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开局成为诸葛亮师弟 > 第九章 突然出征
    ...

    江宁开始一点点适应军营里的生活,开始习惯娘们唧唧的李如花,习惯只有肌肉没有脑子的徐四,习惯早出晚归的训练。

    习惯归习惯,江宁依旧想吐槽,本来是想抱着曹老板的大腿,一路被带飞,谁曾想在这天天练体能,搞操练。

    不过通过这段时间的训练,江宁比刚来的时候精壮了许多,完全看不出是他是一个文人。

    他变得更加黝黑,也更加稳重了。

    每天一如既往的加训,但是对于江宁来说已经是小菜一碟,这一伍六人也被其他兄弟们戏谑的称之为加训六人组。

    就在江宁以为今天和往常是一样的操练,却发现营地里气氛不是太对,一片肃杀,甚至就连典韦那黑厮都来了。

    不痛不痒的讲了一些话,随即便点将出征,江宁一脸懵,这才刚集合就要出征了?

    和前世的不一样啊,不得喝黄酒摔瓷碗才能出征嘛?

    最不济也得有一个大将,披挂上阵,喊着一些蛊惑人心的口号,哪像现在,史大凡带着这三千人马,就直接开出大营,当然这三千人并不是真的全部是虎卫军的人马,其中征用的苦力,运输部队,伙夫等等,大概也有两千五百人左右,战兵和辅兵比例在1:5左右。

    江宁就随着虎卫军的这五百战兵一起开拔,不过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要去哪,要干什么,就随着大部队出发了。

    当江宁把这个疑惑跟他们几个说了之后。

    其他人还没有说话,徐四首先扯着嗓子嚷嚷道:“所以说你们这些文人不适合冲锋陷阵,脑子里面想的太多,长官让我们干啥就干啥呗,你还想着我们去哪,为啥要去,因为他给我们钱,因为他给我们粮,所以我就给他们卖命。”

    是啊,多简单的道理,但是我江宁特么可不想为了些许钱粮就把自己命交代在这,我可是有鸿鹄之志的。

    要不?开溜?

    程龙瞟了一眼江宁,仿佛知道他要干什么一样,说道:“江小哥,可别想着跑,逃兵者,必斩!”

    被看破心思的江宁讪讪一笑,继续跟着大部队往前走去。

    而这边军队营帐里,一位文士端坐在大帐中,对面弓着一个穿着战甲的将军。

    只听见将军说道:“先生,那江宁...”

    “你不用管那么多,既然他进了你们虎卫军,那么就是虎卫军的一份子,随军出征那是必然。”

    “关键这不合规矩啊!”

    “那你们当初把他截留下来的时候就合规矩了嘛?”

    “这...”

    “还有,这事儿就不用跟典将军说了,你今天也没有见过我,我们俩素不相识,你可明白?”

    “先生,事后要真出事...”

    被称作先生的那人,瞳孔一缩,眉毛轻轻皱起,厉声喝到“跟你说了,你没有见过我,这事儿已经不是你这个小小的将军能承担的了,出了事自然有上面的人处理,你只管放心便是。”

    “行了,该交代的事儿我都交代了,你只需要记住,管好自己的嘴就能管好自己的脑袋。”

    站在先生对面的将军忙不迭的点头称是,额头上不停的冒着虚汗。

    待到他走出营房,这个被称作先生的人玩味的看着他的背影,又看了看手中的书信,不由得笑了:“荀彧、江宁...有意思...”

    第二日,营房里传出走水的消息,而偌大的营房,偏偏就只死了一个虎卫军的偏将军,据说是因为饮酒过度,醉晕在大帐里,火起之时来不及跑出去,就这样葬身火海了。

    当值饮酒本就是重罪,走水了没跑掉死了也是活该。而真实情况究竟是什么,谁也不得而知。

    这边江宁可不知道这些事情,他脑子里面的兴奋劲好几天都没下去,毕竟这可是第一次和古人一起出征。

    每天虽然只是扎营、休息、赶路,不停的重复、重复。

    但是江宁一点都没感到厌烦,相反,他十分亢奋,甚至这股兴奋的劲头都影响到了同行的几人。

    毕竟每天被拉着问东问西,一天两天还受得了,连续那么多天,啥东西都问一问,是个人也会疲惫。

    半个月后

    江宁一开始的兴奋劲已经过去,他们这支部队赶路已经赶了半个月,到现在江宁都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就只有机械的前进。

    突然,江宁仿佛听见了水声,没错,就是水声。

    休息的时候,江宁站在高处眺望,一条大河蜿蜒曲折,河水浩浩汤汤,横无际涯。

    嗯?这...这是黄河?

    我来到了官渡之战的地方?

    这尼玛这场大战,可不是好玩的,这三千人简直就是送人头的存在,给袁绍填个牙缝都不够。

    更何况这时间不对啊,现在才四月份,正经官渡之战打响不应该是六月份以后嘛?

    总不能自己这只小蝴蝶翅膀一扇,又改变了这世界吧。

    毕竟典韦都还活着,官渡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