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开局成为诸葛亮师弟 > 第三十五章 流言四起
    ...

    郭嘉摇了摇头,又在棋盘上落了一子,说道:“军师祭酒嘛,说的好听点是主公智囊,股肱之臣,说的不好听,只是一个幕僚罢了。”

    “即使江宁和我一样,同样是军师祭酒,那么你觉得他能有多大权利?”

    “奉孝所言极是,加上他的性格又不讨喜,若不是运气好,估计现在已经被吞的渣渣都不剩了。”

    “不过...王子服会去找江宁,这是我意想不到的,此事颇有蹊跷啊!”

    “奉孝,你怎么看?”

    “不听,不想,不闻,不问!”

    “好你个‘四不’先生,又跟我装糊涂。”

    “文若这可冤枉我了,我是让你这样做!”

    “哦?怎么说?”

    “正如我跟江宁所说,一动不如一静,这话同样适用于你身上,既然王子服已经漏出了狐狸尾巴,那么迟早有一天,他会有所动作,届时...”

    “是了,倒是我着相了,那便静观其变,坐等鱼儿上钩便是。”

    就在郭嘉和荀彧聊天的档口,门外传令兵突然来报,军营可能要哗变。

    荀彧大吃一惊,立刻招来传令兵,质问道“你说什么?”

    “禀军师,现在军营内流言四起,都说...”

    “说什么?”

    “这...属下不敢...”

    “恕你无罪!说!”

    “军营里都说,曹公离开了官渡,军师您...独揽大权、迫害忠良、妒贤嫉能,甚至、甚至还说你勾结袁绍、密谋造反。”

    “不仅仅是军队,百姓里面也传言,说您...打算弃城逃跑,让这些人当炮灰。”

    “什么?!”

    荀彧一拍桌子,桌上的围棋也随之落在了地上,噼里啪啦的响声,把传令兵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

    郭嘉挥了挥手,示意传令兵可以下去了。

    笑着说道:“文若这养气功夫可还不到家啊!一则关于你的流言罢了,何苦这样恼怒呢?”

    “奉孝此言差矣,我荀文若忠心大汉,天地可鉴,怎可说我密谋造反?”

    看着恼怒的荀彧,郭嘉突然仿佛想到了什么,眼观鼻鼻观心,闭口不谈此事。

    等到传令兵出了房间,荀彧此刻也冷静了下来,刚才的发怒,不过只是展示给外人看的,听到这个流言,正常人都会有所反应,若是荀彧真的一丝反应都没有,那才真的有问题。

    “发泄完了?那文若不妨一起来探讨一下这里面的情况?”

    “哈哈哈哈,被奉孝发现了,这则流言,时机选的很巧妙啊!”

    “是啊,单看时间点来说,刘备新叛、我军与袁绍对峙、加上主公不在官渡,也不在许都,这个时间点很敏感啊!”

    荀彧背着手,在屋里走了两步,而后坐了下来,对郭嘉说道:“正是,不仅如此,细细品来,这则流言倒是很有意思。”

    “其一、时间点选取的很好,对于和袁绍开战,本身就分为两派,军队士气全靠主公一人维持,值此之际,部队传出这等谣言,我军的军心呐!”

    “其二、流言传出去,倒是不好判断究竟是谁搞的鬼。那些避战派有可能、贾诩也有可能、徐庶也有可能,甚至于那些不满我的人,恐怕都可能在里面推波助澜,此人便可在这里面浑水摸鱼。”

    “其三、谣言里面有一个点,倒是杀人诛心啊!袁绍、袁本初,别忘了,当初我们这些人都是在他手下的,虽然主公对我们信任有加,但是终究我们还是在袁绍手下待过。不得不说,这一下真的戳到我们的痛处了。”

    郭嘉轻轻抚了抚掌,说道:“佩服佩服,短短片刻,文若就已经把这流言对自己的弊端尽数分析出来了,想必有何对策已经想好了吧!”

    荀彧白了郭嘉一眼,说道:“奉孝,我不信你没有看出来。虽然这流言来势汹汹,但是于我并没有实质性的损伤,可以说,手段太过粗糙。”

    “哈哈哈哈哈,自然如此,传出流言的人也不想想,你荀文若已经成为文臣之首,又怎可能去投靠袁绍呢?而且就连主公都曾在袁绍手下待过,加上主公对你的信任,军机要事尽皆交于你手,一则小小的流言,又能把你怎样呢?”

    “百姓的流言更是无稽之谈,前方皆是我军将士,怎可能后方未战先降?再者说,就算官渡降了,那也不会影响到百姓分毫,袁绍此人就算再残暴,也不会迫害百姓。”

    “可以说,这则流言糊弄糊弄那些百姓和莽夫还行,至于那些聪明人,大抵都是一笑而过罢了。”

    荀彧看着郭嘉,不由得笑了,知我者,奉孝也!果然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

    “不过,若是贾诩的手笔,那后面恐怕还有动作,倒是不得不防啊!”

    “那文若此事打算如何处理?”

    荀彧没有回答郭嘉,而是把传令兵召了进来,迅速颁发了几则命令:

    其一、军队若再有流言传出,立斩之。部队实行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