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站住姑娘,捎上在下 > 第68章 刁难
    闻顷:“呵呵...”

    孟辞:“哈哈...”

    除了他俩以外的人:“”

    咋还突然互夸起来了吗?可夸就夸,怎么感觉夸的有点别扭呢?

    好像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其实仔细看看,闻掌柜还是非常漂亮的,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一个头,有点东西。”抓住机会,孟辞又说了一句,便立马转过头,看向拾翠。

    “怎么还不请这位姑娘离开呢?她听不见你也听不见吗?”

    “我听得见,你是不是在骂我!”有些迟钝的董馥难得一次提前反应过来,气急败坏地便从拾翠胳膊下钻出去,站到孟辞面前,打掉她手里剥好的葡萄。

    “这是我的,你不许吃!”满脸怒意,汹涌澎湃到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来。

    孟辞扫了她一眼:“哦~”

    “哦?这就没了?你什么意思?起来,这是我的位置,谁让你坐的,我不许你坐,你给我滚开!”

    说着上手就要来推,就像个任性妄为还未长大的小孩,孟辞倒也不慌,已经董馥的手伸了一半,便被拾翠半路拦截。

    “不许欺负我家小姐。”用力一甩,董馥差点摔倒,还是闻顷挪过去扶了她一把,不过董馥也没领情就是了,反而嫌弃地甩开对方。

    还迁怒地瞪上一眼。

    觉得自己被殃及池鱼的闻顷耸了耸肩膀,不再说话。

    “你们都瞎了吗?看着她推我!”董馥看向角落里垂头低身的随行丫鬟们,瞪上一眼,便复又看着孟辞。

    见她双眼挑衅似地笑,气地伸手就扯下她脸上的面纱。

    过程顺利的有些纵容。

    董馥看着眼前这张长的如花似玉的脸,久违地愣了愣神,反应过来盯着对方的皓齿明眸有些酸气。

    “无礼。”偏偏这个时候孟辞语气淡淡柔和地说了这句话,并让身旁的丫鬟从她手里夺回了面纱给她重新戴上。

    董馥冷笑,“又不是长的见不得人,你当你长的有多好看,我还不稀罕看呢。”

    “谬赞。”

    “你!”

    “嗯?”含笑一眼,孟辞觑着她抬起手来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害怕退让。

    “就在这时,珠帘外面敲锣声响,下半场的诗会正式开始。

    孟辞见董馥回头去看,饶有兴味地盯着她直到她回头,做出个对面请的动作,“这事再纠结下去也是无果,你我都讨不到好,还让人白白看了热闹,不如各退一步,你觉得如何?”

    “谁稀罕你的施舍,你既然是京城人士,那大概就是冲着千秋书院的招生来的,我们后会有期。”给了孟辞一个下次见面一定要你好看的眼神,董馥带着自家不争气的丫鬟离开。

    结果前脚走出没多久,又急匆匆地掀帘回来。

    孟辞:“”

    正欲让自己也悄无声息走掉的闻顷:“”

    “我,本小姐渴了,外面那么大太阳,热都要热死了,等会再走。”踢了踢孟辞对面的椅子,董馥嫌弃地让丫鬟用帕子擦拭一遍过后,才高傲地坐下,翘起二郎腿在空中甩了甩,颇有浪荡子弟放荡不羁的姿态。

    孟辞倒也清楚她为何出尔反尔又回来了,因为此刻帘子外有人经过,是个男子的身形,闻顷立马迎了出去,不知聊了些什么,孟辞觉得对方似乎朝她这边看了一眼。

    不过她注意到的却是坐在她对面的董馥,二郎腿不跷了,姿势也端正了,脸上的笑也得体...还有些含羞带怯的样子。

    孟辞:“.....”懂了。

    陌上谁家少年郎啊,明明夏天还未过去,春天怎么就跨季而来了呢?

    是爱吗?

    不,应该是见色起意。

    虽然隔着厚厚的珠帘,但对方的身量气质还是让孟辞能够猜测到是个极好看的....嘶疼...

    抬手假装撑着太阳穴的动作揉了揉突然刺痛的朱砂痣,孟辞心里骂了一万句格老子的。

    她就想想,想想都不行吗?美色不用来欣赏,那多浪费啊,这种野醋也吃,疼疼疼...行,你最好看,你老天下第一无敌大好看,得了吗?

    其实孟辞只是想吐槽,但真的因为这句话不痛后,心情莫名复杂。

    脑海中想到了些本该遗忘在记忆深处,不重要的画面。

    堂堂一个道尊,竟然是个沾酒就醉的体质,被她忽悠喝下一杯白日醉后,立马靠在桌上睡了过去,本来是想趁机逃跑来着,结果他不知何时牵了根红线在她手上,扯也扯不断。

    彼时孟辞气急败坏,一巴掌呼过去,结果那家伙猛地抬头醒来,抓住她呼过去的巴掌,警醒地盯着她看了良久。

    孟辞因为心虚,再加上他当时眼神跟表情都特别严肃,所以她一动不敢动。

    可最后却是出人意料。

    “呜呜呜,你是不是要逃跑?”

    “阿辞,我对你这么这么好,你为何就看不到我的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