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站住姑娘,捎上在下 > 第67章 是不是装醉
    “这位姑娘,你要这么说,那我就得好好跟你讲讲道理了,先不提这雅间本就是我差丫鬟提前一天订好的,毕竟你若是提前不知的话,我也不能是非不分地怪你。”

    说到这里,孟辞意有所指地看了眼尽量放低存在感的闻顷,顿了顿,在对方视线回看之际,又淡漠地挪开,让他落了个空。

    想置身事外?呵。

    “小女子在京城时,便听传言说这洛阳博广斋是个好地方,至于好在哪里,怎么说,小女子向来不道听途说,而是眼见为实,如今一看,传言果然是传言。”

    闻顷眼角抽了抽,嘴唇上扬的弧度僵硬到有些快要维持不住,还真是个牙尖嘴利的女子,这一番话连讽带刺的,又故意不说的太清楚,让人猜测,而刚刚出了这件事,闻顷能想到什么?

    定是骂他不讲诚信,贪得无厌。

    唉,不过这件事也是他有错在先,倒也不好反驳,只是错归错,还是要尽可能亡羊补牢做出挽回的,否则博广斋的信誉受损,那可就麻烦大了。

    毕竟来博广斋的都是些读书人,大多数一身正气,最鄙夷不屑这种事情,宣扬出去,那相当于自取灭亡啊。

    “这事....”他向前一步,心中斟酌过后,正要谨慎开口回答,那穿着杏红色衣裳的少女便皱着眉头不悦地看了他一眼。

    “闻掌柜好像很喜欢插嘴,打断别人说话,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不过闻掌柜应该是过于焦急了,你放心,我并不是想要责怪你的意思,只是能否让我与这位姑娘把话说完再?”

    向来能言会道此刻还未有任何发挥便被噎住的闻顷:“.....”这姑娘绝对是故意的。

    看样子她是想要挑软柿子捏。

    软柿子董馥不耐烦地拍了下旁边的桌面,噌地站身来,往孟辞的方向快步走了过来。

    “说完了没有,废话那么多,你是京城来的?就算是京城来的,但这雅间我已经出银两包了,这种事情可不兴讲究个什么先来后到,我出的银两比你多,这才是硬道理。”

    在她靠的过近的时候,孟辞不紧不慢地从她身侧绕过去,一切都在瞬息间,不巧,她会几招移形换影,是某只狗东西曾经教的,当然这是题外话,重点是,那一言不合就想动手的姑娘扑了个空。

    虽然不知道她脑子是怎么长的,孟辞觉得自己暗示的够明白了,京城来的,你一个本地官员的女儿,最好别硬碰硬,咱们和气生财,多好。

    可孟辞还未说这雅间够大,一起也行,正所谓各退一步海阔天空嘛,她也不是心胸狭隘之人,可这姑娘,不是有一点刚。

    好吧,那她就换个说法。

    “姑娘喜欢后来者居上?若有一日,你喜欢一个人,眼看着马上就要追到了,这时却出现另外一个姑娘抢走了他,她比你更讨那男子喜欢,这样...也是硬道理吗?”

    “我跟你说雅间的是,你这胡扯些什么,我才不是让自己喜欢的人被别人抢了去,哼。”双手环胸,颇为傲娇。

    孟辞已经坐到她原先坐的位置上,拾翠端来茶水,用干净的杯子倒给她喝,孟辞接过品茗,唇角触碰到杯沿的时候,弧度微微上扬,意味不明。

    “是吗?”

    “你什么意思?质疑我?为什么坐在我的位置上?谁让你....”

    “哐啷!!!”话还未完全说完,脚下便摔来带水的瓷碗,落地碎成无法拼凑的样子,董馥吓了一跳,在她的意识里,从来没有人敢对她如此放肆。

    “你!”胸膛气的上下起伏,双手握拳肩膀耸起嘴唇轻颤,董馥咬牙想要骂人,对方却突然用一种她看不懂的眼神盯着她。

    瞧得她有些浑身怪异,毛骨悚然。

    而在她晃神间,孟辞看向她脚边正在替她擦拭鞋面的丫鬟,莞尔一笑,开口道:“人心是非常复杂的,比这个茶杯复杂多了,你若能使这茶杯恢复成刚才的样子,完好如初且没有任何瑕疵,再自信不会被后来者居上才好。”

    她起身,走到那姑娘身旁,在她耳边低喃细语,“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一定的,我说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有时候角度不同,看待事物的问题也就不同,你不能总是想着好运气都是你的,若有一日,你再次遇到这样的境况,只是处境是对调过来的那种,琢磨琢磨,如果你是现在的我,你会作何感想?”

    “我管你!”董馥怒瞪着眼前这个戴着面纱的少女,讨厌她的漫不经心,烦躁她的从容不迫,就好像自己被拿捏住了一样,这让人很不爽。

    可她说完这句话后,对方不但不生气,眼睛里面反而笑意更深了些,甚至还调戏地朝她眨了眨眼。

    “对啊,我....管....你。”故意说慢的三个字,孟辞转身坐回刚才的位置,单手支着下颌在旁边的桌面上,整个人气质慵懒闲适。

    “翠翠,别怠慢了人家,送客,好走不见。”挥挥手里的小帕子,哎呀,是白色的呢,真不好意思。

    “噗。”身后传来忍俊不禁的笑声,孟辞暂且忽略暴跳如雷但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