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站住姑娘,捎上在下 > 第81章 太多种人
    回去之后,孟辞泡着澡,旁边捡枝往温水里撒着花瓣。

    “周嬷嬷的腰可好些了?”

    “托小姐福,周嬷嬷身子骨现在比以前好了不少呢,只是旧疾还需要循环渐进地治疗。”

    捡枝试探了一下水温,又往里面添了些热水,小心避着孟辞,生怕烫到她。

    孟辞被水蒸气熏的有些昏昏欲睡,干脆闭上眼睛假寐,但思绪却没有放松。

    “嗯,博广斋的事办好了吗?”

    说到这个,捡枝立马擦干净手从怀里掏出一叠画纸来,兴致勃勃。

    “奴婢按照小姐的吩咐,在博广斋各个出口都派了眼力十足的画师蹲守,但凡长的格外俊朗的少年男子,都在这呢,小姐你过目。”

    一张张‘素描’从捡枝手里翻过去,在第四张的时候,孟辞喊了停。

    “等等,就这张,放近点,让我看仔细些。”她说着,捡枝便将手中的画纸尽量凑近,孟辞眯着眼睛瞧个好一会儿,像是终于确定了什么,莞尔而笑,眼中绽放出璀璨夺目的光芒来。

    “找到你了。”

    捡枝有些懵懵然,什么找到?

    她正想偷偷看上一眼,孟辞却接过那画像浸入水中,与此同时,孟辞从浴桶中站起身来,踩着铺着绒毯的木阶往放着衣物的屏风走去。

    圆嫩莹润的脚趾在明亮的烛盏下如同上好的白玉瓷器,便是只瞧上一眼,都会觉得心神恍惚荡漾。

    那样美的玉足,合该是握在掌心之中好好把玩鉴赏的,而顺着脚踝上去,更是引人遐思念想的纤柔。

    捡枝未再理会那张被水浸泡,墨迹完全晕染开来的画纸,而是赶紧去伺候孟辞擦身穿衣。

    博广斋内,闻大掌柜穿着一身领口宽松的广袖绿叶长袍,头上半挽着根价值不菲的碧玉簪子,身后躺在梨花木做的摇椅,旁边一个奴仆打扮的人弯着腰给他端茶递水打扇。

    “孟南舟的妹妹?有意思,拒了与温侯府世子温言白的亲事,佛心寺的迦无大师还说她是福运旺盛之人,引起轩然大波之后,却没有借机再寻一门好亲事,而是来了洛阳,想进千秋书院入学。”

    吞了一口剥了皮的葡萄,咀嚼几下,闻顷右手指腹磨搓着下颌,眸光深思琢磨着,片刻后问身边的人,“你确定门口那些画师都是她请来的?”

    “千真万确公子,奴才打听的非常仔细,那丫鬟就是孟家大小姐身边的人,不过公子,孟家大小姐此举,意欲何为啊?”

    别说他了,闻顷也有点搞不懂。

    要说是为了选婿的话,那京城各大王亲贵族家的嫡子岂不更加人中龙凤,何必再舍近求远呢?

    可若不是这个缘由,那又是什么原因呢?

    “孟辞,孟辞...”嘴里念叨着这个名字,闻顷依旧百思不得其解,可他好奇啊,跟百爪挠心似的,就....非常想知道。

    “诶,小木,你说这孟家大小姐会不会是看上我了,所以故意整这么多幺蛾子来吸引我的注意力?”

    身后奴仆眼一抽,手一抖,原本快剥好的葡萄从手中飞了出去。

    “....公子,应该不是这样。”他们家公子自满自傲的脾性什么时候能改一改哦。

    “什么不是这样?”听了这话,闻顷却觉得自己的美色受到了贬低,顿时不开心地拉下脸色,“怎么,你是觉得你家公子的美貌不足以让姑娘一见倾心?”

    “没有没有,是奴才嘴笨,不会说话了,公子自然是好看的,奴才看过,那些画师的画像上,都是有公子的,孟家大小姐可是嘱咐最好看的才能画下来。”

    多了个自己加的最字,但徐木觉得这个无关紧要,哄自家公子开心最重要,也不枉费公子特意在那个时候前门后门都走了一遭。

    “那你觉得是本公子好看,还是温侯府世子温言白好看?”眼一斜,看似随意,实则如何只有他自己知道。

    陈木不敢妄图揣测主子的心思,而且...“奴才没见过温世子,但在奴才心中,公子是最最好看的,洛阳第一美男子。”

    闻顷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了许久,直到陈木额头都冒了细密的冷汗,才轻笑出声,收回了视线,有些倨傲地哼了声。

    “算你还有点眼光,不过你说的也对,那孟家大小姐骂我的时候毫不嘴软,应当是没有对我一见倾心的,但本公子敢肯定,我这么好看,她绝对心动过一下下的。”

    “对对对,公子说的对。”你和你最后的倔犟我心领神会地不拆穿。

    脚一伸地,摇椅停止晃动,闻顷直起一半身子,接过陈木剥好的葡萄丢进嘴里,眼神看着面前的虚空,眸中划过一道精明的光线。

    “所以,派人盯着她,总会知道的,她的目的。”说到这,又突然想起什么,抬手在空中打了个响指,“哦对了,佛心寺那和尚不是说她气运好吗?派人去试探一下,看是不是真的。”

    “公子,怎么试探啊?”

    “啧,这还用我教吗?制造点意外,看她能不能躲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