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站住姑娘,捎上在下 > 第65章 被比下去
    对于孟娇娇而言,这种风雅的地方跟书院有异曲同工之妙,就是出类拔萃,才貌双全的男子较多。

    虽然原本是打算到书院之后再为自己寻一位满意的未来夫君,也好过去那些不尽如意的宴会被人嫌弃挑剔,最后都是些什么歪瓜裂枣。

    真是越丑越普通的反而越自信,可笑至极,她孟娇娇再怎么着,即便是个庶女,那也是孟府的小姐,区区一个六品官的儿子,也想娶她?还诸多算计,真是心比天高,不知地厚。

    想到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孟娇娇心头便是一阵积郁,看着孟辞的眼神更多了几分幽怨。

    祖母向来只为孟辞做打算,从未考虑过她,虽然嘴上说着不偏颇,吃穿用度都已经超过一个庶女该有的待遇,但嫡庶到底还是有别。

    虽然她也知道当年母亲上位的手段不光彩,还间接导致了孟辞的娘亲焚火自杀,可那跟她有什么关系?

    当年她还只是个孩子,明明比孟辞早出生片刻,却因为祖母的一句话,硬是成了二小姐。

    孟府的大小姐老身只认辞姐儿。

    就这样,即便母亲拼了命才让她在孟辞的前头出生,一切念头也都被这样一句话尽数斩断。

    “到了。”

    正在孟娇娇思绪飘远,越想越沉闷的时候,马车停了下来,孟辞先行下去,丫鬟在外面提醒她。

    博广斋今日举行诗会,要到晚上才结束,不过好在孟辞早就让拾翠提前预定了雅间,所以倒也不怕进去了没有位置坐。

    一楼是填词写诗的地方,因为博广斋的建筑从里面看一共三楼,呈圆形,从二楼的栏杆上挂着许多绳子,横穿到另一边,那一幅幅诗词花卷都是挂在这些上面,高度正好是抬手可触尾端的位置,不挡视野,也能看清。

    不过也只是屏风后那一块是这样,山水墨画的雕栏屏风前面,则是一排排书架,还有四面墙壁,左侧摆放着棋局,右侧是类似留言墙一样的设计。

    而经过这两处,正前方是一处要踩几层短台阶凸起的圆台,摆放着一架古琴,但无人上去弹奏圆台左右是弯形上二楼的扶梯,孟辞抬头扫了一眼,都是用珠帘做隔挡,若隐若现,可以看出里面有人,但具体容貌却是难以瞧清。

    而珠帘外还留了两人宽的小路可通过,正在孟辞还未弄懂是个什么规则路数的时候,正好有个提茶的奴仆经过,见她们站着,便机灵地退回来弯腰询问。

    “几位小姐可有提前订好雅间?”这都过了午时了,这么晚才来的可真是少见,应该没有提前只是凑巧进来看一看的吧?

    孟辞扫了他一眼,神色淡淡,没有回话,拾翠心领神会地便上前跟那奴仆说:“订好了。”

    话落,便将信物一样的木牌递给对方,奴仆接过,核对过一番便点了点头道:“稍等,我这就去请我们掌门的过来。”

    坏了坏了,牌子上写的是三号雅间,可三号雅间不是就在刚才被掌柜的给了县尉大人家的小姐吗?

    这下糟了,原以为这三号雅间这么久没人来,这正主是不会来了,没想到对方是下午来,要是碰到一起可就坏了。

    得赶紧去问问掌柜该如何是好,虽然那两位小姐看着不像是本地人的样子,但听那丫鬟口音,京城来的可更是惹不起。

    好不容易找到在后院撩拨小姑娘的掌柜,奴仆赶紧将这事跟他讲了,闻顷一听,浓墨似的眉头紧皱起来。

    “赶紧去看看有没有别的雅间腾出来,赶紧叫人去收拾。”

    奴仆正要说刚才就让人去看了,结果话还没出口,便有个奴仆匆忙跑来,对着他们讲,“掌柜的,都看过了,雅间都满了。”

    “这下麻烦了。”闻顷扶了扶额,宽袖扫到他清俊的脸,他突然眼里的光亮了亮,问旁边的奴仆,“刚才你说,都是小姐对吧?”

    奴仆不明所以,但还是点了点头。

    得到确切的回答,闻顷抬手扫了扫脸庞两边落下来的龙须,潇洒自如地往前厅走过去。

    跟在身后的奴仆瞬间就明白过了,虽然这样的事很少见,但也是有过的,女子的话,只要掌柜的出马,都很容易让对方妥协后退一步的,毕竟掌柜的可是洛阳女子想嫁美男榜排行第六的男人。

    不仅一张嘴巴巧舌如簧会哄人,长相更是风流倜傥美如玉,再加上家世身份...试问哪个女子能抵挡得住?

    前厅,听见眼前这个从头到脚穿的一片青,就差颜色深一点就绿的发光的男人巧言令色地解释雅间如何没了他们如何抱歉的话,时不时还对着她卖弄风骚,意图用美男计来勾引她。

    孟辞眼神冷傲矜娇,语气波澜不惊,“所以,你是想告诉我,提前订好的雅间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便让给了别人?”

    “这位小姐,实在是抱歉,这件事是我们做的不对,原本以为你早上没来,是突然有什么事,便不来了,没想到....”

    眼前这个京城口音的小姐可真不好糊弄,闻顷从一开始的从容到现在更加认真了起来。

    因为孟辞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