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站住姑娘,捎上在下 > 第74章 是不是没气了
    “这伤口有什么不对吗?”见孟辞这么认真地翻看,董馥原本想要别扭一下的心态猛然紧绷起来,有些不安忐忑起来。

    孟娇娇起身凑了过来,视线也落在孟辞身上,见她皱眉,还故意吓了吓董馥,“长姐,不会是下了毒吧?那她还有几日活头?”

    董馥:“!!!”

    “你胡言乱语些什么!”虽然孟娇娇满脸担忧的样子,但董馥就是看出了她眼神下的恶劣与故意,当即气的就要动手。

    孟娇娇早有先见之明躲到孟辞另一边身后去,还用手中帕子矫揉造作地擦了两滴不存在的鳄鱼泪,仗着孟辞不回头看她,假哭伤心地嘤嘤嘤。

    “我只是担心你,你这人怎么不识好歹,长姐,她要打我。”

    “没事打一打,活络活络筋骨也挺好的。”孟辞松开董馥的拇指,没有回头而是侧脸看向饭桌一角放着的被帕子包好的酒壶碎片。

    将酒壶把手那块轻捏起来察看,果然如她所料,往往人们拿酒壶拇指会按在上头一块的地方,那处虽然碎裂开来,可隐约能见到针尖一样的碎瓷。

    像是这个酒壶做成的时候忘记磨平的棱角,若是按上去容易被割伤指腹,正所谓十指连心,手指上受的伤比别处往往要痛上许多。

    倒是没想到,洛阳还有家敢开在闹市如此堂而皇之做小动作捞钱的黑店。

    心中有了定论,孟辞放下碎片,开口让董馥坐回去。

    “别担心,就是普通伤口,这酒壶有问题,这家客栈应该是想讹钱。”

    “什么!”听见这话,第一个不淡定的便是董馥,毕竟她开始就夸下海口,说这一顿她请,如此酒壶碎了,肯定是她赔偿。

    若是普通平常的酒壶便是十个八个她也不带眨一下眼睛的,可这是岫玉做的酒壶啊,那她得赔多少?

    好像赔不起啊....

    “你一惊一乍的干什么?长姐既然说出了对方的意图,自然有解决的办法,女娃子家家,不要这么急躁。”被董馥弹坐起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的孟娇娇很是不满地瞪了她一眼。

    这时孟辞手肘靠着桌子,半是闲散半是慵懒地撑着下巴眯眼笑了起来,对上董馥投过来的视线。

    故意调侃她地眨了眨右眼,“不是说你请客的吗?”

    “我,我...”支支吾吾的口吻,董馥憋的满脸通红,实在说不出我没那么多银钱的丢脸话。

    好在孟辞也不是故意难为她,只是想让她知道,有时候就算要逞能砸钱,也要有足够的资本。

    “不过请客归请客,这酒壶的事,却是要另算的,不能助长这种黑店的风气。”

    “对对,我就是想这么说来着。”董馥附和地点了点头,可对上孟辞意味深长的笑意时,却红了耳垂将头撇向一边。

    菱形尖下巴的小脸爆红到仿佛能滴出血来。

    孟娇娇还在为刚才孟辞说的话感到不开心,可此刻见到董馥这个羞愤到想要挖洞把自己藏起来的表情,莫名就身心愉悦了。

    她想嘲笑两句,但却感觉到了孟辞警告的两道视线,只好吧唧小嘴,把那些快意的话忍了回去。

    孟辞跟祖母一样,这嘴毒起来实在叫人难以招架得住,她才不要故意去触霉头,给自己找不痛快。

    此时,拾翠那边交谈的声音大了些,传到孟辞耳朵中来,那小二执意想要进来,真是迫不及待。

    “让他去请他们掌柜过来。”声音提高些许,孟辞看向厢房门口那边,拾翠听到后跟那小二冷言复述。

    “这....”小二没想到会这样,迟疑片刻,还是转身离开,“稍等,小的这就去请我们掌柜的。”

    快步走掉,拾翠回到孟辞身边,捡枝跟她说了孟辞的分析,她瞬间愤愤然起来。

    “这酒楼也太胆大包天了,洛阳这种地方,也敢这样欺客骗财,我刚才就该直接给那小二一拳,难怪老是伸长脖子往里面看。”

    捏着拳头,拾翠怒气上涌,浑身都笼罩着股戾气。

    “没事,既然他们想玩,那我们就陪她们玩玩,将计就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娇娇,我这里有包药,你吃吗?”

    面对长姐那含笑温柔的样子,孟娇娇浑身一激灵。

    “啥,啥药啊?”她有些结舌,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孟辞诱哄地看着她,语气越发柔和,“不要怕,死不了人的,就是看着可怕了些,等会我们这样...”

    一番交流后,孟娇娇接过那药粉,再三向孟辞确定,“真的不...”

    话还未说完,便见孟辞绷着脸佯怒地看着她。

    “怎么,长姐的话还不信了?”

    孟娇娇:“其实可以给她吃的。”她将目光转向了董馥。

    董馥跟刺猬炸毛一样瞪着孟娇娇,只是她还没开口,便被孟辞抢了先。

    “娇娇,长姐更相信你,因为你更聪明,我们姐妹俩默契也更好,难道娇娇不是这么认为的吗?”

    孟娇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