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站住姑娘,捎上在下 > 第18章 梦
    楚氏心疼地快步上前,把那朵带刺的花摘下来,踩在脚底碾成花泥。

    再瞪了一眼后头跟着的丫鬟听雨。

    “还站在那做什么?快扶小姐回去上药!”

    “是。”听雨唯唯诺诺地上前,却被孟娇娇一把推入那带刺的花丛中,浑身被刺刮伤,痛得抽搐,却不敢喊出来,怕再惹孟娇娇不高兴。

    “废物。”叫骂了一句,孟娇娇哼了声撇开视线,像是听雨那被刺刮花的脸愉悦到了她般,之后的路再也没有做什么辣手摧花的事。

    而楚氏瞧了一眼自己从花丛中站起来的听雨,眼神也是鄙夷不屑,还有隐隐的警告,“站都站不稳,一个丫鬟命,就不要有什么弱不禁风的小姐身子,避着点人赶紧回去把伤口都处理了,旁人问起来你应该都知道说什么吧?”

    眼里有泪水打转的听雨将头低的更低,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她还要靠一个月一两银子的分例养活家里读书的弟弟,不能任性。

    慈安堂内,孟辞跟孟老夫人去了小佛堂内,便把将早已编撰好的梦境说了出来。

    “天是红的,尸横遍野,地上咕噜咕噜冒出许多上涌的血水还有手,想要把人拖拽下去,我看到兄长站在万人堆起的尸山上,朝我招手,我想过去,可是下一刻便有一把红缨枪从身后穿透兄长的心脏,有个黑影子,把兄长从上面踹了下来,我看不清他长什么样子,每次想要往前跑的时候,都总会惊醒。”

    那久远的一世中,她那位驻守边疆的兄长被亲信背叛,原本再过半月便是他二十岁的及冠礼,虽说她因为母亲的缘故,对过继在母亲膝下的这位外室之子并没有多大好感。

    不过他在府中的日子对自己是极好的,年纪还小一点的时候,她还奇怪过,那个面对自己从来都是小心翼翼,温柔好欺负的兄长到底是怎么想的,会决定继承祖父的衣钵,去战场浴血杀敌。他明明,长的就像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扛,合该走仕途做大官的小白脸。

    不过如今孟辞却不这么想了,每个人都有许多面,就像一面镜子,碰到阳光的时候,会折射出刺眼的光线,碰到水的时候,会折射出相同的碧海蓝天,她见到的孟南州,也许只是其中一面罢了。

    听了孟辞的话,孟老夫人捏着手中的佛串,沉默了许久,才肃穆严谨地问了一句,“梦了几次?”

    “四次。”孟辞‘老老实实’地回答。

    “不作假?”孟老夫人又问,像是在做最后的确认,一双精明的眸子紧盯着孟辞的眼睛,若是旁人,定会心虚地闪躲,可孟辞却非常坦然。

    “孙女所言,虽不算详细,但句句属实!”你看我真诚的大眼睛,像说谎吗?

    孟老夫人收回了视线,点了点头,看着前方佛龛里的佛像,向来笑眯眯的脸此刻庄重威严。

    “明日随祖母去趟佛心寺,找迦无大师解梦。”

    虽然这都是在预期之中,毕竟迦无大师可是神乎其神的人物,京城多少贵人想见上一面都不得其法,人家只见有缘人,而这个有缘人的说法,谁又知道呢?但.....

    “那,能坐轿子上去吗?”

    “辞儿。”

    “好嘛好嘛,心不诚,我知道,那不如让二妹妹也陪我们一起去,她这身子骨太弱了,还是要多锻炼锻炼得好。”

    “你二妹妹脸上有伤,不宜抛头露面。”孟老夫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她哪能不知道孟辞的心思。

    孟辞立马蹲过去对着孟老夫人撒娇娇。

    “祖母~妹妹总是憋在府里都要闷坏了,佛心寺的花这个季节开的很好看,你就让二妹妹去嘛,至于脸上的伤,带上面纱或者幂蓠就行了呀。”

    “你呀,行吧,别惹事。”弹了弹孟辞的脑瓜崩,孟老夫人脸上的笑终于又回来了,只是眼底还藏了几分忧心。

    孙女的那个梦境,实在是叫她心中不安。

    慈安堂的丫鬟奉老夫人的命令去给孟娇娇传话后,原本心情已经缓和下来的孟娇娇差点又把屋子里的东西砸了个底朝天。

    气得胸脯都在剧烈起伏晃动,浑身紧绷发颤,双手握拳,眼睛里透露出狠意。

    “孟辞!!!”

    这还不算,原本她好不容易在凝萃阁收买的丫鬟也跑了过来,说被大小姐驱赶,只能来投靠她。

    真是个废物东西!

    孟辞最近是怎么了,难不成是受了婚事的刺激,整个人越发像炮仗,一点就炸!

    被丫鬟找来的楚氏看着一地的狼藉,揪心的疼。

    这都多少银子啊,真是个败家玩意。

    不过想是这么想,楚氏却也没阻拦孟娇娇的动作。

    听到芙蓉苑传来的消息时,孟辞正躺在摇椅上,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嘴里还吃着捡枝买回来的糕点。

    这丫头总算多了点小心眼,虽说孟辞当时只让她给祖母买,可她却也买了她的那一份,还都是孟辞最爱吃的。

    没白疼。

    “楚氏管教无方,孟娇娇从根子上便歪了,若想扭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