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站住姑娘,捎上在下 > 第20章 扎小人
    佛心寺坐落在京郊一处比较有灵的山上,从孟府乘马车过去,大概要半个时辰左右,所以一大清早,孟辞便被叫醒了,晕乎乎地用完早膳,被服侍穿好衣裳,步履有些轻飘飘地去大门口与祖母她们会合。

    一到那,便听见娇滴滴的嗓音阴阳怪气地传入耳中。

    “大姐姐莫不是昨日又梦魇了?可叫我们一阵好等,我倒是没什么,祖母年纪大了,早间风凉,大姐姐也不知道心疼。”

    听着这话,孟辞瞬间就提神醒脑了,目光往孟娇娇那一瞥,见她穿着件鹅黄撒花烟罗裙,梳着垂挂髻,画着精致可爱的妆容,站在那里俏生生一朵杜鹃花。

    不过杜鹃花的叶子是有毒的,花蜜也有毒,若是不小心误食,嘴里会渐渐火烧一样的难受,伴随着恶心干呕,头痛无力,心律失常,视线模糊...

    视线往后瞥开,落在孟娇娇身后丫鬟拿着的幂蓠上,走近几步,与之对视,气场上绝对性地碾压,孟辞都能够感觉到孟娇娇身体紧绷防备起来。

    像只一点就要炸的河豚,偏偏脸上还要故作镇定。

    “大姐姐这般瞧着我作甚?娇娇也只是心疼祖母...”

    孟辞莞尔一笑,无厘头地夸了她一句,“二妹妹今日这妆容可真是好看。”

    “是,是吗?”这倒让孟娇娇有些措不及防,伸手摸了摸脸,心里有些意料之外的雀跃,洋洋得意。

    不枉她今早起来花了一个时辰让丫鬟弄的妆容,呵,羡慕嫉妒吧?瞧瞧你那张素脸,那么....

    最后那个丑字怎么也出不来,因为孟娇娇咬牙切齿地发现,孟辞随便穿着件红衣裳,都没什么装饰,发髻也挽的松松垮垮,脸上更是没抹半点胭脂,笑起来也非常明艳动人,夺人眼球。

    该死!

    心头哽了一下,有些泛酸,孟娇娇的好心情瞬间没了大半,“大姐姐今日这妆容,可略有些草率,若是让旁人见了,恐怕要说....”

    话还没说完,面前孟辞便撩了撩耳边的碎发,倨傲理所当然地仰了仰下颌。

    “二妹妹这就不懂了,草不草率的那也要分人,像二妹妹,精心打扮点那叫情有可原,毕竟....”停顿片刻,目光上下扫视孟娇娇,一切尽在不言中。

    “你再看看我,谈何草率?这张脸,这气质,便是旁人见了,也只会认为我低调谦虚,哎呀,二妹妹脸怎么红了?”

    孟娇娇:“.....”臭不要脸!

    “觉得我说得好,激动了?这大可不必,长相都是天生的,我已经习惯了我的不施粉黛依旧貌美如花,二妹妹也要继续加油,不要怕脂粉钱不够,大姐姐这张脸省下的,都给你。”

    话音落下,笑眯眯地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转身潇洒地往马车那边走去。

    原地站着快要憋气憋的爆炸的孟娇娇,肩膀都有些微微颤抖起来,双手在袖下握拳,好一会儿才猛地拿过身后丫鬟手中的幂蓠戴上。

    如此,遮挡下的面容才敢狰狞扭曲起来。

    眼角泛红,气的瞳孔放大,若孟辞此刻在这瞧见,定会想起一句歌词。

    眼睛瞪得像铜铃~

    完美。

    听雨离的近,都能听见孟娇娇碎碎念咬牙切齿的声音,实在是气的狠了,但又不好发作,只能憋回去自己消化。

    她缩着脖子,不敢离的太近,就怕殃及池鱼,好在马车不是单独的,而是老夫人她们一辆车,小姐们一辆车,有大小姐在,二小姐多少忌惮着些。

    只是上车时还是逮住机会狠狠地拧了一下她的手臂发泄,听雨疼的脸色煞白,却不敢发出声音来,否则下场更惨。

    马车中,孟辞占据了最舒适的位置,这趟出门她带着的是拾翠,此刻她正在给孟辞切茶倒水,孟娇娇一进去,便被挤在了角落里,毕竟马车也不大,孟辞还让个卑贱的丫鬟进来。

    她不想跟孟辞说话,一路上便安静如鹌鹑,但孟辞却是没有她正襟危坐的端正样子,反倒非常慵懒随意,怎么舒服怎么来。

    觉得靠着不舒服,还散了发髻,反正也是用一根发簪随意挽的,等快到了让拾翠再弄好就行。

    孟娇娇掀开幂蓠一角瞧了一眼,顿觉不屑鄙夷,孟辞这样子,哪有大家闺秀的样子,她就是会装,在外人面前装,在祖母面前也装,真是可恨至极。

    不料投过去的目光被孟辞犀利地发觉,立马有些慌乱地躲避开来,那边孟辞却轻笑一声,好脾气地问她,“二妹妹要喝茶吗?”

    “不必。”惜字如金的回答,是真不想跟孟辞说话。

    不过长路漫漫,孟辞觉得无聊,也只能拿她逗趣,自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那二妹妹吃点心吗?”

    “大姐姐自己吃便好,我早上用了膳食,不饿。”下意识开始警惕起来,总觉得孟辞想要没事找事。

    而事实证明,有时候女人的直觉还真是不得不信。

    “茶不饮,点心不吃,那二妹妹吃橘子吗?”

    “不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