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站住姑娘,捎上在下 > 第4章 烙印的朱砂痣
    从闺房中醒来的瞬间,孟辞像过去无数个世界那样,首先下床走到梳妆台前瞧看自己的脸。

    不是在意美丑,而是她习惯了第一时间熟悉容貌,进行身份的认知。

    但许是刚清醒,脑袋还有些迷糊,所以在看到铜镜中那张仿若隔世的少女面庞时,有些恍惚。

    巴掌大的小脸精致娇嫩,柳叶眉,桃花眼,挺秀的鼻梁,樱桃唇形小巧诱人,是非常明媚动人,且近乎张扬的长相。

    不可否认,年仅十四的孟辞有这样的容貌在同龄人之中算得上是极美的,仿佛只要她轻轻一笑,便能令人心驰神往,不饮自醉。

    只是有时候太美了也不是什么好事,会让人浮想到一些很不好的词。

    比如说....春色满园关不住?

    又比如说…一枝红杏出墙来?

    总之就不像是老实矜持的大家闺秀该有的长相。

    唇角微微上扬,孟辞想到那久远的记忆中,她还为了温言白那个狗东西特意上妆遮掩了这份明艳动人。

    放弃骄阳似火的红裳,改穿清丽脱俗,温柔小意的浅色衣裙。

    嗤笑一声,孟辞将思绪回笼,凑近了再瞧瞧她这张漂亮的小脸蛋,眉头轻皱。

    总觉得哪里跟记忆中的重合不上。

    咦?

    她左眼角下原来是有一颗痣的吗?

    手指磨搓着擦不掉,看来不是点上去的。

    可她记得这里好像是没有这东西的啊,而且仔细看看,还是颗深红色的朱砂痣。

    “......”

    应该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巧合,肯定是巧合!

    “......”

    艹,狗男人,还真给她烙印了。

    难怪那个时候她怎么感觉那滴血泪烫的她灵魂都有些痛呢,还以为是心理作用,没想到在这等着她!

    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他总不能循着这颗泪痣追到这个世界来。

    “......”

    想到他最后说的那句话,孟辞只觉得头皮一阵后怕的发麻。

    从脚底窜上来的凉意,令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战栗了起来,下意识左右踱步徘徊。

    用了些时间冷静下来后,才理智地分析起来。

    首先,天道的束缚仍在,他便是再厉害,想来也无法真的脱离那个世界。

    其次,他在那个高等修仙世界中,相当于众人眼里敬仰依赖的神。

    '神'要兼爱苍天,厚泽万物,按照套路来讲,怎么着也该放弃她对吧?

    哪能真的为一人舍弃天下,那都是童话小说里才有的故事。

    如此一琢磨,倒是安心不少,扭头看了眼窗外的天色,蒙蒙亮,还可以再假寐小会儿。

    床上躺下,闭上眼睛没多久,还是睁了开来。

    睡不着。

    唉……

    造孽啊。

    等辰初丫鬟捡枝推门进去,要服侍自家小姐起床时,便看到孟辞懒散地披着外衣,趴在窗台前看外面的月季。

    吓的她差点端不住手中的洗漱盆。

    小姐从来不这么早起的是有什么苦恼吗?

    捡枝下意识地揣测。

    “这花开的着实娇艳。”窗台边,孟辞单手支着下颌,卷长的眼睫轻颤,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穿着碧绿衣裙的捡枝听到这一句,笑着回应了一句,“哪里比得上我家姑娘好看。”

    回过头,孟辞目光注视着她,浅浅一笑,眼里溢出细碎的光芒,像是终于有了些真切实感。

    “阿枝越来越像年画里的福娃娃了。”

    “福娃娃?”

    疑惑片刻,在瞧见倚靠在窗台前少女那调侃的笑时,捡枝顿时明白过来,羞愤地跺了跺脚,鼓起了腮帮子。

    “小姐,奴婢,奴婢才没有那么胖!”

    瞧着她这幅娇憨的模样,孟辞眼底的光芒更是明朗了许多,像是拨开云雾见青山,原先那些迷惘一扫而空。

    洗漱时,孟辞看了眼捡枝手里的素雅衣裙,让她把那些锁在箱子里的明艳裙装拿出来。

    “这些白裙子都丢了吧,以后我不会再穿了。”

    她这样说着,捡枝有些惊讶,她想到了什么,皱着眉头欲言又止。

    这般迟疑着,等孟辞换了一身妃红色绣金海棠花长裙到梳妆台前坐下时,才抿唇小心试探了句,“小姐,今日还画昨儿个的妆容吗?”

    挑着妆匣里的发簪,孟辞眼角余光瞥见了另一个匣子里的花钿。

    “桃花妆吧,好看。”

    自己瞧着也赏心悦目,至于旁人的眼光,何必在意。

    她重生回来只为快乐,怎么快乐怎么来,谁都不能阻拦她快乐恣意的步伐。

    “小姐,你以前不是说桃花妆太招惹,不够端庄吗?还有这身裙装...”

    咬了咬牙,捡枝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