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站住姑娘,捎上在下 > 第2章 温言白狗东西
    是啊,那么重的伤,普通的医者又怎么治得好呢?自然是她这个二傻子。

    嗯,她也知道自己有点傻,但吃颗糖都会回甘很久的人,喜欢一人,自然也不是轻易能够割舍得下的。

    所以最终,她咬牙拿出了师父临走前留下的保命丹。

    仅此一粒,江湖传言可活死人肉白骨,引各方觊觎的丹药,只有桃源谷传人才能拥有,用做危难时刻救命之用。

    也亏了保命丹的强大功效,才把温言白救了回来。

    只不过再‘活死人肉白骨’的药也并非能够真的从阎王手里把人完完整整地抢回来,总要有点....嗯.....副作用?

    于是,肚子里的孩子打不掉了。

    不是她狠不下心,主要是她的婆婆,温言白的母亲,长宁长郡主,对她是真的好。

    因为此事,她急火攻心,一病不起,眼看就要‘撒手人寰’的样子,她有些不忍心。

    说到底还是不够自私,又或者,其实心里也是舍不得打掉这个孩子的。

    毕竟也是一条生命,哪怕原本的自由,退路,都因为这个孩子而变得无望。

    好在自那以后,温言白这狗东西便像是想通了般,开始尽到一个夫君,父亲该有的责任。

    岁月静好,细水流长,她没能守住自己的心,在不知不觉中,又犯傻地向那个混蛋靠拢了。

    果然,即便寂寞久了,习惯了,转换成了另一种自在,也并非就真真切切地不奢求了。

    就像埋藏在深厚淤泥里的莲子,本以为可以随着黑暗沉寂腐朽下去,却还是会因为阳光太过温暖,雨水太过滋润,而忍不住发芽抽根开花。

    可...那个人来了。

    定国公府三少爷之妻,他可念不可说的心上人,说着道歉的话,哭的我见犹怜的样子,还以为谁欺负了她似的。

    瞧着就心烦。

    不是没瞧见不远处往这边走来的温言白,可还是给了她心上人一巴掌,成全她的自导自演。

    至于理由,敷衍的不像话。

    其实只是想看看他信不信自己。

    可事实证明,她高看了自己在她心中的份量。

    [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快道歉!]

    最后自然没道歉,她扭头就走了,很硬气骄傲,可心中却没有丝毫畅快,反而有些委屈。

    原来那些所谓的岁月静好,都只是因为这个虚伪女人的请求,所以才施舍给她。

    还有就是,温言白这个狗东西早知她怀了身孕,却一直任由她自作主张不吱声,若非那一场意外....

    呵,他本也不想要这个孩子吗?

    锥心之痛,大抵不过如此了。

    没有在能舍下的时候果断放弃,结局便是积郁成疾,酿成心病的下场。

    记忆收拢回来,扭头看着守在床榻边的儿子,他还未及冠,此刻眼角通红,唇瓣紧咬地看着她,故作坚强。

    婆婆早些年便去了,逸儿还未娶妻,要是没了她,可怎么办呢?

    想到这里,空惘的内心便涌起一股无法抑制的怨恨不甘。

    她都要死了,温言白这个狗东西还要为了他的心上人去破案。

    悔了,是真的悔了。

    “母亲,您再等等,您再等等!父亲马上就回来了,别丢下孩儿。”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温逸紧紧地握着床榻上妇人瘦如枯槁的手,眼泪终于控制不住落了下来。

    他还是个少年,哪怕从小到大性子都很沉稳,像极了他那个外人眼里温润如玉,谦逊有礼的爹,但终究还是不经事。

    这哭声真是如烙铁般落在心里,疼的孟辞眼中都泛了泪光,可她也是真的撑不住了。

    温言白这个狗东西。

    又在心里骂了一句,却是酸涩苦味。

    “罢了,不等了,逸儿,不要怪你父亲....”自个生的孩子自个知道,可说完之后,又觉得不得劲。

    而且,以逸儿的性子,定是不听的。

    于是,立马又紧跟着一句,“若是要怪,先心里怪着,别跟他吵,离家出走断绝关系这种蠢事一定使不得。”

    温逸:“......”

    “便是不想要的家底,就是大手大脚花了,或者当纸钱烧给娘,也别让宵小之辈算计了去,明白吗?”那样她可能会气到死不瞑目,从棺材里爬出来。

    “母亲,我明白的,您放心。”

    温逸打小就聪明,只稍点拨,便心领神会。

    其实若是可以,很多事情她是想自己来做的,但她就要死了,就算不想让儿子去蹚浑水,也必须忍住那点慈母之心。

    有时候,自以为是的对他好并不是真的好,既然往后他必须要一个人去面对那些阴谋算计,倒不如提早告知他,也好防备。

    逸儿是个聪明的孩子,只要他清楚当下局势,便不会吃什么大亏。

    唉……

    忍不住又在心里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