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站住姑娘,捎上在下 > 第21章 逮回去
    巳时的时候,正如孟辞所说,出了大太阳,她让丫鬟撑着伞个自己遮阳,而孟老夫人那边也送了伞过去,但就是没孟娇娇的。

    “二小姐带了幂蓠,打伞实属多余,就不必给她了,娇娇你说对吧?带了幂蓠还撑伞,多不伦不类啊。”

    孟娇娇欲说出口的话被孟辞这么一截断,如鲠在喉,最后憋着气逞强地摇了摇头。

    “不必了,多谢大姐姐好意,还是让大姐姐身边的丫鬟替大姐姐撑着吧,多撑一把,挡的更严实些。”

    说着,提着裙摆上台阶还有些微微气喘,孟辞站在更高的台阶上看着她,笑了一笑,却是关心的语气。

    “二妹妹不必担心,我天生肤白,很难晒黑,倒是二妹妹,要多注意着点了。”

    这番话含沙射影,拐弯抹角,刺耳非常,孟娇娇听着就觉得孟辞是在嘲讽她容易晒黑,这能忍?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孟....”

    “哎呀,二妹妹你走的太慢了,我就不陪你了,你不要着急,小心着点别踩空,摔下去可就没影了,我上去陪祖母了,二妹妹加油!”做了个打气的动作,孟辞转身没一会儿便把孟娇娇甩下大段距离。

    好不容易鼓起不管不顾的心态想要跟孟辞撕破脸皮,结果对方来这么一遭,孟娇娇再次如鲠在喉,想要追上去逮人,却差点踩到裙摆摔倒,好在身后有丫鬟扶着,却也心有余悸。

    心里对孟辞的气也不得不暂且打消,甚至还有些委屈。

    又不是她让温侯府的世子为青楼女子一掷千金的,孟辞跟疯狗一样逮着她要干什么?她顶多也就落进下石了而已,谁让她平常那么傲气,她也就是想挫挫她的风头,让她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要惯着她宠着她,跌落在谷底的滋味是什么罢了。

    又不会伤她性命!

    前方,拾翠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往上爬的孟二小姐,没忍住对着自家小姐问了一句,“小姐,你很讨厌二小姐吗?要不要奴婢找个时间,夜黑风高,去...”

    “停停停,翠啊,我们做事不要总是那么过激,打打杀杀多不好,孟娇娇好歹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妹妹。”

    拾翠有些不明所以,“不是小姐,奴婢是说,趁着夜黑风高,去她被窝里放小耗子。”

    孟辞:“咳咳,我也是这么想的,就是夸张了点,不用放耗子,孟娇娇那性子,放耗子是没用的,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不是喜欢阴阳怪气吗?那我也阴阳怪气,让她体会一下时不时被人拿话刺一下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总之,她不改,我就一直这样。”

    什么苦口婆心,循循善诱,这歪了的钉子就得咣当咣当给她锤回来,简单粗暴直接有用,效果也最明显不反弹。

    到了寺庙之后,孟辞看着眼前这俩人,深觉昨日夜观天象颇为草率,否则怎么就没看出今天不宜出门呢?

    这长宁长郡主也是闲得很,这么热的天来什么寺庙啊,来就来,还带只‘狗’。

    真是败兴。

    “大姐姐,跟祖母说话的是不是温世子啊?坊间传闻温世子白玉无瑕,惊才风逸,今日得见,果真不是虚言,可惜就是与大姐姐无缘。”

    孟娇娇不知何时凑了过来,在她耳畔耳语一阵,孟辞侧头瞧了瞧她,唇角微微上扬,有些玩味。

    “二妹妹喜欢?无妨,你若能入他的眼,大姐姐一定替你开心。”

    这话有些直白,孟娇娇虽然隔着幂蓠,但嗓音却有些娇柔做作起来。

    扯着孟辞的袖子摇啊摇,“哎呀,大姐姐说什么呢,娇娇怎么会跟大姐姐抢夫君。”

    “夫君?他?”面上的嫌弃之色非常明显,孟辞像是想到了什么,抖落一身鸡皮疙瘩,“得了吧,像温世子这种,我可吃不消。”毕竟一人一狗种族不同。

    最后的话自然不能当着孟娇娇的面说,免得她又胡乱编排,多生事端,恰好那边孟老夫人跟长宁长郡主谈话时可能是说到了她,便召她过去。

    孟辞便拉了孟娇娇一起过去。

    施施然行过礼后,孟老夫人便拉着她的手对着长宁长郡主笑道:“我家这俩个丫头啊,就是孝心,我都说了不让她们跟着来,非不听,就一定要来陪我,看看这小脸晒得呦~”

    措不及防又被祖母捏了一把脸蛋的孟辞:“......”就很无语,祖母你这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又是你来我往的寒暄,孟辞有些微微不耐,但还是保持着礼貌的浅笑,直到她察觉到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穿着墨青色锦袍的温言白让孟辞下意识想到诗经里面的一段词。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简单点来讲,就是....这玩意长的人模狗样的,还知道佛靠金装人靠衣装。

    腰带上那镶嵌的宝石真不错,品相极好,若是抠出来单卖,至少一间空铺子的银钱是有的了。

    趁着旁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机,孟辞狠瞪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