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阮喻差点没拿稳手机,犹豫着打字:「冒昧请问,这个案子有必须要视频面谈的部分吗?」

    「嗯。」

    她心下一凉。昨晚还想着不用面对面真好,今天flag说倒就倒。

    阮喻低头看了看身上睡衣睡裤,迅速回:「不好意思,我现在不太方便。」

    「多久?」

    这样言简意赅的问话确实具有震慑力,隔着屏幕无法精准判断语气,阮喻甚至觉得,他好像不耐烦了。

    想到自己才失约一个钟头,又矫情视频不视频的,实在说不过去,她只好夸下海口:「十分钟后。」

    没见许淮颂说好不好,她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默认计时开始了?

    阮喻飞快扔下手机,扒掉睡衣,随手抓起一件荷叶袖的雪纺衫往头上套,穿完觉得有点透,又重新脱了添内衬。

    来不及换睡裤了,考虑到视频可以忽略下半身,她转头奔到梳妆台前。

    镜子里的人因为连日疲惫憔悴得面如菜色。

    不行。

    都说前男友面前不能输阵,“前男神”跟“前男友”就差一个字,可不是半斤八两么?这么邋里邋遢怎么成。

    阮喻拿出素颜霜往脸上抹,又在眼下盖了点遮瑕,最后薄涂一层水红色唇釉,临要大功告成,看了眼刘海,心中警铃大响。

    刘海太油了,洗头来不及,但她拿来救急的蓬蓬粉好像两个月前就用光了。

    还剩两分钟。

    她翻箱倒柜一阵,只能旋开散粉往头发上扑。

    最后三十秒,她跑到客厅打开电脑,喘着粗气平缓呼吸,一边打字:「许律师,我这边可以了。」

    那头静止了十五秒才发来视频邀请。

    阮喻一手调整镜头角度,一手揉松脸皮,尝试微笑了一下,然后按下接受键。

    许淮颂出现在了屏幕里。

    他穿了件简单又体面的白衬衣,纽扣扣满,连袖口那两颗都没落,正低头翻着一叠资料,整个人透着股紧绷的职场精英味。

    他没看她,全然处在工作状态,阮喻松了口气。

    如果可以,她希望不要跟他产生任何对视。

    但好像是听见了她心底侥幸的声音,下一秒,许淮颂就抬起了头。她立刻正襟危坐,跟他打招呼:“许律师好。”

    一声“许律师好”生生喊出了“首长好”的味道。

    许淮颂的目光往屏幕上一掠,也像首长一样,朝她颔首致意,然后重新低头,翻着资料说:“阮小姐的原稿篇幅有点长。”

    阮喻这才发现,他把她昨晚传过去的资料打印出来了,厚厚两沓。

    她心里一紧,嘴上镇定道:“没关系,你慢慢看。”

    许淮颂就真的慢悠悠看起了稿件。

    与他的气定神闲相反,阮喻双臂交叠,紧张得像小学生听课,一双眼盯住屏幕,细细观察他的神色变化。

    她怕他看到哪一段,突然产生了熟悉感。

    但许淮颂除了翻页就再没有多余动作,看上去完全是在读别人的故事。

    阮喻慢慢放松下来。

    这一放松,就留意到了他周围的环境。

    那边看起来像一间书房,陈设简单,桌椅都是冷色调,后方黑漆漆的书柜整整齐齐排满了书,好几本厚得令人咋舌。

    他的右手边,隐隐露出一角黑漆漆的落地窗。

    东八区的天已经艳阳高照,西八区却还沉没在黑暗中。

    阮喻盯着看了会儿,平时就不太好的颈椎变得僵硬,扭扭脖子准备活动一下,却被对面迅速捕捉到动作。

    许淮颂抬头,忽然与她四目相接。

    她猛一顿,扭到一半的脖子,硬是拗出了个歪头杀的姿势。

    有没有杀到许淮颂,阮喻不知道,但她杀到自己了。

    脖子清晰地传来咔哒一声响,她因为痛苦闭了下眼,也就没发现,屏幕那头的人,原本寡淡的眼神微微闪动了下。

    等她睁开眼,许淮颂已经重新低下头。

    一刻钟后,阮喻见他好像看累了,翻拢了稿件,大概打算之后继续,抬起眼跟她说:“反调色盘的制作,说说你的想法。”

    她清清嗓子,张嘴却顿住,垂头一扫,发现自己根本从头到尾忘了把相关资料拿来。

    她这是在干什么,能不能专业点了?

    阮喻这边顿住,许淮颂似乎就懂了,伸手一引,示意她请便。她说句“稍等”,起身打算去书房拿资料,刚一站定却浑身一僵,如遭雷劈。

    那什么……她的小黄人睡裤,好像没来得及换?

    她缓缓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然而这时候已经于事无补,她没忍心回头确认镜头的角度,抬头挺胸,左右脚打了一次架,手扶着桌沿慢慢转身离开。

    那头许淮颂握拳掩嘴,忍笑。再过两分钟,看见她换了一条半身裙,若无其事地回来。

    他也就恢复了冷淡的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