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站住姑娘,捎上在下 > 第70章 有个公子
    顺嘴提了这么一句,孟辞点了点头,落笔又一首诗写好,墨迹还未干,拾翠便拿在手中吹了吹。

    “小姐真厉害。”由心的夸赞,拾翠眼睛亮亮的,跟住进了摇曳的烛火,崇敬又憧憬。

    孟辞却注意到她声音有些干涩发哑。

    “喝茶。”她将手中茶杯里吹凉的茶水递过去,拾翠也不是纠结别扭的性子,眸光闪烁一下,接过茶水喝完,便谢赏拿着诗出去了。

    角落里俩名丫鬟有些羡慕地看向这边,孟辞单手支着下颌撑着头在旁边的桌子上,闭上眼睛打算小憩样养神。

    只是没多久,便有人扰了她的平静。

    红衣似火的少女从推门那边进来,气急败坏地踩着地,浑身跟炸了毛的小狮子似的,不用看都知道是被谁惹毛了,孟辞抽空瞄了一眼,哦哟,眼睛还红肿了,这是被甩了?

    可也没听见有闹腾砸东西的声音啊,懂了....是个在心上人面前凶猛不起来的姑娘。

    不过孟辞没兴趣去了解什么八卦,等她往旁边重重一坐的时候,已经闭上眼再次小憩起来。

    只是显然对方需要找个撒气的人,舍不得向心上人发火,便似乎....逮住她了。

    手指敲击着桌面,有一下没一下的加重力道,声音越来越大,扰得人实在难以心静。

    无法,孟辞只好放弃闭眼休息,只是也没有选择理会旁边心浮气躁的少女。

    喝茶品茗吃点心,颇有岁月静好的悠闲从容姿态,可把与之相反的少女气的够呛。

    “你不问点什么吗?”她沉不住气了。

    孟辞神色淡淡地回视她,“我有什么必须要问的吗?”莫名其妙。

    “你看我这样,就真的没点什么想问的?”许是孟辞的反应实在太叫人反应平平,董馥反倒有些不甘心的憋堵。

    “你可以问,我允许你问,只是回不回答看我心情。”

    傲娇的口吻,孟辞轻笑出声,“你为何就确定我一定会好奇呢?抱歉,我并不觉得好奇心重是什么好的品质,不管你说不说,对我而言也都并不重要,我也并不觉得会有多在意。”

    这番话说完,董馥愣了愣,她像是刚刚才想起,眼前这个穿着杏红色衣裙的少女连名讳她都不知道。

    她与她只是一面之缘,并未有什么深入的交流,为何她就想跟她说些往日里都不会告诉旁人的话呢?

    真是好奇怪。

    在她怔忪间,珠帘晃动,一个娉婷的身影走了进来。

    “长姐。”是孟娇娇。

    孟辞让拾翠拿去的对诗获得一致好评,孟娇娇惊诧到连撩汉都不顾了,上来见到孟辞与一个陌生的红衣少女坐在一处,俩人身上的衣裳还有大同小异之处,看起来比她更像是一对姐妹。

    她面纱下的嘴唇上扬弧度往下撇了撇。

    不爽,非常不爽。

    “长姐,这位是?”一边往孟辞那边走过去,孟娇娇摘下脸上的面纱,朝着董馥福了福身,礼数周全,小家碧玉。

    其实孟辞应该不知道董馥是谁,就像董馥也不知道她是谁一样,所以孟辞只是瞥了个眼神过去,倒是董馥非常上道地自报了家门。

    “董馥,我爹是县尉,家中有一位长兄,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斜眼过去,孟辞已经收回了视线,顿时就气闷。

    她最讨厌别人无视她,可对方的嘴皮子太厉害,她说不过,闻顷怎么说也是她的朋友,不好在这个档口闹事,再加上隔壁隔壁的雅间,他可能还在。

    想到他,董馥就有些失神难过,明明她表现的都非常明显了,为什么对方总是领会不到她的意思呢?

    唉....好烦。

    “董馥,好名字,我叫孟辞,不辞而别的辞,这是舍妹,孟娇娇,金窝藏娇的娇。”

    孟辞解释起来可以说是非常通俗易懂了,“不知姑娘是哪个馥?”

    “你都不知道哪个馥,还说什么好名字,呵……左边一个香气扑鼻的香,右边一个明日复明日的复,明白了吧?”随意捏来的解释,轻蔑又敷衍,不过孟辞没怎么在意就是了。

    香董馥这种性子,越是不搭理她,越是能气到她。

    正在这时,拾翠又走了进来,不过手里还拿了几张拜帖,是一些男子塞给她的,要转交给孟辞。

    “呦呵,你倒是厉害,我当为什么要跟我抢这雅间呢,原来目的是为了这个。”旁边董馥讽刺的一句,非常意味深长。

    可孟辞拿着那些拜帖只是随意放在一旁,她可以透过董馥的眼神知道她心中对她的想法。

    定是什么狐媚子啊,专门来勾引男子之类的,不过只要没说出来,别人心里怎么想,又碍不到她半点事。

    某些方面,孟辞还是非常心胸宽广的,她没有理会董馥,而是让孟娇娇坐到她身旁,递给她一块盘子里的栗子糕。

    “尝尝这个,味道不错。”

    出乎预料的,孟娇娇这次没有拒绝她,反而有些近乎乖巧地接过糕点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