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喻是在震惊中醒来的。

    她隐约记得自己做了个梦,梦见她置身火海, 脚下是一道裂缝, 裂缝对头白茫茫一片冰天雪地,许淮颂站在那里, 伸手过来摩挲她的脸,问她:“你能不能再喜欢我一次?”

    她脑子里轰一下, 从被窝里钻了出来。

    这是什么比聊斋志异还诡异的梦, 她她她……魔怔了啊!

    阮喻呆坐在床上很久, 直到断成两截的记忆被拼接到一起, 她意识到, 原本该在沙发的自己到了这里, 而现在, 天已经亮了。

    那么,问题来了。

    她环顾一圈, 没察觉到什么人气, 换好衣服,蹑手蹑脚下了床, 翻来覆去没找见拖鞋,只好光脚踩着地毯出去,悄悄移开一道门缝往外探看。

    忽然听见一声“喵”。

    她低下头,看见许淮颂那只橘猫窝在门前,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