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站住姑娘,捎上在下 > 第49章 真像
    知道玉缇酒量好,孟辞让小二上的是那种有果子味,但后劲十足的果酒,各自举杯,痛快高兴地喝了几个来回后,孟辞自己都有些晕了,玉缇自然也有些小醉。

    喝醉酒的人是最没有防备的,孟辞以我有一个朋友为开始,说了个求而不得的‘故事’,又以不理解为结尾,立马让对她那个朋友有感同身受心理的玉缇反驳起来。

    你一言我一语,话题自然而然的便说到玉缇喜欢的人身上。

    “晚晚,你那个朋友跟我还真像,嘿嘿....我啊,也是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上青衣师兄的,直到现在,我都还记得那年大雪纷飞,我被师父从冻死的乞丐堆里扒出来,抱着带上山。”

    单手支着下颌,玉缇慢慢陷入到了回忆中,眼底的光芒越发明亮起来,斜窗透进来的夕阳余晖为她整个人都镀上了层非常柔和的晕光。

    “那一年,我才六岁,明明是连喜欢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年纪,但我看到执伞在红梅树下等候的青衣师兄时,便觉得这个少年怎么长的这么好看啊,青衣师兄小的时候便生的唇红齿白....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目光便已经情不自禁地追随着青衣师兄一年又一年了。”

    “可是青衣师兄并不喜欢我,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却好像是猴子捞月一样,明明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边,我很努力很努力,想要达到他的高度,跟他并肩携手,听见有师弟师妹议论我们的时候,我还会窃喜,因为在旁人眼里,我是最适合他,与他非常相配的女子。”

    “我们从小长大,也可以说得上是青梅竹马,可就像晚晚你说的那个朋友一样,我们都忘了问问他们的意愿,一厢情愿,有始无终,最后看着自己的心上人喜欢上别的女子,心如刀割,却又无可奈何,真的好不甘,可又没有任何办法。”

    眼中有泪光闪烁,孟辞递过去手帕,却被拒绝,玉缇抽了抽鼻子,倔犟地露出最灿烂的笑容,很是矜傲,“我才没有哭,只是心里难过而已,就好像自己一点点建起来的房子,却被别人住了,你知道那种感觉吗?我当时用尽办法想要驱赶那个人,却没想到会被房子拒之门外。”

    故作轻松的一笑,玉缇深吸一口气又吐出,耸了耸肩,双手撑着两边脸颊,靠在面前的桌子上。

    “其实现在仔细想想,青衣师兄虽然对我很好很好,但从来都是温和又疏离的,他可以让我近身,却不愿让我搂他的胳膊,有时候故作玩笑的亲昵,他会生气训斥我,跟我讲男女大防,授受不亲什么的,甚至除了练武和我生病时,几乎都不愿主动与我有肢体接触。”

    眼睫轻颤,微微低垂,视线落在面前的桌面上,神色有些黯淡落寞,唇角上扬的弧度很是讽刺,“原本我以为是青衣师兄是因为性子使然,不喜欢跟人接触,可白月儿出现后,一切都变了,师兄会主动帮她,她被人欺负的时候,会挺身相护,亲昵地摸她的脑袋,还会用非常温柔宠溺的眼神看着她,跟她拥有的一切比起来,我才发现,自己在他眼里,只是师妹罢了。”

    孟辞心底叹了一声,多么相似的遭遇,只是环境跟人不同罢了。

    虽然孟辞记忆中的那一世认识青衣,也因为他了解了玉缇,那个时候的青衣白了一头墨发,鼻子下和下颌处都还留着沧桑的胡渣,一人一剑,带着玉缇死前留给她的玉簪走过天南地北。

    回昆仑的前一天,他还跟她说,师妹喜欢雪中红梅,昆仑马上要下雪了,今年他也要为她折第一枝红梅放在她的窗前。

    那时孟辞觉得这个人真的好可怜,还为他感到难受,可现在,孟辞却不再只是听一面之词,而是从多方面去看一件事,于是发现跟感触不再局限于表面。

    怎么说呢,看到青衣对另一个姑娘那么好的时候,孟辞便明白青衣是活该,人活着的时候,喜欢另一个人忽略那个爱他的人,人死了之后,反应过来是喜欢她的,懊恼后悔,痛恨自责。

    怎一个犯贱了得。

    他这么做,伤害的何止只有玉缇。

    “玉缇,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还跟我朋友讲过一个故事,一个菊花跟君子兰的故事。”同样的话再说一遍,对孟辞来讲并不难,虽然不知道对玉缇能有多少帮助,可让她袖手旁观却也是做不到。

    虽然只是短短不到半日的相处,孟辞已经喜欢上了眼前这个有些嘴硬,性子倔犟还有些傲气的少女。

    她跟罗悠甜的境遇很相似,但性格却完全不一样,一个软,一个刚,说话的语气一个自卑没有底气,一个胆大坦荡明白,不过都有一个共同点,心地善良。

    在玉缇的话语里,她虽然会因为吃醋嫉妒去为难白月儿,却也只是小打小闹,从来都是嘴上逞强,没真动过手。

    虽然可能有些人会觉得辱骂也是一种暴力,可这世上哪有那么多房子被占了,还微笑请让入住的圣母,不拳打脚踢,骂个狗血淋头就已经很不错了。

    千万不要小瞧一个女子的嫉妒心和对所有物的占有欲,哪怕那东西还不是她的,但已经被圈入了她的领地,旁人要是敢侵犯,再良善的人也是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