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站住姑娘,捎上在下 > 第64章 越丑越自信
    她不愿被对方夺去主导权,便也用手指在他身上煽风点火,媚眼如丝,便是连魂都能被她勾了去。

    “若是旁人?隐之的意思是,这个人是我便不生气吗?”

    束带落地,衣衫散开,同时孟辞也解开了对方的腰封,‘阑弦月’看着她的动作,不恼反笑,干脆一把将她抱起,厮磨地吻了吻怀中娇人儿的眉心,轻笑地回了一句,“自然,阿辞是不一样的,我为你而生,阿辞只要记住这句话便够了。”

    还未领会到‘阑弦月’话外之音是什么意思,孟辞便发现眼前的梦境换了一处场所,俩人落在一处汤池之中,孟辞记得这个地方。

    那时她刚从时空黑洞中出来,这也是她们第一次相见,虽然过程有些尴尬,结局有些意外。

    “阿辞可还记得这个地方?”

    双手攀在对方的脖颈上,孟辞不大会水,不敢松开,但也不想在他面前露了怯。

    岂不知她的神色波动早已被‘阑弦月’尽收眼底,只是故意不拆穿罢了。

    那样就不好玩了。

    唇角恶劣地上扬,‘阑弦月’顶着一张天仙下凡似的脸,却做着这世间最堕落的事,还故意在对方情动之时,咬着她的耳垂,用孟辞最喜欢的低柔嗓音蛊惑她。

    “其实很早之前开始,我便想与阿辞在这里鸳鸯戏水一番了,来,扶着那块石头。”

    孟辞:“!!!!”

    这一觉睡的有些长了,实在是梦境中被缠的厉害,该死的‘阑弦月’几乎抱着她在汤池的每一处...

    脸颊微微有些烫红,绝对不是羞的,而是气的,因为到最后自己竟然坚持不住在他的怂恿下喊了夫君。

    艹!

    丫的就是个白皮馅的黑芝麻汤圆。

    “小姐,你今儿个还去博广斋看诗会吗?”因为早上起的晚,拾翠她们又心疼孟辞舟车劳顿,便没舍得叫醒她,于是孟辞一直睡到了快中午醒,直接用了午膳。

    在吃饭的时候,孟辞还在想着‘阑弦月’的事情,听见拾翠一提醒,才猛然惊觉,差点忘了正事。

    “去,准备马车,对了,把二小姐也叫上,让她随我一起同去。”

    “好的,奴婢这就去。”站在一旁闲着的捡枝积极地领活去干了,孟辞吃了一筷子鸡丝,又看向正在给她布菜的拾翠。

    “广盛镖局的人都安顿好了吗?”因为不知道考不考的上,所以以免短时间内会返程,广盛镖局的人便没有将人送到便走人。

    他们收了的银子里面还包括把人平安送回去,就是算来返的钱。

    但也不是说要一直留在洛阳,如果孟辞考上了千秋书院,他们就可以不必管返程,直接回去了。

    于孟辞而言,对方一行人明的暗的护送她们非常辛苦,就算是本分,但作为主人家,也不该亏待了客人。

    “小姐放心,都按照你的吩咐,妥善安置在外院了,吃穿用度都是很好的,本来奴婢还想派几个丫鬟过去伺候打扫屋子,替他们浆洗衣衫,不过李镖头说不用,他们这些人不习惯旁人动自己的东西,奴婢想了想,觉得应该尊重他们,便没有再强求了。”

    这个孟辞是知道的,杀手警惕心强,时常会有危险,若是贴身衣物被下了毒,那死的就太憋屈了,能理解能理解。

    “你做的对,就这样吧,若是李嶂他们自己有什么请求,再出手帮忙便是。”

    用完午膳,孟娇娇也过来了,孟辞带着她上了马车,可她却一路上问个没完。

    “博广斋是什么地方?我们去那里干什么?为什么要带上我?你....”

    “聒噪!”孟辞斜了她一眼,指腹按揉着发疼的太阳穴,“你一下子问这么多,我该回答你哪一个?孟娇娇,你的稳重被狗吃了吗?”

    “那你现在骂我,不一样不稳重。”小声嘀咕。

    孟辞捕捉到几个字眼,眼风瞬间犀利了起来,“你说什么?”

    孟娇娇趾高气扬地回视过去,一派铮铮傲骨不可弯的模样,结果却是用最大的嗓门说着最怂的话。

    “我说我错了,长姐教训的对,现在我重新问,博广斋是什么地方啊?”

    憋红的小脸,瞪大的眼珠子,孟辞看了她半响,轻描淡写地收回了视线,张了张嘴,缓声道:“千秋书院招生,这对于求学若渴的人来说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机会,昨日我们进城的时候你没有发现洛阳多了很多公子小姐,或者书生打扮的白身吗?”

    “这个,让好像挺多的。”

    心虚地低下头,孟娇娇当时只顾着看洛阳新鲜好玩的事物了,自然没有注意到这些。

    斜睨了孟娇娇一眼,孟辞继续说着,“千秋书院教学理念是因材施教,有教无类,所以无论贫富贵贱,男女稚童,只要能通过书院的入学考核,皆可以在书院就读,且学费是历来书院最便宜的,就靠这几点,你说人多不多?”

    孟娇娇:“.....”

    “不过这不是重要的,我要说的是,能来参加书院入学考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