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我被舰娘绑回家了 > 第十章 企业的小心思
    麦考尔心不在焉的踢着地上的小石子,低着头沉浸在今天没有游戏也没有冰棍的悲伤中。

    感觉有人戳了戳自己的胳膊。麦考尔不耐烦的抬起头,却看见莫里脸上的表情变换着,咬着嘴唇好像要哭出来的样子。再一看,克雷文已经在旁边哭的稀里哗啦的。

    麦考尔一愣,心说什么情况,我不过就走神了几分钟,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她想自己是不是被太阳晒的中暑于是出现了幻觉。可她转念又一想,不对啊,自己明明是舰娘既不会生病也不会怎么样,怎么可能中暑。

    然后她发现格里德利也不在身边了,她四下看了看,看见格里德利正小跑着奔向一个男人,躲也不躲的一头撞进那个男人的怀里。那个男人穿着白色的指挥官制服,帽子下的阴影遮住他的脸,他弯腰抱起格里德利来。格里德利又伸出手搂住了他的脖子,亲昵的蹭了蹭他的脸。

    麦考尔的脑子一下死机了,怎么一向对指挥官心心念念的姐姐怎么突然扑到了一个男人的怀里。这是不是有点太奇怪?

    她注视着这一幕,大脑飞速思考这是怎么一回事。忽然那个男人抬起头和她的目光对上,她看见温暖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那是很熟悉的一张脸,熟悉到她怎么都不会忘记。他们的目光彼此交错,麦考尔惊讶的呆住了,她捏捏自己的脸,确定不是在做梦也不是中暑出现了幻觉。

    “莫里,那个人是……”麦考尔扯了扯莫里的衣服,神情呆滞。她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急于向身边的同伴求证。

    “是,是指挥官。”莫里哭哭啼啼的说。

    “是指挥官,指挥官回来了。”克雷文揉着眼睛,“指挥官没有不要我们,指挥官回来接我们了。”

    麦考尔看着那个男人在阳光下的身影,感觉那颗停滞的心脏又跳动起来。她心里忽然一酸,泪水从她的眼角滑落。

    ……

    清晨时分,太阳刚从天边升起,楚安早早就醒了过来。今天是他去海军学院入学的日子。

    吃完早饭洗漱过后,楚安来到镜子前穿上那身海军学院发放的白色制服。企业站在他身后帮他整理衣襟,而后走到前方为他系上领带。

    “这样可以了吗?”企业问。

    “当然可以,企业做的很好啊。”他看着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说。

    背后传来柔软的触感,一双洁白纤细的手环扣在他胸前,飘零着的发丝抚过他的脸颊。他觉得心里痒痒的,不由自主的抓住了那双手。

    楚安感觉企业最近变得温柔了好多,和一开始冰冰冷冷的她简直判若两人。他有时也觉得奇怪,这种从虚拟游戏中量化出来的爱真的能长久吗。

    可每当企业抱住他时,他就觉得这个问题是很愚蠢的。那种温暖到心底的悸动是不会骗人的,她的眼睛里把我爱你这三个字表现的明明白白,就差瞳孔变成粉红色的心形了。

    他记得游戏里企业婚前和婚后的台词是完全不同的,在婚前她只会问你指挥官,我还要打赢多少场战斗。而婚后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她会去找女灶神学做菜,会俏皮的穿着圣诞礼服和你说圣诞快乐指挥官。

    但在企业强大的外表下其实有着可怜的过去,楚安知道的,他在地球上学过战争史,也看过游戏里的剧情。

    他知道企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约克城在她的眼前沉没,她什么也做不了,她看着死神中队哀鸣着绕着约克城沉没的海面盘旋了一圈又一圈。她知道它们再也回不到那个熟悉的甲板上了,而她再也没有那个温柔会照顾人的姐姐了。她抱着约克城的残骸坐在海面上,默默地舔舐着内心的伤口。她不能哭,因为她是唯一的旗舰。

    那场战斗后企业无数次的想在战场上迎接她的宿命,可是她就是死不了,灰色幽灵这个名号就像是诅咒一样跟着她。

    她活到了最后,她却被海军从海军舰艇的名册中除籍。战争结束了,大家也不再需要她了。作为少数活到战后的战舰,有人希望保留她作为战争纪念展品,这给了她活下去的希望,可人们最后并没有募集到那么多的资金,他们放弃了企业,就算她战功赫赫,她有无数的勋章,但现在她只是一堆过时的破铜烂铁,不再有人需要她了。

    然后她被拖往新泽西州开始解体,虽然今后还会有继承企业之名的战舰出现,但那已经不是她了,那个问你你愿意带我回家的女孩消失在炼钢炉里和轧钢机里,你再也见不到了。和其他沉没在海底的战舰相比,她连一点东西都没留在这个世界上,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你不知道当你愿意带她回家娶她为妻子的时候她会有多开心。她愿意为了你好好的活下去,愿意为你变得温柔可爱。因为你愿意带笨拙的她回家,尽管她除了战斗什么也不会,但她会努力学习怎么做一个新娘,会向别人努力学习怎么做菜,她会努力变成你喜欢的模样。因为你是她生命中唯一的光。

    所以时间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慢慢相处的久了就会开始习惯有对方的生活。楚安也渐渐习惯了企业陪在他身边的日子,企业开始也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