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站住姑娘,捎上在下 > 第34章 嫌我老了
    孟辞做了个梦,她应该是做了个梦,理智告诉她眼前这些都是假象,可触碰间一切所知所感都真实的叫人心生恍惚。

    如迷雾散开,眼前的一切逐渐清晰起来,从一根通天柱,到仙阁楼台,玉树琼花,还有背过身去,那长入云霄的天阶,和天阶最上头,那看的不是很清晰,却依旧可感觉到威严肃穆的殿宇。

    这里是玄清圣境的梵玉台!

    几乎是本能反应,孟辞下意识便要转身跑走,却撞见一层透明的屏障,伸手触碰,如湖水涟漪,却难以破开,正在这时,旁边有两名修者显现出身形,快步往天阶那边走去。

    “快,快点,尊者正在三清殿论道讲坛,去晚了可就连殿门的位置都占不到了。”

    其中一名长须蓝衣修者这般说道,拉着同伴便要瞬移而去。

    孟辞有心拦住他们,却发现伸出去的手从那人身上穿过,像是虚幻灵魂状态般,心头一惊,却又发现自己触碰却又没有这样的现象。

    屏障应该是结界,虽说既来之则安之,但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实在叫人难以心安。

    思前想后,孟辞觉得与其在这里冥思苦想,倒不如不破不立,去三清殿探上一探。

    只是她却发现,那俩名修者站到那天阶之上时便直接被传送上去了,可她站上去后,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心下冷笑,孟辞还就不去了。

    转身去那通天柱下找了个好地方,直接躺着睡觉觉。

    空气中,似乎有谁的窥视凝滞了一下,紧接着便是一片花瓣落在孟辞的鼻尖,痒痒的,很不舒服。

    偏偏她不多加理会,像是故意这样耗着,就看这梦境还能个怎么着法。

    不过她到底没能如愿,身下一个银色的阵法扩散开来,直接将她传送入三清殿内。

    掀开眼皮瞧了一眼,孟辞麻溜利索地起身,拍拍屁股上不存在的灰尘。

    要让她爬那么长的天阶?就算是在梦中,那也是想都不要想!

    四下瞧了瞧,孟辞却发现自己站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乌压压一片都是来听那人论道讲坛的修士,孟辞正皱了皱眉,便听从最上面的正位上传来讲道的声音。

    那声音如隔云端,咫尺天涯,却又格外温厚清和,像是有什么可以蛊惑人心的力量,让人下意识便端正起来,想要坐下来好好听讲。

    不过孟辞也只是一刹那间的恍惚,便回过神来,眼神愤愤然地透过无数修士,看向那最上面正座的白衣男子。

    俗话说的真是没错,要想俏一身孝,特别是像阑弦月这样的人,是洪荒大陆与天道最接近的修者,其修为境界让无数向往仙道之人望尘莫及。

    简单来说,他既有十分的容色,又有百分的气质,脾气还好的没话说,堪称整个洪荒女子皆想嫁的修士。

    不过他是修士之首,有道尊的头衔,情爱一事莫说旁人不敢亵渎,他自己更是淡薄得很。

    孟辞还记得当初被时空黑洞卷入到这个世界时,她几乎是一丝不挂地落在他沐浴的汤池里,可对方非但没有丝毫惊慌跟闪躲,还以莲化衣,让她穿上后,条理逻辑非常清晰地询问她的来处,并体谅她的冒失与无奈。

    那个时候孟辞还有过一刹那的怀疑,眼前这个男人可能是个姐妹,不过后来经历了一些难以宣之于口的意外,她是彻彻底底,从里到外知道了这个人只是把她当成了个孩子而已。

    也对,他都不知道十几万岁了,而她连他的零头都不到。

    正想着,耳畔突然有人轻笑一声,像是听见了她心中所想,腰肢莫名发软,往后跌坐下去,落在一个满是莲花香的清润怀抱中。

    “阿辞嫌我老了?”

    孟辞只觉得屁股跟着了火似的,发现自己不知何时从角落里出现在正座上,还被身后人抱在怀中,面对万千修士,心跳如擂鼓,想要赶紧脱身。

    可这腰肢软下去之后,便跟没了骨头似的,提不起半点力气,撑着双臂想要扳开搂在腰间的手,却如撼铁石。

    咬了咬牙,扭过头去想要逞口舌之争,唇瓣却扫过另一个人的薄唇。

    与此同时,鼻尖萦绕的莲花香越来越浓厚了。

    阑弦月的本命灵宝是一朵带有法则气息的上古造化玉莲,所以他身上总是会有一股若有似无的淡淡莲花香,不凑近是闻不见的,但若是他....情动之时,莲花的香味便会越来越浓厚。

    闻到那股味道,孟辞更像一只炸了毛的小奶猫子,阑弦月这个人最是稳重克制,便是与她那样时,都还能念着双修功法,反哺她最精纯的元*,而非浊*。

    而那时身上散发出来的莲花香味,也未曾像现在这般,哪怕隔着层层叠叠的衣料,领口的扣子一丝不苟地封着,孟辞也试图屏息,也还是闻得到。

    说实话,孟辞有点害怕,就....一点点。

    像是感觉到怀中人儿的瑟缩与心虚,搂在她腰间戴着菩提手串的大手松了松,却是在孟辞逮到机会起身逃跑之际,拉住她的手腕,重新扯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