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喻全程处于出神状态,机械式地听从了许淮颂的一切安排。

    等拎着包到了酒店, 房门被卡刷开, 传来“滴”一声响, 她才从今晚的混乱中彻底缓过劲,震惊地说:“我为什么不住明樱那儿?”

    许淮颂一脸“你问我, 我问谁”的表情。

    说曹操, 曹操到。沈明樱的电话进来了。

    阮喻接起电话,听见那头问:“人怎么样了?”

    “没事了。”

    “你回家了吗?”

    “家里可能不安全,我没回去。”

    “那你在哪?你来我这儿啊, 我把我男朋友撵出去。”

    “呃……”阮喻沉吟了下, 眼睁睁看着手里的包被许淮颂抽走, 提进了门, 只好先跟他进去。

    房门被“啪嗒”一下合上, 沈明樱听见了,敏锐地说:“你开房了啊?”

    “嗯。”准确地说, 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