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的杀青宴,江娆财大气粗地包下了一整层的饭店。

    剧组里的工作人员以及还没杀青的演员几乎都来了,满满当当坐了好几大桌。一上桌就有人过来朝杀青宴的主角江娆敬酒,就连甄导也凑了个热闹,敬了她一杯。江娆酒量尚可,但她大部分时候都只是意思一下地抿了一小口,并没有过多饮用。敬酒的众人看到她这样,也没有任何的不满,一口干掉后就知趣地离开了。

    江娆的这一桌坐的都是主演,位置很空,男一二三四五号,女一二三四五号,人数加起来连座位的一半都没有坐满。更何况就这么几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

    第一个缺席的人是女二号魏紫,她以身体不舒服为由,让助理过来说了一句就没来了。至于为什么上午才好好的人,下午就身体不舒服了,对此江娆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也能才猜的到。在片场时她就感觉这个女人在和她隐隐作对,刚开始拍戏的时候甚至还想着要暗中要压她的戏,让她下不了台,后面是见自己这种做法没有用,还被她反压戏没了面子,才收敛了很多。

    第二个缺席的人是卓思延。他有事和甄导请了假,从昨天开始就没有出现在片场里,自然也不能来参加杀青宴。

    江娆能感觉到这半个月来,在片场休息的时候,卓思延有意无意地避开和自己单独相处。

    这人该不会是怕了她吧……

    江娆无所谓地笑了笑,然后把这个想法抛之脑后了。

    “江姐,ktv包厢已经订好了。”助理小吴从另一桌的位置跑了过来,小声说道。

    江娆点点头,对着左手边坐着的甄洛说:“甄导,要是吃好了我们就可以去ktv了。”这次定的那家ktv就在饭店附近,就算走路去,也十分钟就能到。

    甄洛闻言,扶着有些晕眩的脑袋,说道:“人老了,早就已经唱不动了。所以ktv我就不去了。还是你们年轻人单独热闹热闹吧。 ”

    “甄导,您别谦虚了,您那么年轻哪里老了!大家说是不是啊!”餐桌上有人恭维道。

    “是啊,甄导,您就跟着我们一起去吧。”

    “不了不了。”甄洛摆摆手,众人见他实在没有去的意思,也没有人再逼迫他,赶紧换了一个话题。

    吃完晚饭才不过七点多钟,时间还早,而且明天剧组也没有大早上要拍的戏份,剧组里没几个人想这么早回去休息的,所以大部分的人都选择了去ktv。

    江娆送完甄导上了车,想了想今天反正也没有事,还是决定去ktv露个面。

    “姐,去ktv的时候要不要保镖也跟着进去?”夏致初在上次回帝都,知道了江娆姐继承了亿万遗产之后,就天天担心会不会有人谋财害命之类。再说ktv这种地方人多眼杂,就算没有什么绑架的,要是遇上个什么疯狂粉丝怎么办?上周就有新闻报道了一个女明星在外宣传走活动的时候,大庭广众之下被疯狂粉丝泼了颜料。这还幸亏是颜料,要是硫酸,这个人的一辈子就毁了。

    江娆哭笑不得,赶紧阻止了他。

    自从上次被绑架之后,夏致初不管她去什么地方都想让她带着保镖。就算不是贴身保护,也会派人在旁边的车里守着。本来有备无患,多留点心眼也没什么不好,只是……

    “算了,还是别吓着ktv里的人了。”江娆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你和小吴跟着我进去就行。反正我在里面待不了多久,用不着保镖。”

    也不知道夏致初在哪里找来的保镖,一个个三大五粗的,穿着黑色制服,都长着一张看着就凶神恶煞的脸。她根本就不敢让他们贴身保护。上一次她去机场vip休息室,那些保镖不说话,都快把那里坐着的小朋友吓哭了。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黑社会呢。带着这样的一群人到处走,饶是她这种不怎么在乎别人目光的人,都觉得压力真心大。

    “我一开始不是认为长得凶一点能唬住人一些吗,这还是我特意让安保公司给我挑的这些人呢。”夏致初知道她是在说他找的保镖的相貌。不过他觉得挺好的,这光看着就觉得没有人敢过来招惹他们。

    不过在一些私人场合下确实是有些不方便,但不带又怕有危险。看来等回到帝都之后,他还有再去找个长得稍微正常点的女保镖。让她贴身当助理。这样就实现能全方位保护了。

    夏致初一边想着,一边发信息让保镖开车在饭店门口等着。

    ktv的名字叫做“梦回”,是桐城数一数二的ktv。装修得金碧辉煌,不过价格也非常可观,这里面一瓶普通酒的价格都是外面的好几倍。

    江娆他们定的是“梦回”最大的一间包厢,就算装下整个剧组的人都不成问题。

    “我的外套好像忘在了饭店里。”在走进ktv大门的时候,夏致初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他吃饭时,好像顺手把外套放在了椅子边上。

    “夏哥,那我现在赶紧帮你回去拿!”助理小吴说道。

    夏致初摇头:“不用你去,我打个电话让饭店的工作人员直接送到我们住的酒店里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