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站住姑娘,捎上在下 > 第17章 不听话啊
    用完早膳,孟辞坐在侧室的一处软塌上,身旁的矮几上摆放着棋盘,她表情高深地下着...五子棋。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懒懒地掀起眼皮,斜睨了地上那跪着的三名丫鬟一眼。

    “怎么,还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她故意不说破,而那三人各自心思都不单纯,小心地看着旁边的人,不敢贸然开口免得弄错了,自己把自己给卖了。

    可地上跪着也着实不好受,时间越久,膝盖发麻刺疼,很是难受。

    孟辞便笑了一笑,看起来明媚不可方物,可眼底的冷意却叫人背脊发凉,有些想要打哆嗦。

    “行,既然你们这么愿意跪着,那便都跪着吧。”目光一览地扫过三人,谁也不拉下,落子的动作多了几分力道,那声响是敲在棋盘上,但也同时敲在了那几名丫鬟悬着的心上。

    “我这人吧,平日里不爱什么事都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但有些人吧,就爱玩身在曹营心在汉那一套。”黑棋再次落下,发出沉重的声响,孟辞勾着唇角,浑身的气场瞬间就变了。

    仿佛暴雨来临前的平静,世界突然天昏地暗,倒是比疾言厉色更叫人惶恐不安,慌张害怕。

    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种气,若是久读诗书的人,便会有一种书生卷气,若是久经沙场之人,便会有一种血煞戾气,而孟辞,也有一种气,但却是比较混杂的气。

    那些个小世界中,她当过孤女,做过乞丐,还登基为帝过,千帆过尽的磨砺,虽然能让她身上的气返璞归真地沉淀下来,可若是她想,依旧能只靠一眼,便威慑住一些宵小之辈。

    而此刻,她连看都不需要看,甚至嘴角还含着一抹笑,可地上跪着的那三名丫鬟已经佝偻着背,冷汗连连。

    吓坏了的模样。

    时间一点点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孟辞才又开口道:“这样吧,我给个机会,该回哪里便回哪里去,也算是本小姐最后发一次善心,明日若是还在....听说醉香坊的老鸨挑姑娘很挑剔,你们觉得呢?”

    几个丫鬟皆低着头,还是没弄明白孟辞到底说的是她们中的某一个,还是所有,便是这样还吊着一点希望但又好像没希望的感觉,才最是折磨人。

    正在这时,慈安堂的一名丫鬟来请她过去,想来是孟娇娇告状完了。

    “走吧。”放下手中的棋子,孟辞拍拍手,没有理会地上还跪着的几名丫鬟,拨弄了一下发髻上的珍珠流苏便走了。

    眼角的朱砂痣随着笑意染了一丝明艳动人,孟辞抬头看了眼树梢后的阳光,嘴角上扬的弧度越发大了。

    这么好的天气,不如带上她那位二妹妹去爬个山?

    临近四月,正是好风好景好春光。

    到了慈安堂后,孟辞一眼便看见哭哭啼啼坐在扶椅上黛玉抹泪的孟娇娇。

    好家伙,这脸上的伤看起来貌似比走时更严重了些,她这个二妹妹果然是个狠人。

    对敌第一招,便是要抢占先机,所以孟辞一进去,对着老夫人请了安之后,便立马走到孟娇娇身边,满眼心疼地摸着她脸上的伤势。

    “二妹妹,都怪我这几日总是梦魇,连累你陪我睡觉遭了罪了,这是玉颜膏,大姐姐特意给你带的,只要抹上,便不会留疤。”

    “我不....”

    “拿着吧,都是姐姐的一份心意。”强塞过去,又立马走到旁边欲言又止的楚氏身前,满怀愧疚的表情,“姨娘真是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不过还好最近二妹妹不用出门去赴宴。”

    “娇娇她...”楚氏岂能让孟辞就这样敷衍过去,只是她刚开了个口,原本还在她眼前的人儿已经伏趴在孟老夫人身侧。

    “祖母,辞儿这些日子总是做同一个噩梦,还跟兄长有关,次数多了,辞儿内心着实不安,原本祖母不派人来叫我,辞儿也是要过来的,想跟您说说这个噩梦,到底是怎么回事。”

    “做同一个噩梦?”孟老夫人听见大孙女的话,神色便顿时严肃下来,她信佛,也曾亲眼见过怪力乱神之说出现在自己身边,所以孟辞的话,她不得不慎重对待。

    将她扶起示意坐在旁边的椅上,孟老夫人正羽开口让大孙女说的更详细些,便见孟辞目光看向还在哭哭啼啼的二妹妹。

    很是担忧的样子。

    孟老夫人哪里不知道她的那点心思,便对着楚氏她们说道:“既然此事不是辞姐儿有意,她也与你们道歉了,都是自家姐妹,回去好好养伤吧。”

    “祖母~!!!”在孟辞开口编造什么噩梦的时候,孟娇娇便知道她这趟是白来了,毕竟老夫人信佛这事全府上下谁不知道,慈安堂内还设着小佛堂呢。

    真是没想到,孟辞竟然会用这招来对付她,该死!

    在看见孟老夫人脸色垮了下来时,有些不耐烦时,孟娇娇剩下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而楚氏也瞧见了,便硬拽着她离开了慈安堂,路上任她发脾气,皆是无奈地叹息。

    “没想到孟辞经历过拒婚这一遭,性情是完全变回以前的模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