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怎么说呢?许淮颂一时还真不知道从哪讲起,半天吐出四个字:“有点复杂。”

    “这世上还有比前任更复杂的人际关系?”

    “债务人和债权人不复杂吗?”

    刘茂瞪大眼,一想,还真像那么回事。

    做律师这行,与形形色色的人物打交道久了,观察力也日渐敏锐。就今天这个状况来看,他能够肯定,阮喻和许淮颂彼此相识。

    他原本想,能把一次“重逢”搞得那么僵的,只能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了,可被这话一提醒,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太过狭隘。

    刘茂恍然大悟,结巴了下说:“她……她欠你钱啊?”

    怪不得阮喻战战兢兢,装不认识许淮颂。而许淮颂呢,也硬是拗出张扑克脸来。

    见他当真,许淮颂笑了声:“没有。”

    “……”刘茂有点想犯法。

    “找地方吃饭吧。”见他还要问,许淮颂及时截断了话头。

    他只得踩油门,边打方向盘边回想昨天。

    昨天许淮颂打电话来,托他调个关系,在苏杭一带查一个人的基本信息和联系方式。他问急不急,因为手头刚接了个著作权与名誉权纠纷案,赶着做网络证据保全。

    许淮颂说“急”,但说完却没了下文,想到什么似的,改问这桩案子的委托人是谁。

    他是至坤的合伙人,有权了解事务所接手的案件,刘茂一五一十说明白,结果就被匆匆挂了电话。

    再得到许淮颂的消息是凌晨,他语不惊人死不休,说自己在浦东国际机场。

    这么前后一联系,刘茂彻头彻尾懂了:许淮颂口中要查的人就是阮喻。

    哪有什么意料之外的重逢?他就是为她回的国。

    只不过千里迢迢赶来,换来人家一句“不认识”而已。

    哪个男人还不要点面子,刘茂也就没打破砂锅问到底,说:“吃什么,西餐?”

    “太慢了。简单点吧,赶飞机。”

    “飞旧金山?”他诧异。

    许淮颂点点头。

    敢情连找酒店也是扯谎。

    “你这不刚来吗,怎么就急着走?”

    “距离我委托人的庭审只剩不到二十四个小时,你说我急不急?”

    刘茂瞠目:“你疯了啊?”

    花十几个小时赶回国,匆匆见一面,又花十几个小时回去辩护?

    许淮颂调低座椅躺下来,疲惫地阖上眼:“可能是吧。”说完又笑着叹口气,“换谁谁不疯。”

    沈明樱的公寓里,阮喻蜷在沙发上,脑袋埋进抱枕:“真是要疯了……”

    听她从头讲到尾,沈明樱笑出眼泪:“是谁当初信誓旦旦,说不会被认出来的?”

    “我哪知道真能闹到本尊那儿去?”她抓着头发爬起来,“太玄幻了,小说都不敢这么写,我不是在做梦吧?”

    “你知道自己现在像哪时候的样子吗?”

    她有气无力咕哝:“哪时候……”

    “满十八岁的第一天,被许淮颂牵了手的那个晚上。”

    那天她跟打了鸡血一样一夜没睡,也一遍遍问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可是当初有多兴奋,现在就有多想暴走。

    沈明樱扭头去厨房做午饭,等回来,就看她攥着手机面如死灰:“怎么办,我说这本小说是我亲身经历的那条微博,是连带澄清大纲创作时间的视频一起发的……”

    也就是说,她不能删博,也不能重新编辑内容,因为这样的举动,一定会被有心人赋予肮脏的含义。

    “别自恋了,美国精英律师才不会闲得看你微博。而且人家压根不记得你,就算把你小说翻烂,也不一定发现你在写他。”沈明樱给她算着这笔账,“再说都是过去式了,就当个路人甲呗,最差也不过丢把脸,谁还没个青春期的幻想啊是不是?”

    阮喻知道这话在理,可是:“一想到他可能会看到小说里那段‘春梦’,我就过不了心里这道坎……”

    沈明樱哈哈大笑:“叫你为了艺术效果添油加醋!”笑完拿手肘撞撞瘫成烂泥的人,“说正经的,就为这点破事,不告了?”

    她打起精神来,摇摇头。

    说不告当然是假的,只是打算放弃至坤,另寻律师。

    确认沈明樱朋友那边不会因此难做后,当天她就联系了杭市另一家律所。

    对方同样邀请她面谈。

    这家律所名叫“鼎正”,接手阮喻案子的樊姓律师雷厉风行,当晚就理出了应对方案。

    所以次日,她来到事务所时,直接拿到了一份计划书。

    她一边翻看资料,一边听对面的中年男人讲:“阮小姐提到,你的案子涉及著作权与名誉权纠纷,但事实上它跟后者关系不大,你的作品原创与否,不需要在法庭上得到认可。”

    她有点惊讶:“那要怎样扭转舆论?”

    樊易忠扯扯嘴角:“在网络证