统的帮助下,成功地脱离了那个世界。

    “怎么会呢?在我眼里,隐之当是我见过的男子中最最好看的,没有之一,你就像是那长在仙气中不染尘埃的清莲,便是瞧上一瞧,都觉得冒犯。”

    说这话的时候,孟辞代入的是第一次见到阑弦月的心情,那个时候真的是这样觉的,所以她的语气非常真诚专注。

    可‘阑弦月’听了这话却没有预料中那么开心,反倒肃着张脸看向她,反手将她纤细的手腕握住。

    微微往上一带,便让俩人之间的距离更近了不少。

    几乎是只要一低头,他便能亲上她那张惯会骗人的小嘴。

    手腕被紧紧扣住,孟辞痛的暗地里嘶嘶地倒吸凉气,而对方另一只手臂却搂着她的窄腰,是最无法逃脱的姿势。

    在她不明白‘阑弦月’为什么突然生气时,‘阑弦月’漆黑如墨的眸子轻眯起来,眼底翻滚着最阴鸷的火焰,像是能将一切都焚烧殆尽,他的表情隐忍的愤怒,浑身飙着冷气,视线直勾勾地盯着她,语气颇为咬牙切齿。

    “当初,你第三次拒绝我,欺骗我,从我身边逃走的时候,便是说的这句话。”

    孟辞:“......”呃,怎么讲呢,我哄你的时候说的情话实在是太多了,再加上我记性不好,所以就....好吧我错了。

    “哼!”

    抓着她手腕的大手松了开来,将她往前面一推,转身便消失不见踪影。

    孟辞知道他能听到她在梦里的心声,嘴上实在讲不出,所以是故意在心里说的,不过果然还是生气了。

    可这也不能怪她啊,说过的情话多了去了,总不能每一个都记得吧?

    摆在孟辞面前有两条路。

    哄,还是不哄。

    哄的话又得想想该怎样不重复到以前那些情话了,天知道她逃跑的时候说过的情话都是些什么,毕竟也不是只逃了一次两次。

    不哄的话,他要是炸毛生气了,会不会又压着她来点不可描述的事情?

    其实倒也不吃亏,毕竟那八块腹肌是真的好摸。

    正想着,不知从哪又传来“哼。”的一声,孟辞这才注意到,呀,不小心在心里说出来了。

    被听到了?

    呃....

    要不要补救一下?

    “隐之啊,其实我....”

    话还未说完,已经被一股狂风直接扇出梦境,好家伙,这要是阑弦月本体,指定不敢这么对她,他知道的,她向来都是遇强则强。

    越是跟她硬着来,她越是不惯着他这臭脾气。

    爱咋的咋地,她就渣女了怎么着吧,不要了,就这样。

    一觉醒来,孟辞走到窗边发现下起了小雨,难怪被冻醒了。

    嗯....是担心她着凉才把她从梦境中推出来吗?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闷骚别扭啊。

    唇角不自觉上扬的弧度渐大,孟辞双手交叠,下巴靠在上面,放眼忘窗外瞧去,因为是夏至,她住的地方在莲花湖中央,四面环水,夜间便不会那么热,只是蚊子多了些,但也有调制好的熏香。

    过了一会儿,小雨不停反而越下越大了,孟辞透过雨帘看着远处荷花间偶尔出现的一朵花苞,已经有三三两两的荷花盛开,只是在雨水的拍打下,有些被摧残了。

    “小姐,你醒了?”捡枝开门走了进来,顶着两大黑眼圈。

    “瞧你这样,今儿个不用你伺候了,快回去补个觉吧。”

    “可是...”虽然困乏得很,但捡枝依旧想要坚挺一下。

    可孟辞却不想她如此,佯怒地绷紧了脸色,“怎么,我说的话也不听了?”

    “没有,奴婢听的,等等,小姐,你怎么连件外衫都没披上就站咋窗边吹风啊,你身子骨不好,要是染了风寒可还了得,呀,怎么还打赤脚,快快把鞋穿上,小姐,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