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站住姑娘,捎上在下 > 第57章 小人
    苏员外跟那对继室母女也随后快步走了过来,那穿金戴银就差没在脸上写上暴发户三个字的妇人见抱在一起的男女,嗓音都变得有些尖锐起来。

    “还不快分开她们!成何体统,老爷,你看~”

    偏偏长着张丑脸,却还要发嗲撒娇,孟辞不忍直视,却也停下了脚步,静观其变。

    “这是要棒打鸳鸯吗?我在话本子里看过,没想到今天竟然还能看到真的。”孟娇娇惊喜地凑过来,看热闹不嫌事大。

    孟辞瞥了她一眼,张了张嘴,“这苏员外恐怕是要反悔了。”

    虽说人无信不立,但这通常只针对品行端正如君子一样的人,至于小人,便是拿他祖坟被雷劈发誓都没用。

    “这是要做什么?”旁边围观的人也有些议论纷纷起来。

    孟辞忽然侧头意味深长地看一眼孟娇娇,在她疑惑投过来视线的时候,问她,“你觉得要不要帮帮她们?”

    那边苏员外含糊其辞,想要先把苏嫣带回去,先与徐易分开来,场面一时间有些混乱起来,可孟辞却显然并不太着急,而是更在意孟娇娇的想法。

    不管是什么时候,她都不放弃将孟娇娇这棵长歪的小树苗扳直的机会。

    突然接收到这样一个选择的孟娇娇有些愣住了,她的唇角不自觉抿成直线,脑海中仿佛有两个小人儿在天人交战。

    一个小人儿说,既然能帮,那就榜一帮呗,那对苦命鸳鸯挺可怜的。

    一个小人儿却反对,干嘛多管闲事,这跟自己又没有任何关系,要是引火上身了岂不得不偿失?再者这世上以怨报德的人还少吗?

    孟辞看出了她的犹豫迟疑,等了一会儿,突然说了一句,“有时候举手之劳好过抱憾终身,娇娇,不管做任何事情,但求一个问心无愧就好。”

    “....你能帮她们?怎么帮?”咬了咬牙,眼看着那身穿嫁衣的少女已经被扯开,要拉走,孟娇娇还是不忍心。

    听见她的选择,孟辞面纱下的唇角微微上扬,清浅的弧度,却成竹在胸。

    “请等一等。”没有回答她,孟辞直接用行动代替,李嶂听到她们的对话,虽说只字未言,但握着刀柄的手势却显然是非常配合孟辞的。

    他跟在她的身后,像守护神一样让宵小不敢侵犯。

    “这位姑娘,此事与你无关,还请你不要多管闲事。”那苏员外见孟辞走过来,精明的他看到孟辞带的丫鬟护卫,还有身上的衣着打扮,便知她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儿,虽然有些不喜,但还是秉着不轻易得罪人的态度,跟她说了这句话。

    “哦?这怎么能是多管闲事呢?员外喜获佳婿,我贺喜还来不及呢,只是小女子不才,略通些岐黄之术,刚才观员外面相,恐有大病缠身。”

    “黄口小儿,胡说八道些什么,赶紧走开走开。”那苏员外还未说话,他的继室便抢先开了口,对孟辞皱着眉头,很是排斥鄙夷。

    像是看什么光鲜亮丽的江湖骗子,但好像,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

    孟辞并未管理会她,而是将目光放在绷着脸的苏员外身上。

    “最近你是不是总是头疼,而且疼起来大夫第查不出症状是因为什么?嗜睡,容易犯困,经常注意力不集中走神。”

    话音刚落,苏员外便走前几步,警惕地瞪着孟辞,他不相信孟辞一个小姑娘光看面相便能知道这么多,倒不如猜测她是别有目的,从其他渠道探听到这些消息。

    “你是什么人,到底想干什么?”防备地问着,却见面前的小姑娘从容淡定得很,举动言行都不慌不忙。

    “若是苏员外允许,我可以替你把个脉,具体看看是什么原因?”见面前的老大叔慎重对待自己,孟辞便知道她刚才说的全中了。

    其实也有别的办法,但孟辞觉得这样更能一劳永逸,因为除了这些她还看出点别的东西,不过不能直接说出来便是了。

    大庭广众之下自然不能让旁人瞧了热闹去,于是苏员外便请孟辞一行人去府邸,至于苏嫣跟徐易,也一并带了过去。

    到了苏府,孟辞把完脉,还用了银针取血,看着那并不鲜红的血珠,心中已有一番定论。

    “苏员外最近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姑娘何意?”坐在扶椅上的苏员外紧紧地握住了扶手,他非常惜命。

    “中毒,慢性毒药,下毒之人很有手段,这毒若是寻常大夫来把脉,定不容易被发现,可惜我曾经见过这样的毒,所以比较敏感。”

    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领孟辞已经非常炉火纯青。

    “这毒气味颇重,大多时候是混在饭菜中,忌讳饮酒,否则毒性会加重。”

    话音刚落,孟辞便看见苏员外的目光犀利冷锐地投向旁边位置上的苏夫人。

    对方看起来没什么异样,脸色如常,可孟辞还是瞧见了她额头上冒出的些许细密汗珠。

    不像是热的,更像是非常忐忑不安,过于紧张弄出来的。

    “纤娘。”苏员外唤了唤自己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