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站住姑娘,捎上在下 > 第75章 要逛就逛...
    边说拾翠边推晃着眼前的人。

    掌柜的被抓的有些喘不过气来,脑子发胀眩晕,得以片刻冷静便立马慌张地解释起来。

    “误会了,这肯定是误会了!我们酒楼的菜怎么可能有毒,几位先别着急,大夫应该马上就来了,你们...”

    他话还没说完,捡枝那边便跪坐在孟娇娇面前嚎啕大哭,以头抢地,可以说表演的略微浮夸了些。

    “是不是没气了啊,二小姐,二小姐....”

    听闻此言,掌柜的已经吓的双腿发软,魂不附体。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人都不见了。

    是孟辞发话让拾翠背着‘昏迷’的孟娇娇直接离开酒楼去医馆,出门后捡枝发挥了她话痨的本事,愣是吓得酒楼里的客人都放下了手中碗筷。

    事情闹大了。

    等掌柜的踉跄着跑冲出去时,已经完全挽回不了了。

    围观的人,凑热闹的人,还有惊慌失色的客人,不出半天,这件事便会传遍整个洛阳城,不管是不是他们酒楼的菜出了问题,谣言一旦散播出去,完了,都完了。

    想办法,得想办法,菜里怎么会有毒呢?那小娘子不会真的死了吧?那他可就连生路都没了。

    迟来的小二带着医馆的大夫,却见他们掌柜的瘫坐在楼梯口,整个人失魂落魄,脸色苍白,见到他,深吸一口气没控制住,翻白眼厥了过去。

    “掌柜的!!!”

    离开有间酒楼后,几人还真煞有其事地去了医馆,大夫搭脉用银针取血,发现还真是中了毒,只是不足以致命,容易救回来。

    孟辞扫了一眼拾翠,而拾翠则与董馥对视一眼,俩人悄无声息中像是领悟到了什么接头暗号。

    医馆很大,病人也多,孟辞她们进来闹了挺大动静,虽然现在恢复了秩序,可依旧有人好奇心重地偷窥着这边。

    “二小姐,这可怎么办啊二小姐,您打小身子骨就弱,没想到去那有间酒楼用个膳还能出这档子事,大夫,我们家二小姐体内这毒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

    泪水沾了帕子上的辣椒水,是说来就来,拾翠跪在塌边,哭的那叫一个伤心欲绝,同时声音也拔高了不少。

    “你先别哭了,这也不能怪人家酒楼啊,开门做生意的,谁会想着给客人下毒啊,估摸着是吃了相生相克的食物才会这样,大夫你说对吗?”

    大夫本想说并非如此,可他瞧见了董馥捏紧到有些咯吱脆的小拳头。

    “.....”

    整个洛阳城大半的人几乎都认识董家那对霸道专横的兄妹,他们平民百姓要想活得安稳度日,就该识时务者为俊杰。

    当然,为人医者,就算要懂得明哲保身,也该在不违背医德的情况下。

    于是,他捋了捋下巴处黑色的胡须,露出一脸纠结难言的表情迟疑地摇了摇头,“这....着实不好说,毒源一时半会还真查不出来。”

    棱模两可的回答,最是安全,也能少违背些良心。

    听见这话,拾翠赶忙接着干嚎,愤然地指责董馥。

    “董大小姐,你就别再为有间酒楼说好话了,我家二小姐都这样了,就算不是他们酒楼的厨子动的手,但这饭菜如此轻易被下毒,跟他们有间酒楼的人肯定脱不了干系!”

    “你这丫鬟,真是护主心切,我只是在跟你讲道理而已。”见拾翠哭的那叫一个真切,董馥觉得自己也不能落后,怒踢旁边一个矮凳,直接踹翻了过去。

    单手叉腰指着她,董馥嗓音尖锐起来,“你不就是想说有间酒楼对送给客人食用的饭菜都太疏忽大意吗?你也要体谅人家啊,忙起来怎么顾得了那么多?”

    正戏来了,董馥特意清了清嗓子,抬了抬下巴颇为傲气。

    “再者,人家有间酒楼的待客态度多好,送的果酒都是用岫玉做成的酒壶装的,光那么一小块岫玉,就能抵普通人家大半年的口粮,还顿顿有肉的那种。”

    “什么岫玉,我只知道我家二小姐现在中了毒躺在榻上生死不明。”叫骂一句,拾翠像是有口无心地继续哽咽说话。

    “而且如果真的跟你说的一样的话,那这有间酒楼是疯了吗?一个岫玉酒壶都能直接把有间酒楼买下来了,这么昂贵的东西不放在家里好生收藏,要是谁不小心摔碎了,岂不是要倾家荡产地赔银子?”

    “你这丫鬟,真是强词夺理,我跟你说这个,你跟我扯那个,算了,不跟你计较,哼!”像是被拾翠堵的无话可说,董馥甩袖走人,却在离开医馆不远后,丢了个钱袋给身后跟着的两个丫鬟。

    “该怎么做不用我再跟你们重复说一遍了吧?别留痕迹被逮到尾巴。”

    “是。”这种事情两丫鬟轻车熟路得很。

    医馆中,拾翠哭‘昏’过去,被捡枝搂在一旁,孟辞终于开口对着有些额头发汗的大夫点了点头。

    “麻烦您了。”

    话落,便让缩脖子的听雨取了荷包里的银两递给对方。

    多出很多,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