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站住姑娘,捎上在下 > 第5章 恋爱脑要不得
    彼时她对温言白自带美颜滤镜的那种,旁人一句话,她就能找出大堆理由原因替他辩驳解释。

    恋爱脑果然很可怕。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原本她还想着该怎么推了这门亲事…

    这千金掷的好啊,掷的漂亮!

    简直就是瞌睡了就有人给你递枕头,棒棒哒。

    “阿枝啊,你只要明白一点,为什么温世子要在与你家小姐我议亲的时候踏足青楼就行了。”

    捋了捋耳畔的碎发,孟辞笑的讽刺又轻蔑。

    “逼得一位冰清玉洁的君子宁愿用流言蜚语来拒绝这门亲事,我该是有多厚颜无耻,要继续揣着明白装糊涂,任由他这般羞辱?”

    一语惊醒梦中人,捡枝明悟了。

    要是那温侯府世子真的对小姐有意,又怎会在这个时候踏足青楼?

    而且,此事发生后,温世子并没有来跟小姐解释什么,反倒是放之任意的态度。

    “实在太过分了!”

    原本在她心中还是翩翩公子,陌上如玉的温世子,瞬间成了头号唾弃的对象。

    她家小姐哪里配不上他了,要他如此羞辱。

    做为孟府嫡出的大姑娘,小姐嫁入侯府也算是门当户对,并不高攀。

    而且小姐不仅有着倾城姿色,琴棋书画,医术兵法,更是样样精通。

    说起医术,听教小姐医术的莫先生讲,小姐在医术这方面天赋异禀,只要小姐想,定能成为一代神医。

    总之,她家小姐哪哪都好,温世子看不上她家小姐,肯定是眼瞎了!

    愤然地鼓起腮帮子,正在这时,孟辞又故意开口点拨她。

    “若非长宁长郡主将消息封锁的快,恐怕坊间已经传起我不如那青楼花魁的话了,还不知道要遭受多少冷嘲热讽的取笑。”

    唇角一扬,说不出什么意味。

    “都说温侯府世子家世学问样样好,难得的是,还是一位守身如玉的矜贵君子,可若真是君子,就该坦荡荡,直言相告,而不是为了拒绝这门亲事,做出此等小人行径。

    捡枝附和道:“小姐说的对,这样的男人我们不稀罕。”

    “好了,不提这些了,我现在就去寻祖母推了这门亲事,再晚,长宁长郡主来下聘礼,你家小姐我可就要进退两难了。”

    差不多也就这两天了,应该没记错。

    “长宁长郡主今天会来府上下聘?”捡枝惊到差点扯了孟辞的头发。

    孟辞眉头轻皱,咽下刚到嗓子眼的话。

    “去把拾翠叫进来。”

    捡枝还是太急躁单纯了,有些事还是要交给更稳重可靠的人去办才是。

    前世这丫头就是识人不清才会瞒着她跟人私定终身,等她发现的时候,已经身怀有孕。

    当时她即将生下逸儿,自顾不暇,这才没能观察到身边丫鬟的异样。

    而那个时候拾翠又得了自己的准许,回乡给寿终正寝的母亲举办丧事,不然她要是在的话,好歹也能盯着些。

    可悲的是最后这傻丫头一尸两命,那个她心心念念的情郎,却只是为了卷她的财物逃跑。

    结果不小心被捡枝撞见,便起了谋财害命之心,哪怕捡枝怀了他的孩子,但他本就是潜入温府的千面采花贼,自然不稀罕这一个子嗣。

    事发之后,彻查时还发现不少丫鬟都与那人有染,甚至还有几个偷偷堕过胎,为那人要死要活,便是知道真相也不死心。

    不仅如此,就连小厮之中,都有一些长相清秀的奴才被....

    偏偏那采花小贼十分狡诈,闻风而逃,不见踪影,此事又不好闹大,连累府中其她女眷的清誉,只能就此罢了。

    虽然之后她也帮捡枝报了仇,让人阉了那小贼并丢去小倌楼,每天只能服侍最肮脏恶臭的男人。

    地狱哪有人间苦,他就该好好活在这世上,受尽折磨凄苦,方才知被他辜负的人,死前会是怎样的心境。

    所以,她在他最绝望的时候,送去一名跟捡枝十分相似的女子,成为他的救赎,得到他的心,再狠狠地抛弃践踏。

    只有这样才算真正的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可捡枝到底已经死了。

    慰籍亡灵只是生人的愧疚作祟罢了,若失去才懂珍惜,未免过于可悲。

    这一世,她会好好教这个傻丫头,恋爱脑真的要不得的。

    还有就是不能总是天真单纯。

    纯白的宣纸最容易被墨晕染,知世故而不世故才是最佳处世之道。

    温言白就是很好的反面教材,可以让捡枝明白,识人莫观表面,毕竟表里如一的人实在太少了。

    拾翠进来之后,孟辞盯着她看了半响,眼神压迫十足。

    “拾翠,你也算打小就跟着我,有些事,我不说,不代表就不知道,最近你跟东院那边的人似乎走的挺近啊。”

    陡然变冷的嗓音,拾翠瞳孔一缩,身形紧绷地跪下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